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太阳神的荣耀(漫威太阳神) 红海大提督

第两千两百零一章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生力军的加入,多少是给予了他们一点信心。尽管说因为这个生力军的特殊身份,以及和对手之间的巨大差距,他们自己也对这种信心没有多大的底气,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也要比之前的境况要更好上一些。

    现在,就是放手一搏的时候了。而在放手一搏之前,赛托拉克觉得,自己还是要率先解决一下内部的隐患才好。

    还是那句话,西索恩和维山帝虽然狡猾,但是多少还表明了一下自己的态度。在眼下这个环节,他们还算是可以被信任的。至于史密斯.周,这个无耻之徒虽然非常不要脸的把他们给拖下了水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才是浩劫的第一目标。他反水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除非是说他连自己的小命都不要了。而这怎么想都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毕竟像是他们这样的存在,往往也最是惜命不过。所以,唯一的隐患也就剩下了一个,那就是眼魔舒玛哥拉斯。

    这个大眼怪性格混沌而疯狂,谁也不敢说他会在这种时候做出什么样的癫狂举动来。如果说,他在关键的时候来一记调转矛头,那么对于眼下已然是处于劣势的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这是必须要防范的事情,所以哪怕知道这么做有可能会离间军心,赛托拉克还是强硬的,对着眼魔命令道。

    “舒玛哥拉斯,你先上,西索恩和赤松子会在一旁照应你。我会想办法挡住这个家伙的攻击!”

    听起来这样的安排似乎并没有什么错,但是舒玛哥拉斯却对此表示出明显的疑惑,并且很直接的就用自己的触手打出了一个问号来。

    他作为眼魔,眼神自然是相当的好。而从刚刚西索恩的试探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种率先冲锋的活计绝对是一道送命题。西索恩只是稍作试探,就引来了几乎要了他命的雷霆一击,这要是换成自己,难道情况又会好到哪里去吗?

    正常人估计这个时候都会选择抗拒,但眼魔,或许心里已经是有了抗拒的想法,但是表现出来的却是,他犹犹豫豫的,就把自己触手上的问号给掰成了一个OK的形状。

    这既是舒玛哥拉斯混乱的特性,有时候真的是连他自己都没法去控制自己。而也是在这种混乱性质的驱使之下,它挥舞着巨大的触手,长大了满是獠牙的眼睛,就已经是对着浩劫发出了无声的嘶吼来。

    无边的混沌祸乱力量在它畸形的身躯中爆发,化作实质性的光线就对着浩劫飙射而去。

    那是扭曲性的力量,是能将有序运行的万事万物都化作无序和错乱的癫狂之力,舒玛哥拉斯凭借这种力量,甚至能只靠目光就崩解星球,毁灭文明,乃至让一个庞大的星系陷入混乱。

    但是,这种力量对浩劫没用,或者说是作用实在是有限。

    都不需要浩劫做任何的抵御,他自身周围的黑洞力量就已经是凭借着无与伦比的引力强行的将这种混乱力量消弭于了无形。就好像是一粒石子砸进了湖泊里,除了溅起稍许的涟漪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响动。而这,着实是舒玛哥拉斯接受不了的一个结果。

    混乱的心智驱使下,总是让他对自己的力量充满了一种盲目性的自大。纵然是说他能感觉到,自己和浩劫之间有着一种无法弥补的巨大差距,但是因由着这种自大,他还是无法去承认,这种自己在浩劫面前是如此无能为力的一个结果。

    所以他越发长大了自己的嘴巴,在让涎液顺着獠牙流淌,沾满整个眼球的同时,也是让越发巨大的混乱力量化作几乎要贯通一整个星系的光柱一般,顺着它的目光冲着浩劫电射而去。

    这一下到不再是之前蜻蜓点水一般轻描淡写的事情了。因为舒玛哥拉斯固然面对浩劫有些不济,但是他所拥有的混乱力量却绝非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混乱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本质性力量,它趋向于唯心主义,甚至说完全是殖根在所有智慧生灵心灵之上的。

