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弃兵 大侠张云泽

第37章 机缘

    “小子,找死。”那中年大叔勃然大怒,还没谁敢这样无视他。当即,就是一拳砸向李明。

    李明身子一扭,轻松躲过中年汉子这一击,反脚一踹,直接将这中年大叔踹的人仰马翻,一屁股落到地上,痛的屁股都快开了花。

    其他几人,看到李明一脚就将他们的老大踹翻,一下子竟被震慑住了,这个年轻人的脚力好强!

    “都愣着干嘛?还不给我一起上!”中年大叔平日在这里作威作福,其他几个人都怕他,奉他为大哥,此刻发了话自然不敢不上。

    监室外,牛鹏拿着摄像机透过监室的窗口拍着里面的录像,心中暗道:“李明,今天牛爷爷不扒了三层皮,就不是牛大少了。”

    原来,牛鹏接到杨修闻求助电话之后,便立马杀到蓝焰酒吧,并带了几个哥们打算找李明算账,但今天李明去接机了,竟没找到。

    说来也巧,就在牛鹏打算作罢改天再来时,正巧遇到了美艳的谭小玲,精虫上脑调戏了两句,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牛鹏挨了打,自然要报仇。

    只是此刻,暗中投拍的牛鹏眉头紧锁,因为在刚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李明已经将监室里的几个人全部撂倒,此刻正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老槐树。

    牛鹏一脸郁闷,怎么会这样,还真低估了李明的身手,只能先离,明日再想对付的办法。

    “哎呦……哎……”

    中年大叔发出痛苦的呻吟,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如此生猛,单枪匹马就将他们整个监室的人都掀翻了。

    “大哥,这个小伙子不会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吧?”

    “大哥,还要再上吗?我还有点战斗力。”

    “啪。”中年大叔没好气的拍了那说话的家伙,训斥道的:“你脑子锈了?还有点战斗力?屁的战斗力。”

    这时,中年大叔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自己的床边,摸出两包劣质香烟,小心翼翼地走向李明,赔罪道:“小兄弟,我们有眼不识太上,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两包烟当赔礼了。”

    “走开,不要烦我。”李明冰冷地说道,整间监室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好几度,吓的中年大叔浑身发颤。

    当即,中年大叔闭上嘴,回到自己铺上,其他几个狱友也忍着疼痛爬上了床,不敢再发出半点声响。

    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照在地上,将李明的背影拉的老长。

    借着月光,李明努力的去看清不远处的老槐树,总觉得它散发了些什么。

    这时,林如玉火速赶到公安局,要求见李明,但接待的警员却欲言又止,林如玉便是猜到不妙,担心李明会吃亏的她,一个电话拨回了京城的红墙小院。

    李明站在窗前良久,欣喜之色逐渐升起一丝疑惑,心中喃喃说道:“这五百年的老槐树真是奇怪,竟能在它身上感到一股同根同源的气息,要是能到树下近距离的感受,兴许能有什么发现。”

    以李明的手段,离开这间监室轻而易举,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要等狱友睡着了。

    夜渐深,几位被李明教训的够呛的狱友陆续睡着,李明等找了一根钢丝,轻松地将监室门打开。

    避开监控,翻过操场的铁栅栏,李明如愿以偿的来到老槐树底下。

    老槐树根茎遒劲,真如龙爪深抓地下,主干粗壮,需要六七个人才能合抱过来,枝叶遮天,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李明近距离打量着老槐树,虽然是夜晚,但月光皎洁,李明还是能清晰的看到树上的纹理。

    李明一手贴着老槐树的主干,闭上眼睛,静静地去感受老槐树散发的气息。

    李明便入了定,全心沉入其中。

    片刻,李明睁开眼,一脸惊愕,喃喃说道:“气感,好强的气感!真是神奇的老槐树。”

    当即,李明在老槐树下坐下,双掌放在膝间,一副打坐样。

    静心凝神,万念摒弃,很快李明再次入了定。

    一呼一吸,老槐树散发的强烈气感准入李明的五脏六腑,李明顿时感觉浑身清爽。

    “难道这就是小黄书中描述的灵气?可是灵气不是早已枯竭,而且小黄书中描述的灵气氤氲而紫,这股气感虽然强烈,但绝对不是灵气,至于是什么,倒也说不清。不过吸纳它,除了浑身清爽,更觉五腑之气精纯,周身的气血也变得更加旺盛,怕是还能借助它打通剩余的经络大穴。”李明暗暗激动。

    人体奇经八脉,三百多出要学,现如今李明已打通六脉,两百多处要穴,若能打通剩下的两筋,就能够五腑之气运行周天,踏上炼气之道,成为真正的修道之士。

    初见老槐树时,李明便觉得此树不简单,但还是没想到如此神奇。

    他去过很多地方,也见过许多古树,但却是没有一棵散发如此奇妙的气息。

    李明不再多想,静心打坐吐纳,没想到今晚竟有这份机缘。

    此刻,半夜三更,监狱里的人都睡了,只剩下几个值班的狱警。不过他们的注意力并不在操场上,自然谁都没有发现李明。

    这时,李明呆着的监室里一个家伙有些尿急,爬起来上厕所,撇了眼窗前,发现李明不再,以为他睡了,便看向监室里的两张空床,但却是没见到半个人影,不由惊出声冷汗。

    当即,这家伙将老大摇醒。

    老大睡的正香,被摇醒,不满地问道:“干嘛?”

    “大哥,那个李明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老大不耐烦地问道。

    “就是晚上修理我们的那个年轻人,他不见了。”

    “嗯?”老大微微一诧,爬了起来,借着月光,四处一打量,半个人影都没看到,顿时也瞎出身冷汗,“难不成今晚我们撞了鬼?都醒醒,快都醒醒。”

    当即,老大将监室里的几个狱友就叫醒。

    “老大,什么事?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要捡肥皂吗?今天好像轮到六子了。”

    “去你的捡肥皂,那个李明不见了。”老大没好气地说道。

    众人四处一看,也是吓的一身冷汗:“难不成今晚真的撞了鬼?”

    “老大,你看,老槐树下面好像坐着个人。”

    忽然,一个狱友说道。

    众狱友当即围到窗前,瞪大眼睛瞅了过去:“咦,还真坐了个人,该不会是李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