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弃兵 大侠张云泽

第47章 李明搬走了

    李明对卖瓷器的大叔一笑,没有多说话。

    他虽然不懂古玩,但那大叔手的瓷器一看知道不是真品。

    如果真的像大叔说的那样,这瓷瓶是元青花放几个月涨到五百万,为何他自己不收藏着

    不过买卖这东西,一个愿打一个愿哀,在大叔吆喝时,还真有人问价,看样子像是想买。

    李明蹲下身子,自顾自的打量着地摊的其他物品。

    这里除了瓷器,还有青铜器、以及几块古玉。

    李明随手拿起块玉打量起来,这块玉并无什么光泽,成色有些偏暗,看起来灰灰的,是块老玉,玉身有不少细纹,看起来质地很差,不过摸起来却是冰凉,而且有柔滑。

    这时,大叔将那个吹嘘成元青花的花瓶以三百元的价格卖出,心里美滋滋的,看到李明打量着老玉,笑嘻嘻地赞美道“小伙子,你真有眼光,这块玉可不简单。”

    说着,这大叔俯下身四处看了看,一副做贼样,才说道“小伙子,这玉的来头可不小,听那个倒腾玉的说是他二叔的三舅舅的侄子从低下摸出来的,绝对是件宝物,你往家里一放,不出三个月的时间,这古玉的价钱会翻几翻。”

    “呵呵,老板你这玉怎么卖”李明笑着问道,他才不会相信这玉是摸金来的,只是觉得这玉摸起来舒服才问问价格,如果太贵,他是不会买的。

    “最少一万。”大叔挤了挤眉毛说道。

    “老板,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李明放下这块感觉还不错的玉,虽然他现在卡里躺着一亿美金,可以说是个超级富豪,但他不傻,不会花一万块买这么块玉。

    大叔见李明起身要走,急忙拦住问道“小伙子,别走,你说这玉值几个钱”

    “五百,多一分钱我都不要。”李明说道。

    “这”大叔一咬牙,一脸肉疼,但最终还是说道“小伙子,看在与你有缘的份,这玉五百块卖给你了。”

    李明只是随口报了个价,没想到这老板想都没想竟然同意了,看来这玉是真的不值钱,五百块好像也给高了,不过男子汉一口吐沫一口钉,既然报了价,不会再还。

    在老街逛了半天,李明的心情明显好多了。

    到午的时候,李明吃了碗正宗的牛杂面,心情更是大好,觉得它是最美味的。

    吃完午饭,李明打算回去。

    可这时,租房的房东电话打开了说下午有空,问李明还需不需要看房子了。

    李明早已决定从林如玉那里搬出去,自然不会轻易改变,改道去银行取了些钱,便去看房了。

    房子李明很满意,三间老房,有一个小院,院子里有个花坛,只是并没有长花,相反却是一花坛的草。

    听房东说,这些草是一个房客留下,而且好像还是什么名草。

    房东说要是不喜欢可以清除掉,李明看满院子除了这个花坛有些绿意其他见不到半点,决定将它们留下来。

    付了半年的房租,李明便回林如玉那里搬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可搬的,几件衣服而已。

    李明给林如玉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搬出去了。

    接到电话的林如玉有些发蒙,半响才回过神,他搬出去了

    原本今天林如玉心情很好,一则公司签了份大合同,二则李明昨晚没有去陪那个女人,可是现在她高兴不起来了,因为李明要搬出去。

    她想挽留,却是找不到任何理由,更是开不了口。

    她知道,他是要去陪那个女人,因为他从国外回来是为了那个女人。

    林如玉觉得自己很失败,而且败的一塌糊涂,到现在她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女的叫什么。

    张晓茹见林如玉失魂落魄,狐疑问道“如玉,怎么了该不会被男朋友甩了吧”

    “去你的,都告诉你多少遍他不是我男朋友了。”林如玉没好气的说道,可是明明这样说着,却是痛的无法呼吸。

    “对了,你知道吗苏蒙宇去杨氏集团了,而且正巧负责与我们公司合作的业务,这回你要春暖花开了。”张晓茹笑嘻嘻地说道。

    “哦。”林如玉应了声,没有当回事。

    若是以前,她听到这样的消息,绝对会兴奋的失态,但是此时此刻却兴奋不起来,因为李明搬出去了。

    林如玉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重要的宝物东西,心里空荡荡的。

    傍晚,李明没有再去蓝焰酒吧,那里他是不会再去了。

    长时间一个人,李明早已习惯孤单的滋味,此刻一个人呆在小院里倒没什么感觉,只是偶尔想起谭小玲,心里会隐隐地作痛。

    日落月升,星辰点缀,不是很热,有阵阵微风,是个的不错的夜晚。

    可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林如玉却是睡不着。

    林如玉回到家,推开门习惯性的撇了眼那张地铺小床,可是地铺小床已不见了,李明是真的走了。

    林如玉坐到床,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些伤感有些失落还有些嫉妒。

    夜深,李明悄无声息的来到老榆树下,不到半刻的时间便入了定,开始修炼。

    次日太阳升起,李明悄无声息地走了。

    他来过,不带走分毫,同样不留下蛛丝马迹。

    回到小院,李明并未像往日那般吃早餐,而是打了一套拳法。几日的打坐,李明体内的五脏之气愈发精纯,第七条脉隐隐的快要打通。

    打完一套拳,李明气血沸腾,浑身舒畅无,准备回屋里吃饭。

    而这时,小院的门被敲响了,李明狐疑,“是谁”好像认识的人还没有谁知道他住在这里。

    李明打开门,看到来者,不由微微皱眉,竟是几个穿着常服军装的兵。

    这几个不速之客未待李明同意,便是闯了进来,将屋里院外查了一遍确定安全之后分成两排立在院门口,像是要迎接什么人。

    李明眉头紧锁,这几个当兵的行动迅速,检查专业,一看知道身手不凡,定是军出类拔萃之辈,只是他们来自己这里做什么而且好像还有大人物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