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太阳神的荣耀(漫威太阳神) 红海大提督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不知所措 缓慢成长

    今天对于周尚来说,绝对不是一个让人高兴的日子.

    本来只是安逸的如同玩着RPG游戏的他完全没有做好迎接重大考验的准备,而考验就这么突然地降临到了他的面前,他要是能高兴,那就奇怪了。

    孩子的本性是喜欢惊喜的。但是前提却是,那是惊喜而不是什么惊吓。打一个比方,如果说他现在正在对付的那些自称为手合会的鼠辈能老老实实地跳到自己面前,让他来大干一场,那就是惊喜。但是,像是多玛姆这样的突然出现,并且导致一整个城市陷入到完全没有秩序的混乱之中,那就叫做惊吓了。

    凭借着从父亲那里继承的神力,以及从史密斯.周那里学来的法术神通,周尚足以做到不受多玛姆混乱心智的影响。但是,这也仅仅只能保住他自己,而不能保住别人。

    没有任何法度和管理力量支撑的纽约,本身就是混乱的不法之地。而在这样的混乱冲击之下,它立刻就在眨眼的时间里,变成了真正地狱一般的景象。

    疯狂的人类,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争斗与厮杀。无穷无尽的破坏,到处都是的烈火和枪声。这一切交织在一起,映入到周尚的眼睛里,让他完全地不知所措。

    假使是对付一群黑帮分子,或者说像是手合会这样的不知道要干什么的奇怪组织,周尚根本不会有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因为很简单,他对于这些人并不打算讲什么人道,就好像是玩游戏里碰到敌对怪物一样,一路平推过去就是了。

    无关轻重的小角色打断腿,敲断手,让他们给还在运行着的纽约各大医院提供一点运营资金。而那些坏事做尽的头目,他一点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个重新接受改造的机会。就像是他的祖父史密斯.周说的那样,人的灵魂是可以投胎转世的,而毫无疑问的,重新地投个胎就是最好的洗心革面的方式。很少有人这辈子无恶不作,下辈子还是这样的。真要是这样的话,地狱里面的种种折磨就是他们所能享受到的最好的待遇。

    周尚一直都是以这种简单而直接的方式进行着自己所认为的英雄生涯。在他还不完善的世界观里,惩恶就是扬善。所以只要自己是在打击罪恶,那么自己所做的就是正确的事情。至于其他的那些更复杂的事情,他不关心,也没有余力去关心。

    这个想法不能说是错的,但是也不能说是完全适用于所有情况的。就好像是眼下这个情况,面对着一大群辛辛苦苦跑到这个城市来的偷渡客,一大堆冒着各种风险在这个黑暗城市里讨生活的平民百姓,尽管说他们现在疯狂的比任何黑帮分子都来得更加凶狠,但是让他就因此而对他们痛下杀手,周尚表示自己真的做不到。

    是的,他做不到。哪怕说他亲眼所见对面的那个老妇人像是野兽一样撕扯着一个男人的脖颈,撕扯之下,把带着血肉的气管都从上面拽了下来,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动手去解决她。

    因为他认识这个老妇人,在夜里巡视这个城市的时候,他偶尔会到这个老妇人经营的餐厅里去吃上一顿并不算是糟糕的德州美食。

    作为传统的德州人,老妇人是跟着自己的儿子来纽约定居的。那个时候的她生活还算是富裕,毕竟他的儿子拥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在曾经的曼哈顿中城开一家德州烤肉店,这可不是一般厨师能够做到的事情。

    然而可惜,外星人的入侵和核爆的发生摧毁了这一切。虽然说他们家辛苦经营的餐厅得以保存,但是老妇人的儿子、儿媳都没有能幸存下来。他们只给老妇人留下一个五六岁的孙女,还有这家餐厅。而想要用这个餐厅养活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那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假使说如果这还是以前的纽约,那么不用经营,仅仅依靠房屋的出租,老妇人都能轻易地把孩子拉扯长大。但是现在,在这个饱经摧残的黑暗城市里,辛苦的经营也只能勉强获取让她们生存下去的资本而已。