    那些癫狂的思想,那些错乱的心绪,以及那些根本无法以常理所能揣度的思维,几乎都是这种混乱力量的体现。它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并且也几乎总是伴随着智慧生灵的存在而壮大。

    眼魔舒玛哥拉斯就是诞生于这种智慧生灵不断壮大的混乱意识之中,并且的,也因为它的身世如此的奇特,这才使得它几乎是能以最完美的方式来操控这种几乎无法被人掌控的混乱力量。

    只要他想,并且坚信不疑,就能以自己内心中所幻想的程度来无限放大自己的混乱力量。完全的唯心主义,这一点就和某位总是宣传自己比任何人都懂的兄弟一样。

    总之就是,眼魔以自己的特性爆发出了一波前所未有的猛烈攻击。而也正因为他的突然爆发,使得浩劫也在一时间不得不正面应对了起来。

    他不得不承认,这些家伙也并不是完全的杂鱼,还是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的。就像是现在,仅仅凭借着黑洞的自身引力,已经是无法完全的瓦解掉眼魔的混乱射线了。

    这种庞大的力量几乎就像是某种纯粹的天体,因为黑洞的引力和时空曲率而发生视线上的偏移。变得好像一道绚丽的光带一样,围绕着浩劫周身的黑洞力量,呈现出一种近乎椭圆形的运动轨迹来。

    它相当美丽,尽管属性是混乱,但是外在上却显示出一种近乎朦胧的梦幻紫色来。宇宙中天体中瑰丽的事物不少,但是却少有能与之比拟的存在。然而,这份美丽之下隐藏的,却是一份纯粹的破坏力量。

    所有触碰到这道光带的事物,小到那些陨石,大到那些被黑洞庞大引力吸引过来的天体,几乎都在触及到的一瞬间内被粉碎、崩解和扭曲,化作了根本不存在于秩序列表之中的事物。

    这还是对外的,而对内,这种混乱力量的体现无疑是抵挡住了黑洞的磅礴力量,让它从一开始时就不断向外溢射的庞大引力为之一顿,然后明显的就开始消减了下来。

    或许他并没有完全的消弭掉黑洞所带给他们的影响,但是无疑的,他已经是很大程度上的减轻掉了他们所面对的压力,好比从他们的身上搬开了一座压着他们的大山一样,让这些本来就不那么乐观的家伙当即就是心头一振。

    “干得漂亮!舒玛哥拉斯,这真是你这亿万年来做得最漂亮的一件事情!”

    纵然是相对的立场,彼此不知道争斗了多少年,维山帝中的老虎霍格斯还是忍不住的对舒玛哥拉斯做出了赞叹。当然,和一般人对这种赞叹表现出善意不同,混乱的舒玛哥拉斯只是用自己的大眼球斜斜的瞥了霍格斯一眼,然后就从不知道到底是嘴巴还是眼睛的器官里,冲霍格斯吐出了一口酸蚀的液体来。

    这可远比吐人一口唾沫要严重的多。因为以舒玛哥拉斯的特性,也注定了它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会充满那种混乱的特性,包括他的一口唾沫。

    如果说他的这口唾沫是落在一个星球上的话,哪怕说是一颗巨大到一定规模的星球,也会被这口唾沫外在的酸蚀特性给直接腐蚀殆尽,然后被其中的混乱力量给彻底分解为一堆连基础元素都算不上的事物。

    当然,霍格斯作为三位一体维山帝,一个古老而强大的魔法实体。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不会被如此轻易的腐蚀掉。只是,因为他们之前的歪脑筋,使得他们几乎失去了所有能够自保的力量。纵然说是这一下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但是在缺少力量护体的情况之下,舒玛哥拉斯的这一口酸蚀唾液还是给他造成了足够的创伤。

    他的灵体被迫分解,然后重组。一次又一次,才勉强摆脱掉舒玛哥拉斯的混乱伤害。而这明显伤害到了他的本源,以至于他刚刚还显得庞大的身躯当即就缩水了不少,甚至还变得有些虚幻起来。

    “你这混蛋!”

