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太阳神的荣耀(漫威太阳神) 红海大提督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片刻交锋 惫懒猴王

    一个不像是威胁的威胁,可吓不住身经百战的灵蝶她们。她们毫不迟疑,率先就发动了攻势。先是灵蝶搭着百合子的肩膀,借由着心灵跳跃避开了眼前之人的视线。然后就是突然之间的,百合子出现在了男人的身侧,对着他的肩膀就并指穿刺了过去。

    这套战术打得就是一个突如其来,毫无防范。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对近在咫尺的动作做出反应的。常人的反应能力总归是有限,哪怕说是经历过许多战斗的战士,也很难对这种发生在身边的突然变化做出有效的应对。百合子她们利用的就是这一点。

    然而,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是超出常理范畴的存在。就好比说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别看他瘦瘦小小的像是个身体不协调的侏儒,但是在神经的反应速度上,他确实要比最灵活的猴子还要胜上那么一筹。

    百合子刚刚出现,他就已经是动作了起来。脚下一踢棍子,电光火石之间,他就已经是长棍一架,恍若大枪突刺一般的刺向了百合子的肩膀。而百合子到底不是长臂猿,即便是有着三十公分的利爪加成,她的臂展也不可能会比将近一人高的齐眉棍来的更长一些。

    棍尖率先击中她的肩窝,尽管说没有枪头穿扎,但是这个小个头的男人也不是吃素的。他力量极大,技巧也极为精湛。力量的迸发被他完全控制在了棍尖之上,而这样的发力当即就使得百合子如同一颗被击中的棒球一样,笔直地倒飞了出去。

    灵蝶充忙的出现在了百合子的身侧,想要借由自身的心灵传送来稳住百合子的行进。但是她刚刚出现在百合子的身旁,耳边风声一闪,尖嘴猴腮的男人就已经是如影随形一般的出现在了她们两人的身侧。

    “看打!”就像是之前所说的那样,只要是动起手来,哪怕对方是个女人,他也是不会有什么手下留情的。所以这一棒声威赫赫,势若雷霆闪电,当头就对着灵蝶罩下,根本就不给她们任何躲避的机会。而在无可奈何之下,灵蝶只能翻身一躲,拿百合子充当着肉盾,硬吃下这一击。

    棍子又不会拐弯,即便说有些不齿灵蝶这种卖队友的动作,尖嘴猴腮的男人也只能是照打不误的把棍子挥舞下去。当然,他加了三分力道。如果说之前只是想要把对方打得筋断骨折的话,那么现在,他的目的已经升级成了要当场打死她们。

    关键时候还只知道内斗,这在他眼里已经是反复小人的标志。而这样的反复小人,当然是打死了来的清净。

    闷响声响起,随后便是两人身体如同出膛炮弹一般向着地面的位置下坠过去。这个过程太过于迅速,而且动能巨大,灵蝶根本无力转移百合子的身体,所以她只能暂时的避退,在碰撞到地面的前一刻就利用自己的能力脱了身。

    最终只有百合子一人受到了最大的冲击,这让她钢铁般的神经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吼。当然,也仅仅只是痛吼而已。

    这打击的力量虽然巨大,但是却还不足以摧残毁灭掉她体内的艾德曼合金。而和罗根一样,骨髓造血干细胞已经和艾德曼合金结合的她,只要骨骼不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她就不可能从肉体的层面被毁灭。

    就是有些疼而已。而疼痛,她早就已经是在实验室里受够了。意志足够坚韧的她很快就从被击穿的土坑中站起了身来。而在手动矫正着自己因为重击而扭曲的肢体关节之后,她身体上那些明显的伤痕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恢复了过来。

    这个变化让尖嘴猴腮的男人有些吃惊,他瞪大了一双赤金色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百合子的身体,半晌之后才砸着嘴说道。

    “俺说为什么你的那个同伴卖起你来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呢?原来你有不死之身啊。也对,不是不死之身,怎么撑得住着精金灌体的折磨,就算你是天生的异人,也该是被活生生地折磨而死才对。”

