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九百四十九章 霓老先见

    在光头男子一动不动的时候,左风就已经明白过来,对方是在等毒药的药性消散。

    这毒没有发作前不会被人察觉到,左风就算是想要预先有所察觉,面对这样五行五色的毒药也是防不胜防。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毒对自己来说很棘手,那同样对于施毒之人也同样很棘手。

    如此也能够解释,为何之前光头男子要求所有人都退开,将这一大片区域都留给自己和遥秋。

    对方并没有趁势攻击,除了要等待毒性的彻底发作外,似乎也是在等待什么。本来不知道现在却已经清楚,这毒药的存留时间应该有限,所以他现在才会命令手下人发动攻击。

    眼看着众多武者围拢过来,左风也是脸色一沉,缓缓退后了一步靠近遥秋,说道:“你现在怎么样,除了嗓子的麻痒外还有什么其他问题。”

    遥秋此时痛苦难当,他不知道左风如何坚持的,她现在恨不得将手直接探入到嗓子中抓几下。缓缓开口说道:“除了嗓子麻痒之外,我的呼吸有些困难,胸口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

    遥秋的声音也变得沙哑难听,她努力的想要尽量改变声线,却是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用。

    左风心中多少清楚了一点,他之所以如此问,也是想要确定这毒物的特性。中毒之后的反应大体相同,可是也会有细微的差别。左风知道自己的身体经过改造比较特殊,所以必须要先确定遥秋的情况。

    这样看来遥秋的情况很不乐观,若是不想办法解决中毒,两人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只不过敌人根本就不给他们想办法的时间,已经再次扑了上来。不同之处在于这次的敌人更加疯狂,似乎因为自己两人中毒,让敌人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情况十分危险,之前左风全力出手,以最残忍的方式将对方的气焰打下去,这样一来自己一方反而会更加主动。可是这毒药却让情况完全扭转,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对方占据主动。

    五个人从前方杀过来,三人从身后过来,只不过这些人并非一同出手,毕竟一起出手会挤在一起,彼此之间会发生干扰。他们这些人会前后错开,分别是前方三人在前,两人在后,后方两人在前,一人在后。

    对方这一次的动作与之前完全不同,在冲过来的同时还在不断改变位置,穿插之间如走马灯般的轮换着位置。

    左风心中暗自叫苦,嗓子中的麻痒之感虽然没有因咳嗽而快速升级,但是每过去一段时间,麻痒的感觉也会随之扩散开一点。

    下一刻,一名武者率先发难,他所使用的是一柄长剑,径直向着左风刺过来。对于这长剑左风不敢闪躲,因为那样容易让背后的遥秋受伤,所以只能够挥舞着锯齿战刃向外格挡。

    那长剑并未蕴含多大的破坏力,而且是一触即走,根本就不与左风纠缠。在这名手持长剑的武者退开后,两侧各有一柄长刀向着左风砍来,左风将你将战刃画出了一个圆弧,堪堪将两柄长刀荡开。

    双方同样是一触即走,丝毫不给那遥秋施展武技的机会。而这边荡开两柄长刀的攻击后,身后也是立刻传来了一声闷哼,遥秋那边已经和敌人交手。

    只是一次交手遥秋就表现出了不支的情况,她本身的修为只有淬筋初期,与眼前这些武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她能够发挥出平时的战斗力,倒是还能够勉强抵挡一阵,可现在因为中毒的缘故,她甚至无法发挥出平时七层的战斗力。

    所以双方一交手,她就吃了暗亏。只是受伤倒是问题不严重,可是随着他受伤后一阵急促的呼吸,跟着就是一连串的咳嗽“咳咳,咳咳咳。”

    左风听到她的咳嗽后,心中也是一沉,余光已经扫到了身后遥秋抵挡了两名武者的进攻后,另外一人趁势发动抢攻。

    左风心中一紧,顾不得自己这边再次杀来的两人,挥舞这锯齿战刃猛的向后急砍而去,同时口中大喝一声,“低头”。

    遥秋虽然受伤,可是她的行动还算灵活,听到左风的吩咐,赶忙将头低下。左风锯齿战刃几乎是擦着其头顶扫过,正撞在那攻来的武者身上。这武者用的是一柄短刀,犀利有余却是力量差了不少。

    左风的臂力和灵力完全运用出来,锯齿战刃直接将他的短刀撞得倒飞而回,一柄砸在了对方的胸口。这武者只有淬筋期三级的顶峰实力,这与左风相比还是差了不少,只一击就被左风把胸口给砸塌了下去,喷着鲜血倒飞而去,倒地不起不知其死活。