    霍格斯忍不住怒吼,同时作为三位一体之神的另外两位奥淑图和阿戈摩托也是和他同仇敌忾的,对着舒玛哥拉斯怒目而视。

    他们之间的感情远远要比一般的同盟来得牢固,因为按照维度魔神之间的传闻来看,他们这所谓的三位一体,从某种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家三口的关系。

    奥淑图是阿戈摩托的母亲,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至于谁是阿戈摩托的父亲,几乎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表示,霍格斯这个从远古时期起就伴随着奥淑图,带她一步步领略魔法的真谛,进而晋升至今天这个地步的家伙绝对就是最具嫌疑的人选。

    至于说他外在的形象只是个老虎,而奥淑图和阿戈摩托明显则是类人型的生命。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反驳的证据。他们这个等级的生命可不存在什么生殖隔离之类的说法,连一个星球都能让人类怀孕,哪怕说生出来的是个智障玩意,更不要说霍格斯这个实质上的魔法生灵了。

    总之,舒玛哥拉斯的行为无异于是当着一家人的面狠狠的羞辱了这家人中的父亲。别说是那种冲动的家庭了,就算是再怎么有教养的一家子人,恐怕都难以忍受这样的事情。尤其是,他们这一家子还远远称不上温文尔雅。

    奥淑图几乎立刻是破口大骂,阿戈摩托也是恨不得一副操起家伙就要让舒玛哥拉斯好看的模样。也就是他们现在真的是无能为力,连一丁点的魔法力量都挤不出来了。不然说不准就是,他们之间就先一步的发起内讧来。

    这完全是在赛托拉克意料之中的事情。即便是在这种危及到他们所有人安危的时刻里,他也从来都不会寄希望于这种外在的压力能让他们的内部变得有多么的团结。毕竟,以往他们的摩擦和矛盾实在是太多太多,谁也没法去指望这些各怀鬼胎的家伙们真的就能放开以往的那些龌龊和国家,真正的结合到一起去。

    眼下几乎可以算是最好的情况,也就是一个潜在的隐患把矛头对准了一个已经没有多大用的废物。情况影响不大,当然,也是为了防范情况进一步的扩大,他没有理会的,就已经是抛开了这两个混蛋,对着浩劫发起了攻势来。

    机会难得,他几乎是调动了自己所能调动的最大力量,来洞开了浩劫周身的力场防护。如同撕开了黑洞的层层外壳,直面其中的不可视之奇点一样,他巨大的拳头裹挟着无穷的神力,如同光速运行的巨大行星一般,对着浩劫就是雷霆轰下。

    浩劫面露轻蔑,如同看见自不量力的小鬼向着世界拳王挥舞起了拳头。他到底不是那种会假装友善,在小鬼发起挑战的时候佯装不敌,给他点信心的好人。他对此的一贯态度都是,狠狠的教训他,甚至说不介意把这种像是碾死一个臭虫那样的给他碾死。

    凝聚起力量,浩劫也是挥出了自己的拳头。他不在乎赛托拉克手上是不是拿着一块盾牌,在他眼中,也没有什么盾牌能够阻挡住自己的力量。如果赛托拉克寄希望于靠着这么个小东西就能和自己较劲的话,那么他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当着赛托拉克的面来粉碎掉他的这点侥幸。

    浩劫降临,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的。

    当然,这一点赛托拉克并不这么认为。他虽然很清楚浩劫的反击绝非等闲,但是在这样一个好不容易争取过来的关键时刻,他还是会忍不住的对此寄以厚望。

    为此,他甘心充当肉盾。在保持着自己猛烈攻势的同时,他也是更加用力的握紧了维山帝的神力盾牌,同时高喊着对着西索恩以及史密斯.周喝令道。

    “抓住这个机会,我们必须要”

    “不用你说!”

    能够识大体的远不止赛托拉克一个,哪怕说是狡诈成性的西索恩,在亲眼见识和感受过浩劫带来的压力之后,也必须要承认,这或许真的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机会了。

    为此,他用力的鼓动起了宇宙的无边黑暗。仿佛浪潮兴起一样,极致的黑暗瞬间就淹没掉了他们所在的这个星域,并且在他的意志之下,彰显出最为可怕的力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