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弃兵 大侠张云泽

第71章 解救

    “看我上母猪?”杨修闻愣了下,诧异的看着李明,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不是说‘逢春三日骚’男人吃了连母猪都上吗?我就想看看你是怎么上母猪的。”李明不愠不火的说道。

    杨修闻的脸都绿了,上母猪?

    想到那样的画面,杨修闻就止不住一阵反胃,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要是他杨修闻真的上了母猪,这辈子都将成为别人的笑柄。

    杨修闻也有些小聪明,灵机一动道:“李明,不瞒你说,‘逢春三日骚’已经用完了。”

    “是吗?那这是什么?”李明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在杨修闻面前晃了晃,这个白色的小瓷瓶是跟手枪放在一起的。

    见到这个白色的小瓷瓶,杨修闻的脸当场就绿了,这白色小瓷瓶里装的正是他口中所说的‘逢春三日骚’。

    李明耍着手枪,一步步走向杨修闻,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而恰恰相反,杨修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李明,我要。”林如玉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嫩潮红的香肩,口吐香兰的说道。

    李明眉头皱了皱,暗道:现在不是找杨修闻算账的时候,得赶快将林如玉体内的催情药排出,否则就麻烦了。

    但李明又不想就这样便宜的放过杨修闻,设计自己锒铛入狱,加害林如玉,这个仇这个怨要是不报,他就不是李明了。

    刚巧,湿婆赶来,她实力不及李明,所以未能跟上李明的速度,晚到一步。

    “湿妹,看着他们两个。”李明说着,抱起地上的林如玉向楼上的房间走去。

    湿婆二十出头,比李明还小两岁,出落的水灵,拥有者一副天使般的面孔,魔鬼一般的身材,就连林如玉在她面前都要逊色几分。

    如果这样一个绝色美女看着李明抱着一个女人上了二楼,而且那个女人嘴里呓语的喊着,李明,我要的话,她的烟眉不由皱了皱,但随即便释然了。

    在这个世上,还没有哪一个男的让她心动过,包括李明。

    只不过湿婆平日喜欢挑逗李明,因为李明是她认识男人中最强的一位。如此挑逗这样一位强大的男人,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

    李明抱着林如玉上了楼,林如玉躺在李明的怀里,不安分的挣扎着,摩挲的感觉让她很舒服。

    进了房间,李明将林如玉放到床上,转身拿了几张面纸和打火机的功夫,林如玉已经将自己的衣服扯开,露出凝脂一般的肌肤。

    看着面前这具凹凸有致的身躯,李明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一阵口干舌燥,不由自主的想到林如玉床头柜里放的那枚杜蕾斯。

    “李明,快来。”林如玉几乎失去理智,口不择言,一把扯掉了上身最后一丝遮羞罩,怕是连她自己都想不到自己骨子里是这样一个疯狂的女人吧?

    李明小腹一阵燥热,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雏鸟,波涛汹涌、波涛澎湃他都见过,但是就是没见过林如玉这样精致饱满的。

    “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

    李明犹豫了,他虽然有些被林如玉的美丽吸引,但趁人之危的事他还不屑去做。

    只见李明将林如玉翻过来,拿出一根银针用打火机烤了烤,然后扎进林如玉后背上的几处大穴。

    昨天小可也被人下了‘逢春三日骚’这样的催情药,只不过小可的药效还未完全发作,而林如玉的已完成发作。

    此刻若是退下她下半身的遮羞布,怕是会见识到什么叫做逆流成河,只不过黎明不会这样做,虽然他偶尔会无耻下,但他有他的原则。

    这种事得两厢情愿,而不是霸王硬上弓。

    针法开穴的过程很痛苦,尤其药效已完全发作,林如玉忍不住疼痛,呻吟叫了起来。

    别墅的隔音效果不错,但奈何林如玉的声音更大更具有穿刺性,楼下的湿婆、杨修闻、秦秘书他们听得一清二楚。

    “贱货,在本少面前装清高,现在还不是巨浪滔天?”杨修闻忍不住淬了口唾沫骂道,心中只气愤为何他不是床上的那个人。

    “闭嘴。”湿婆冷着一张脸喝道。

    这时,杨修闻才细细打量起湿婆,顿时两眼发光,宛若挖到了金子一般,这个女人竟然比林如玉还要美艳几分,也不在意她手中拿着的手枪,挑逗说道:“美女,在哪高就?我是杨氏集团的大少,你若是跟了我,本少保管你日后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聒噪!”湿婆只说了两个字,上去就是一脚,直接把杨修闻从客厅踹到餐厅。

    杨修闻胸口一阵吃疼,他能感觉到自己那根刚刚愈合的肋骨又断了。

    湿婆走向杨修闻,问道:“还想再说吗?”

    “美女,不敢了。”杨修闻认怂,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暴力,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自找麻烦了。

    “哼,美女也是你叫的?”湿婆怒哼,又踹了杨修闻一脚。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杨修闻求饶道。

    “哼。”湿婆哼了声,似乎很满意杨修闻女侠这一称呼,走回到沙发上。

    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李明从楼上走了下来,湿婆起身,有些诧异地问道:“这么快?”

    “嗯,要不是药效全部发作,估计还会更快点。”李明说道。

    “湿婆愣了下,皱着烟眉,“老大,你不是向老鬼吹嘘说自己是神枪七小时吗?怎么才短短二十分钟?”

    李明愣了下,这才反应过来,没好气的说道:“你说什么呢?你看我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吗?”

    湿婆一副有待商榷的表情,半响才说道:“听黑妹说,你以前偷看她洗过澡。”

    李明要崩溃了,那都是何年马月的事,“误会,纯属误会。”

    “真的?那你有没偷看我洗澡过?”湿婆不依不挠的问道。

    李明奔溃了,自己这辈子要被这虎妞给克死吗?

    “好了,你上去给她洗个澡,我刚给她针灸泄了欲火,但身上还一阵火热,你用温水给她冲冲。”李明岔开话题道。

    “靠,老大,你真没上?老大,你不会不举吧?”湿婆毫无顾忌。

    “够了。”李明一张脸虎了下来,声音压得有点低沉,像是动怒了。

    “老大,人家知道错了,大不了今晚洗白白赎罪。”湿婆一副娇弱之样说道。

    李明表情十分精彩,拿湿婆真的没有一点办法,暗呼:“呜呼哀哉,克星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