    虽然击杀掉一人,可左风丝毫也没有表现出喜色,此时的他身上也是挂彩。刚刚为了解救遥秋的为难,他也是不管不顾的转身对付后面的人,可前方两人哪里会放过左风。

    一剑一刀向着他而来,左风转身的时候斜斜的踢出一脚,将那砍来的刀踢偏,可是长剑实在无法躲开,只能够将身子扭动中以肩头阻挡。

    对方的长剑刺入左风的肩头,却也是无法深入,被左风体内充斥的灵气给完全阻挡,可就是这样左风依旧被刺伤。

    身体上的疼痛让左风反而清醒了一些,喉咙中的麻痒感觉虽然丝毫未减轻,可是左风却好似想起了什么。

    锯齿战刃砸中那短刀武者后,继续画了个完整的圆,将前方再次攻来的武者给阻挡在外。于此同时手掌翻转之间,一只玉瓶就出现在了手中,那玉瓶同样是霓老当初交给自己的物品,是一瓶解毒药液。

    通常来说解毒分为两种,一种是有针对性的解毒,一种是能够解除数种毒物。不过这中间也有些区别,一般品质高的毒药,必须要有针对性的解毒才会见效,反而是能够借数种毒物的解毒药,只能够对一些下品的毒物残生作用。

    毒物的品质分级左风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对于炼药有所了解的他,对于毒物也有些认识。毒物也有毒散,毒液和毒丸以及毒丹。如果这样看与炼药的分类大体一样。只不过毒物的品质出了看这些之外,还要看是如何制作而出。

    上品和极品的毒药,会用到许多中药材,甚至不会差于一般的炼药。而且上品的毒药有的时候会用到许多大补之物,甚至是对人有极大好处的药材和物质。只不过毒药的特点是破坏,所以只要炼制出来的毒药能够发挥其破坏的特点就算是毒药,越高品质的毒药,自然破坏力也是更惊人。

    左风现在手中所拿的解毒液,品质上来说并不是太高。只不过这解毒液是有针对性的解毒药液,能够解除的毒物有限,左风也不知道是否能够解除自己身中之毒。

    可是霓姓老者临走前将这些交给自己,必然也有他的考虑,其他辅助类的药自不用多说,这解毒液左风也准备一试。

    这种又针对的性的解毒液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如果无法解毒,恐怕还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因为这类解毒液之所以有针对性,就是其本身也会带着一定的毒性,这种毒性若是遇到对的目标,会相互融合彼此抵消掉。

    可一旦这药物所针对的毒物是错的,那么就等于是左风服下了另外一种毒药。

    不过也不是左风胡乱使用,自己身中之毒性属阳,所以口中会产生麻痒和干涩之感。而手中的解毒液,左风当初看到其墨绿色的模样,加上其中飘逸出来的味道就能够判断,这是用许多阴寒属性的药材炼制而出。

    有了这个最基本的认识,左风也是迫不得已的要尝试一下。因为这是眼前唯一的希望,两人身中之毒每时每刻都会在加重,如果不能够解除,看遥秋的样子应该也坚持不了多久,所以他只能够先以身试毒。

    他现在已经知道,这毒物对自己的效果比在遥秋那里差了一些。所以这解毒液若是不对,应该对自己也不会产生太大的破坏。

    左风拔开瓶塞,手指在玉瓶底部轻轻一弹,两滴墨绿色的药液就飞射而出。左风毫不犹豫的张口吞下,并且直接往喉咙之中咽下。

    这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在敌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将药液服下。

    左风仔细的查看着身体的变化,心中却是无比的紧张,若是自己的判断失误,那么不仅无法解毒,自己的情况也会变得更糟糕。可是现在已经如此,就算变得再被动,最多也就是比正常情况下早死而已。

    一丝丝微微的凉意在口中,喉咙里扩散开来,这冰凉的感觉迅速蔓延,伴随着针刺一般的效果不断扩散。左风心中也是微微一凉,眼看着敌人再次冲上来,左风也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可是就在一口气喘出后轻轻吸了一口的过程中,嗓子一下子变得轻松许多,紧接着麻痒之感也随之减弱了几分。

    这种感觉出现的瞬间,左风已经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因为那证明了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而霓老当初交给自己这些药也的确有他的先见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