    这个城市里到处都是混蛋和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可怜虫。指望他们能像是以前的纽约人那样进行高消费是不可能的,甚至说点上一大桌子菜最后来个霸王餐什么的,也完全属于正常的操作。

    老妇人虽然保持着德州妇女的一贯彪悍,直到现在也能拿祖传的温彻斯顿来一个三秒钟八枪的精准速射,但是这只能威胁到一般的杂鱼,而威胁不到那些有组织的黑帮成员。她到底是要讨生活的,而讨生活就不可能铤而走险地去和这些混蛋作对。哪怕说不在乎她自己的生死,她也要在乎自己小孙女的安危。所以,生活的窘迫可想而知。

    周尚的出现算是一个改变的契机。因为喜欢肉食的缘故,周尚倒是对这家德州餐厅情有独钟。每每运动一番之后,他都会跑过来享受一顿丰盛的夜宵。当然,就和普通人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一样,他在享受夜宵的时候也不喜欢一堆杂碎来打扰自己。所以,在几次有意识地清扫过后,他基本已经让附近的团伙知道了规矩。

    当然,老妇人是不知道这一点的。她只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个有礼貌的好小伙子。从来不会坑她这个可怜的老妇人。并且每一次他过来,都能让周围的小混混们安分上不少时间。

    作为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老妇人对这种情况做出了猜测。一般情况下来说,能让这些下三滥们服服帖帖的,除了专门对付他们的警察,大概也就只有比他们更凶狠的人了。这个城市里早已经没有了警察,而老妇人自然也猜不到是周尚亲自上门修理了一番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所以她只是下意识地以为,这个好小伙子是个误入歧途的年轻人,是个在帮派里面有着不低身份的家伙。

    照理来说,这跟她没有关系。而且如果周尚有着这样的身份,不仅能给她带来资金上的帮助,还能让她得到某种程度上的庇护。这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所以她本应该是乐见其成的才是。但是这个老妇人却是并没有这样的想法,相反的,她每一次和周尚进行交流的时候,都是在委婉地告诫着他,早一点离开帮派生活的好处。

    周尚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心善的老妇人。而面对这样一个心善的老妇人,哪怕她如今的确是在做着非常可怕的事情,他也根本不能像是对待那些垃圾那样,用凶残的手段去对待她。

    这是他内心里的迷茫所在,而不仅仅是他,但凡是能在这个时候保持清醒的人大概都会是有着类似于他的迷惘。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不知道该怎么去阻止这可怕的一切。普通人是因为没有这样的力量,而周尚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有这样的力量,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而已。

    这很正常,一个孩子面对这种恐怖的突发事件,如果能保持理智,做到正常大人都做不到的理性分析,那才叫奇怪呢?除非他是重生回来的,或者天生就是心理上的变态,否则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既然是不可能的事,那么就不能对他有所苛求。可以说这个时候,哪怕说周尚转身就走,也没有人会去责怪他。因为他到底还是一个孩子,而把不该一个孩子承担的东西强行地施加在他身上,这本身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只是,周尚自己选择了留下来,因为打从他自己的内心里,他虽然有些茫然无措,但是却非常的肯定,那就是自己绝对不应该这么一走了之。

    他不愿意这么灰溜溜地跑回去,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来面对这一切。因为他不想让自己在这个时候表现出如此的懦弱。

    有些孩子气的理由,但是却成为了他坚持留在这里的主要因素。而就在他做着这种徒劳无功的坚持的时候,他眼前这些糟糕的事情已然是发生了让他措手不及的变化。

    疯狂的老妇人扯开了男人的喉咙,尽管她已经依仗着自己超过两百斤的体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沐浴在淋漓的鲜血中的她并没有得到满足。她环顾四周,发现新的目标不是过于遥远就是被瘫痪的车辆以及火焰所阻拦。出于对火焰的本能性畏惧,她想要绕个远路。而这个时候,来自她身后的餐厅里的摔打声,却是突然地把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餐厅早已经关了门,所以里面的声音不会有别人,只会是老妇人视若珍宝的那个小孙女。当然,视若珍宝那是在平常的时候,而在现在,在老妇人和他的小孙女都不正常的情况下,她还会不会是那个捧在水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珍宝,就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情了。