    尖嘴猴腮的男人说起话来老气横秋,让人根本判断不出来他的年龄。而从他的话语里,百合子她们也能听得出来,这个家伙的阅历非常的广泛。或许说他的称呼和她们认知的有所区别,但是只要能对号入座,其实就不难发现,他说的那些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知道艾德曼合金的来历,天外的陨石。同时在把变种人称之为异人的同时,他还能认出灵蝶的心灵之刃以及百合子的超速再生。尽管在他嘴里那都换了一个称谓,但是不难看出,他是的确了解并且接触过这些东西的。

    先不说变种人的能力有多复杂,碰上一个雷同或者相似的概率有多么的渺茫。单说这份见识,就已经是超过了绝大多数变种人的水平。

    变种人可不会经常上电视,更不会出什么电影或者漫画来向全世界解释他们力量的特性。对于每一个变种人来说,他们的力量都是他们赖以为生存的依仗,瞒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大张大扬地透露出去。

    所以他绝非是通过一般途径来获取关于变种人的这些情报的,而如果不是通过一般途径,他又是怎么积攒起这些特殊的阅历的呢?

    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充满了疑点的男人,百合子的表情渐渐地变得凝重起来。她突然注意到,这个家伙并非是站在地上来跟她们说话,而是如同踩在平地上一般,半悬在空中来对着她们指指点点。

    礼不礼貌的问题先另说,光是这个类似于飞行的能力,这已经是他展现出来的第几种异能了?第四种?不,之前的那种怪力也应该算是一种,一般人可做不到随手就能用一根棍子把人打飞的地步。

    一个人具备五种异能,如果说他是一个变种人,那么百合子简直无法想象,他的身体是怎么承受得住那么多X基因的排异反应的。除了被列为始祖的天启,百合子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例子。而哪怕说是天启,也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能力转移来达到那样的地步的。

    他不可能是天启,天启已经死了。也不可能是他具备天启的能力,那样的概率着实太过渺茫了一些。他甚至都不大可能是一个变种人。而如果说他不是一个变种人,那么问题来了,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到底是谁?”连同着再度站到自己身边的灵蝶,百合子神色严肃地再度发问了起来。而到了这个时候,瘦小的男人当即就是哈哈一笑,然后一手驻棍,一手叉腰的显出了一股睥睨的姿态来。

    “听好了,俺就是”

    “齐天大圣孙悟空?”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旁观着的周尚。此刻已经恢复了自己本来面貌的他即便是之前显现出极为暴躁而且有破坏力的一幕,也没有哪个人会愿意把他卷入到一场战斗之中。灵蝶她们是不愿意让自家的小主人轻易涉险。而瘦小男人则是不屑于去欺负一个孩子。

    这让他得以作壁上观,安静的充当一个旁观者。而也正是因为旁观者清的缘故,他心里其实已经是把男人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能变化形态,有金刚不坏之身以及一副火眼金睛,会一手精湛的棍法而且长相还这么有特点的。除了那个大名鼎鼎的猴子,他真的猜不出别的什么人选来。

    只读过西游记本纪而没有看过什么相关影视作品的他很轻易得就能把眼前这个身长不足四尺的小个子和故事里的猢狲对照起来,而在他要说出自己名姓的时候,他自然也就当先一步验证了起来。

    “嘿,你这娃娃,居然也听过俺的名声!”本来酝酿着想要来一个响亮的唱名,以显示他齐天大圣的威风。却不想被人提前一步给泄了底,这多少让他有些泄了气的意思。不过猴子这么多年能在天人两界混的这么开,出了本事不容小觑之外,脸皮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尽管被透露了身份,他还是叉着腰,恬不知耻的再度强调了一句。

    “没错,俺就是当年大闹天空的齐天大圣,美猴王孙悟空是也。你这娃娃居然能在这个番邦异地还能认得俺,想来你也是俺老孙的崇拜者吧。”

