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太阳神的荣耀(漫威太阳神) 红海大提督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条件达成 观众入座

    “你觉得你这个时候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周易有些不屑的反问,而对于这种问题,史密斯.周则只能僵笑着,这么说道。

    “我相信在我们俩都能接受的前提之下,谈判是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毕竟,鱼死网破这种事情我们谁都不想看到,不是吗?”

    “鱼死网破?”咬着自己的后槽牙,周易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种情况的忌讳。所以哪怕说他已经利用手里的势力,拿捏住了史密斯.周的把柄,他到底也还是做不到那种催逼过甚的地步。他只能妥协。

    “你想要谈什么样的条件?”

    “很简单?”挥了挥手,以一种类似于炼金术的手段在自己面前拉出了一张座椅来。史密斯.周在示意周易坐下的同时,也是这么对着他说道。“我们可以就这样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做。”

    “既然你认为家人的存在性对你而言比这个世界更重要,那么很好。我可以把他们还给你,甚至说我都可以把自己交给你,任由你来处置。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你这是什么意思?”

    史密斯.周提出的要求,周易不可能说不心动。毕竟能安安全全的接回自己的家人,并且让史密斯.周这个始作俑者付出代价,这无疑是他预料中的最好的结局。但是他到底还是对史密斯.周的说法有些存疑,所以他觉得自己还是把话问清楚了比较好。

    “字面上的意思。现在,我不能把她们交给你。因为我不能肯定,你在接回了她们之后,就会放弃对我事业的干涉。为了今天,我已经谋划了整整数千年。到了这个时候,我决不允许有人来破坏它。所以我需要你等,等到我所谋划的一切彻底地实现了之后。到时候,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也不会有任何的反抗。如何?”

    如果要说周易的想法,他当然是一刻都不能等的。但是,在眼下这个情况下,已经感受到史密斯.周底线的他却也是非常的清楚,想要在这个时候就把自己的家人给接回去,还真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情。

    他需要为她们的安全负责,尤其是在从周尚那里得知,自己还没有见过面的小女儿以及还没有出生的小周瑜也在他手里的时候。哪怕说是投鼠忌器的,他也真的不可能说把史密斯.周逼到那种鱼死网破的地步。

    “时间,我不可能无止境地等待下去!”

    “不会太长久。事实上,我所有的谋划都已经是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候,留给人类政府的时间本就已经不多了!”

    周易的意思里已经很明显,他接受了条件,这也让史密斯.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来。

    他是生怕周易彻底地掀翻了这个桌子,破坏了他辛辛苦苦所谋划出来的一切。而为了能够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在这个最后的关头,他也不在有任何遮掩的,就把自己所苦心谋划的一切都给说了出来。

    “首先是欧洲这个曾经主宰这个世界将近一个世纪的大陆,现在其实是这个世界最大的一个漩涡。”

    “试想一下,一个和俄罗斯国土差不多大小的地方,却拥挤着四十多个国家。并且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是一个单独的民族,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历史、习俗、信仰,总会有那么一些不同的地方。而如果不是说近代以来,世界的主权早已经从欧洲转移到了别的地方的话,那么说不准,现在的欧洲就如同二十一世纪前后中东世界一样,战火飞扬了呢。”

    “他们也还算是明智的。知道在新的世纪里,仅凭着他们狭隘的国土以及贫乏的资源不足以支撑它们作为个体在世界的舞台上争锋。他们选择了抱团取暖,以一个集合体的方式来参与到世界的新竞争之中。欧盟,这个组织看起来是充满了雄心壮志,大有一种想要把世界的重心拿回到欧罗巴大陆的感觉。但是现实却是,他们期望的如此美好,结果却又是那么的不堪”

    “太多拖后腿的人,以及太多的个人心思。哪怕我什么都不做,我都觉得这个所谓的联盟都会有土崩瓦解的一天。而现在,不用我出手,连番的外部冲击都已经是把他们逼到了崩解的边缘上。奥创,这个被史塔克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实在是给了我太大的惊喜了。”

    史密斯.周说这话的意思倒不是什么反讽,而是他的确为奥创的存在而感到惊艳。

    作为一个一直在幕后窥视着世界的黑手,史密斯.周很早就发现了奥创的存在,并且也在关注着这个特殊存在的活动。就他最开始的感觉来看,他是把奥创当做一个威胁来对待的。因为非我族类的问题,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担心,奥创这个被人工创造出来的生命,是否会对人类的存在造成严重的影响。

    而在他几度观察和试探之后,他才恍然的发现,这个智能生命体却是他所见识过的最有意思的一个生命。

    他不知道史塔克那些人是怎么创造他的,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智能生命被赋予了非同一般的道德观。不同于那些设想中的智能生命体,会抱着一种新事物必将淘汰旧事物的观点来针对人类,奥创这个智能生命体在对待人类的行径中,甚至让史密斯.周感受到了一种仿佛是乌鸦反哺般的感情。

    很奇特,但是的确如此。这给了史密斯.周相当的启发,也让他意识到了,对于奥创完全是可以用其他的方法来对待的。比方说现在

    “奥创创造出来了一个成熟的体系,一个人类的第二容身所。这是一个任何人都要为之惊艳的发明,连我都要为之赞叹,因为他做到了我想做,却至今还没有做到的事情。可以说,他带着人类的文明向前跨越了一大步。但也正是因为跨越了这一大步,他几乎是必然的,会引起人类内部的抗拒以及觊觎。”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愿意抛弃既有的利益,去接受一个新的体系的。而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一个新的时代是被掌握在一个智能系统的手中。想要摘桃子,却又不想管原主人在不在意。这样的结果难免就会演化成冲突.而说真的,我一点也不认为一盘散沙,而且如今已经衰败成这个样子的欧盟各国政府,还有那个资格和奥创斗。”

    “经济、资源乃至所掌握的绝对实力,他们都没法和奥创斗。而再加上这次灾祸的残余影响,他们能不能摆平国内的麻烦都会是个问题。在眼下这种情况下,他们居然还会把主意打到奥创的头上。连我都有些好奇,他们是利欲熏心冲了脑,还是说另有所持,所以有恃无恐?”