    周尚很难对这种事情有任何好的幻想,因为他亲眼所见,这些人类已经是变成了何等可怕的模样。在疯狂的驱使之下,他们简直比最凶猛的野兽还要凶猛,厮杀起来甚至连自身的安危都不怎么在意。而指望在这种疯狂之下他们还能在意自己平时所宝贵的存在,实在是有一些困难。

    说真的,他实在是担心老妇人会对自己的孙女痛下杀手,就她刚刚表现出来的那个疯狂劲,她孙女那四五十斤的小块头,估计还不够她一手撕的呢!而不想要这种人间惨剧发生在自己的面前,周尚在老妇人冲进餐厅的一瞬间,就已经是跟着冲了上去。

    看着老妇人一点也不顾及自己孙女在心里的地位,只好像是看见一块小鲜肉一样的扑将上去。周尚先她一步地就抱起了同样如野兽一般疯狂的小姑娘,躲过了她的扑击,然后一巴掌把她给拍晕了过去。

    他以为这样就算是结束了,但是显然,他低估了目前的局势。疯狂的人类不分大小,小姑娘虽然是个实际年龄比他还小上两岁的小丫头片子,但是在激发了疯狂兽性的前提之下,她依然能做出凶残行径的野兽。

    她不会感念周尚对她的救命之恩,相反的,在周尚抱住了她的时候,她几乎是立刻的就张开了嘴,对着近在咫尺的周尚的脖颈撕咬了过去。这很有她祖母的风范,但是很显然的,她跳错了对象。

    周尚不是外面那些可怜的普通人,他是天生的半神,是物种进化之上的更上层。得自父亲的血脉让他具备了超人的身体素质,这表现在身躯的强度上,就是他的身躯强度绝不会在任何一种金属之下。

    实实在在的钢铁之躯,让小丫头刚一咬在他的脖子上就被结结实实地崩掉了几颗大牙。而看着饶是如此也依然是坚持着在自己的脖子上啃噬的小丫头片子。周尚在一指头弹晕她的同时,也是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来。

    “这就是女人亲吻男人的感觉吗?真奇怪,真不知道艾达他们怎么会喜欢和爸爸做这种事情。”

    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肯定还是不能理解那种男人和女人之间奇妙的互动的。所以他当然不会明白这两种行为之间的差距。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确是阻止了一场惨剧的发生。这种事情让他心里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让他的内心里有了一种拨开云雾般的振奋。

    他感觉到了一种振奋,同时他也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解决问题的出路。是的,他想到了办法,以自己超人的力量,他完全可以在惨剧遍布之前,尽可能得阻止他们。就想是打晕这对祖孙一样,他完全可以把每一个疯狂的人都这样打晕掉。

    当然,仅仅是打晕还不够的。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他们苏醒过来之后就一定能恢复理智。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在打晕他们之后把他们给捆绑起来。而这么算算的,这显然是一个有些庞大的工程了。

    “纽约市现在有多少人,美杜莎?”

    “无法统计,但保守估计不少于三十万”

    昔日人口数百万的纽约如今只剩下三十万人,这已经是一个很低的水平了。但是听到了这个数字之后,周尚还是难免地生出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来。

    他这辈子数数还没有超过五百过,现在一口气让他解决掉三十万人,这实在是一个挑战。

    “或许我该改天再来?或许我应该找别人代劳一下?”心里小小地敲了一下退堂鼓,周尚看着昏迷过去的祖孙两人,又看了看整个城市里到处都是的疯子,他到底还是咬紧了牙关,下定了决意来。

    “好吧,三十万就三十万,只要我够快的话,这个数字很快就没有了。相信自己,周尚,你可以做到的。别忘了,你可是一个英雄!”

    他这么自我鼓励着,就已经是当着一众疯子的面穿上了自己改装而来的白色铠甲。而伴随着一道白色的飓风席卷城市,独属于周尚的英雄之旅,真正开始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