    “不,我读书的时候就不怎么喜欢你这个角色。你前倨后恭的太厉害了,明明之前还在矢志要大闹天宫,誓与天庭两不立。结果只是如来佛一出手,把你镇压上五百年,你就屈服了。全然看不到一丁点的骨气,怎么可能让人喜欢的过来。”

    “嘶”如同被激怒的公猴一般龇着牙低吼了一声,猴子当即就是勃然大怒,然后对着周尚大声地呵斥了起来。“住嘴,你这个黄口小儿,你懂得什么?你晓得被镇压五百年,动弹不得分毫,渴了只能喝铜汁,饿了只能吃铁汁的痛苦吗?你懂得五百年沧海桑田,连一个过来问候你的人都没有的那种感觉吗?俺老孙大闹天宫本来就是被逼的,要不是偷喝了御酒,迷迷糊糊地吃了金丹,得罪了道祖和王母,俺又怎么可能弃官下逃?要不是天庭不依不饶,一定要拍天兵天将锁拿俺,俺又怎么敢立起旗帜,来一个大闹天庭?俺都是被逼的,被逼的你懂吗?”

    “难怪,那么多妖怪提到你都只是嘲笑,而少有人说你是个英雄好汉。你这贪生怕死的性子,也当不上什么英雄好汉的名头。”

    周尚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他见过太多太多的人在死亡面前认怂的了,说实话,也不缺这一个特例。

    只是猴子自己到觉得自己在这里丢了老大的面子。好歹也是齐天大圣,如今却要被一个娃娃挤兑成这个样子,这让他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再一联想到周尚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他出言不敬了,所以当即的,他就龇牙咧嘴的对着周尚狞笑了起来。

    “你这娃娃,尽揭俺老孙那些破败事。今天要是不让你吃到点教训,恐怕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会那么红!”

    别以为猴子就真的不欺负小孩了。当年他结义大哥大哥的亲生儿子红孩儿,还不是被他拎着棍子就上去一顿猛抽。你要说这是作为长辈有资格做的事情,那么敌不过红孩儿那一肚子三昧真火,到后来把菩萨搬过来做救兵,这可不是什么长辈能做出来的事情了。

    就好像是你家表叔突然想要揍你,被你反揍了一顿,他气不过叫了警察一样,不论是从人情还是从常理来看,都是没有这样的说法的。而猴子就这样做了,还一点都不带客气的。单从这点看,指望他能抛下睚眦之见,放过眼前这个孩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周尚也不需要他放过就是了。

    淡定地摆开了一个战斗的架势,周尚眯着眼,对着猴子这样说道。

    “花是因为花青素才会变红的,当然,里面还有阳光反射的缘故。”

    “你说什么?”近代生物学,都说是近代了,自然就不是猴子这种老古董能懂得了的东西了。所以他对周尚的回答很适时地表现出了迷茫,好像感觉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频道里的一样。

    “我是说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的原因。算了,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听着,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问你,堂堂齐天大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方式来监视我们。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企图?你说这个?”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林子,也就是周尚家的那一部分。猴子很不客气地就说道。“这是我家帝君的地盘,当然不能让你们这些无关人等随便闯入。也就是俺老孙慈悲,看你们只是一群妇孺娃娃的份上对你们网开一面,这要是换作了其他人,说不定早就把你们给咔擦了。所以还是听俺老孙一句劝,让俺好好地修理你一顿,然后你们再滚得远远的吧。”

    猴子这里在洋洋得意,对于他来说,哪怕是给天帝看大门,也是极其光彩的事情。而对于周尚他们来说,事情就不是这么说的了。

    他不在乎什么帝君不帝君的事情,他在乎的只有自己的家被别人侵犯了的问题。这让他怒火中烧,以至于他的眼瞳里都有电光激荡。

    “那么,告诉我,什么时候起,我的家成了你们的领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