    别看史密斯.周这些日子来一直坐在着巴别塔里,实际上他可是一点也没有放松过对世界局势的监控。尤其是对于欧洲这边的动向,他可谓是从来都没有放松过。

    不是因为他在这里损失了一员大将。事实上,一个已经死掉的手下,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他在意这里的原因还是奥创,而奥创和欧洲政府之间的斗争,就是他认为彻底摧毁欧洲防线的关键。

    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有时候都不需要去做什么,只要一些人被自己的贪恋所蒙蔽,试图去染指自己所不该染指的东西,最后他自然会自取灭亡。史密斯.周在等着看一场好戏。而现在既然周易来到了他的面前,他自然也是不介意把这么一出好戏给分享出去。

    当然,周易会不会对这种戏码感兴趣,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而事实上,不管史密斯.周怎么用言语来编纂这件事情的趣味性,周易都对这件事有些兴趣寥寥。

    人类的丑陋尽皆体现在政治上,而各国政府的贪婪和愚蠢,欧洲这边可以也算得上是一个典型。早在和平时代的时候周易就看出来了,欧洲政府是日日沉浸在昔日工业革命的荣光里,却不想世道早已经变成了他们沦为配角的时候。他们痴心妄想,净做这些不切实际的美梦,那就让他们在这美梦里暴毙而亡吧。

    周易沉默,不动神色。而光看他的表情,史密斯.周就能猜得出来,他对于这种人类之间勾心斗角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多的兴趣。

    这并不奇怪,毕竟在他的印象里,他的这个儿子就不是一个能够玩政治的料。年轻的时候靠运气和眼光学会了钞能力,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用钱去砸。而以后遇到了那些钱没法解决的对手,他也是以力破人,用最粗暴的办法来解决所有的问题。

    这都已经是养成了他的习惯,而指望他到了这般年龄还能把这种习惯给改变过来,实在是有些不切实际的。

    史密斯.周想明白了这一点,剩下的那些杂七杂八的琐事他也就不好再对周易提及了。像是东南亚还有其他地方的这些事情,他自是放下不提,反正也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北美那边,可关系着一幕大戏,他可真是不得不提的。

    “好吧,既然你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那么我不说便是。不过另外一件事,关于史塔克家的,我想你应该会有那么一点兴趣吧。”

    “史塔克?怎么,杀了托尼.史塔克还不够,你还想要连他的儿子都不放过吗?”

    或许说此刻有些被限制住了,但是这可并不意味着周易就能任由史密斯.周来胡作非为。如果说他真要在这个时候动一下弗兰克的话,那么他肯定是不能袖手旁观的。

    “我杀了托尼.史塔克?好吧,或许我的确是有意让这种消息散布出去的。但是在你面前,我没有必要说假话。我可没有杀他,只不过对于他来说,恐怕我杀了他才会是一个更好的结果吧。”

    史密斯.周手中摇晃着酒杯,表现出了一副兴致勃勃的做派。而光从他的这个做派里,周易都能感觉的到,他对于史塔克的满满恶意。

    不过,不管怎么样,史塔克还活着,这就是一个好消息。至于他和史密斯.周之间有什么样的恩怨,这就不是周易想要知道的事情了。

    想也知道,那必然是九头蛇和政府之间的一贯破事。虽然说周易对于九头蛇的厌恶已经是到了极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美国政府的感官就要好了。蛇鼠一窝的玩意,真要是斗起来也不过是狗咬狗而已。他还没有兴致参与到两条狗之间的斗争里去。

    “我对你的小把戏没有兴趣,不过是对付美国政府而已,你难道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不成?”

    “要说新花样也不是没有,就是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随手在空中划出了一面水镜,史密斯.周直接就将弗兰克的动向在水镜里显现了出来。

    而此时,弗兰克也是不出预料的,出现在了位于洛杉矶的史塔克大厦中,并且遇到了他该有的麻烦。

    史塔克的股东还有管理层,可不想接纳一个这么年轻的顶头上司。再加上他们背后还隐约有着美国政府在撑腰,这自然的,就让他们变得有些有恃无恐了起来。

    弗兰克来了一整天,他们几乎都是冷眼相待。除了把他迎进董事长的办公室外,就再也没有什么人过来关心他的死活。就好像他只是一个访客,而不是这个公司的主人一样。

    为此,弗兰克当然不可能一点反应都不做。但是底下人一句公司员工刚刚历经过灾难,现在还没有办法正常办公,他也是根本无可奈何的。

    他是开公司的,又不是搞军阀的。公司员工的确是为了钱给他给他工作,但是却并不意味着就要卖命给他。他要是敢强迫这些员工们在这样的灾难后就为他卖命工作,那么工会和政府可就有借口找他的麻烦了。

    别看政府现在焦头烂额,他们决计不介意把自己也给扯下水来。而以如今那些暴动人民的疯狂来看,他们可不会因为自己是一个孩子,就会选择轻易地放过自己。毕竟,自己姓史塔克,而且掌握着世界上最大的集团之一。财富和名望,足够他们做出种种不理智的蠢事来。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弗兰克可一点也没有兴致去招惹他们。

    他只能等待,而等着等着,他就等到了一群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