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 蒙混过关

    正如左风推测的那样,这位术芒真的在暗中监视泥鳅的动向。虽然太过具体的事情,他没有办法更深入的调查,但是起码什么时间不知所踪,这一类情况他还是清楚掌握的。

    左风说出来的两个时间,是通过老石那里获得的情报。之所以选择说出这两个时间,因为老石可以肯定,这两次动手都非常隐秘,即使在城主府内部,也唯有极少数的数个人知道内情。

    按照如此情况推测,左风自然有所判断,这位术芒在隶城既然有如此重要的地位,那么他的指责之中必然少不了监视泥鳅这一项。

    既然是要监视泥鳅,那么对方如此隐秘的消失了一段时间,他不可能不去关注。结果他当然没有什么收获,而越是没有收获,就会导致术芒愈加疑神疑鬼,甚至左风在说出这两个时间后,他的脑海之中立刻就会有当时的印象。

    “你对泥鳅的事情,究竟都知道多少,我希望这一次你能够坦言相告。假如你还有任何的隐瞒,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的死去,哪怕你没有欺骗,只是对我有所隐瞒,下场都是一样的。”

    这一次术芒说话的时候,语气依然冰寒不带有任何的感情。可是左风却从其中捕捉到了一丝味道,一丝信任的味道。其实说到这个时候,对方越是在威胁自己,其实也是越相信自己之前的话是真的,眼下只不过是在担心左风后面的内容有所隐瞒罢了。

    表面上来看,此时的左风要显得更加紧张,似乎被对方那番威胁之言吓的不轻,马上就开口说道。

    “在阔城的时候,大掌柜林独,曾经获得了一些情报,是关于泥鳅的过往。这线索的得来,与他当时身边的客卿泥塘有关,若非是无意中调查到了泥塘,相信也不会牵扯出来泥鳅背后隐藏的家族。”

    “他背后还有势力,什么势力?”术芒目光微微一凝,表现出十分的动容。毕竟自己家族的重要位置,渗透进入了一名外人,这是最无法容忍的一种情况。

    左风马上解释道:“您可能误会了,泥塘和泥鳅他们两个是亲兄弟,而他们两个一直怀揣着复兴家族的梦想,进入我们林家其实也是为了这个目的。他们‘霓家’当初算是一个中等的大家族,若非得罪了强敌也不会遭到灭门之灾。

    当时只有泥鳅和泥塘两名少爷,以及家族中部分忠心的部属,保护着他们逃了出来。因为他们自己没有重新崛起的能力,所以只好借助外力。

    普通家族他们看不上眼,大家族又很难接受他们两人。后来还是泥鳅无意中结识我林家一位重要族人。发觉名噪一时的我林家,在酝酿一个难以想象的大计划,所以便一直处心积虑的融入林家,妄图借助我林家的力量,作为其霓家重新崛起的踏脚石。”

    左风话音刚落,就听到术芒怒哼一声,重重一掌拍在旁边的扶手上。就是这看似轻飘飘的一掌,便直接将座椅扶手给轰碎。房门打开,十几名林家武者径直冲入,目标正是左风几人。

    术芒冷哼一声,简简单单的喊出了“住手”二字,那些马上就要动手的林家武者,一个个十分惊讶,本以为术芒是发出命令要对付房间内的四人,却想不到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

    “出去!”

    同样是淡淡的两个字,那些还一脸茫然的武者一个个好奇的向首位上望去,可是当他们瞧见了术芒此时的脸色后,马上就低着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悄悄的退了出去。

    此时的术芒是真的怒了,左风对其不太了解,可是这些术芒的手下,一个个却是噤若寒蝉,因为他们从未见到过术芒掌柜发如此大的火。

    之所以会如此愤怒,是因为他既恨泥鳅利用家族里的高层之人,获得了如此重要的位置,这些年反而在为了自己打算。

    同时更让他感到不满和憋屈的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屈居对方之下,不仅受了许多冤枉气,更是没有摸清楚对方的真实背景与意图,这些都是使他此刻如此激动的重要原因。

    “你刚刚说的这些话,可都有确凿的证据?”

    术芒双目一瞬不移的盯着左风,直到耳边传来关门的声音,他这才咬着牙恨恨的说道。

    在不知不觉中,左风已经从他对立的一面,逐渐改变自己的立场。虽然术芒还没有完全接纳眼前的青年人,但实际上二人在交谈中,矛盾的主体已经渐渐转变为了泥鳅,这自然也是左风本来的目的。

    双眉深锁的左风,目光却是异常冷峻,缓缓说道;“切实的证据暂时还没有拿到,就连对他们的调查也只不过是刚刚展开而已。”

    “嗯!你小子是在耍我?”术芒神情再次一变,既然是无凭无据,那很可能之前左风说的话都是假的。

    重重的叹了口气,左风却是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泥塘的目的本来是在阔城,是在利用家族的大计。如果阔城的行动成功了,他有机可乘之下必然会露出马脚。可是阔城的计划几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偏偏出现了预料不到的意外。

    林独大掌柜正因为看出隐患,知道阔城这里的调查不会再有结果,这才将目标转向了隶城这边的泥鳅。虽然没有直接证据对付泥鳅,可是相信你已经掌握了许多蛛丝马迹,只是无法证实罢了。

    那些本来是为了调查泥鳅的人,却因为东临郡守的出现,打破了我们的全部计划。如今泥鳅下落不明,而且一大批家族武者被其偷偷调走,难道这些还说不明不了问题么?”

    这些事情,左风亲身经历过,说出来的时候,自然也能够把握其中的细节。泥鳅的行动非常仓促,他接到泥塘的传讯后便做出布置。为了不将泥塘牵扯进来,相信情报的来源和事情本身,泥鳅是不会对这林独做出解释的。

    之后又派人返回隶城调动林家武者,这些都是在很短时间内完成,相信也同样没有人向这术芒解释。这术芒就算不耿耿于怀,恐怕到现在还疑神疑鬼。左风要利用的,正是术芒的猜疑心里。

    已经渐渐洗脱嫌疑的左风,甚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与术芒转移到了同一个角度,共同面对泥鳅这个“敌人”。这个时候反而需要将水搅浑,只要将事情搞得扑朔迷离,左风才好从中浑水摸鱼。

    看着术芒眼神飘忽不定,左风立刻开口说道:“其实我知道泥鳅不在城内,同时我更知道调查泥鳅一部分家族强者,已经落在了东临郡郡守伯卡的手中。

    他们几个人我是必须要救出来的,阔城我们已经损失太过惨重,绝不能让家族之人再受到损失。如今城外恰好有强敌来到,所以我才想着趁此机会到城主府救人,却想不到他们的防御如此森严。”

    “强敌来到,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谁对隶城出手?怎么会有如此疯狂的势力,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找死。”

    术芒双目微微眯起,之前东门外的阵法遭到攻击,而后大批东临郡武者冲出去的事情,他也都知道。更骇人的是,伯卡返回的时候十分狼狈,手下之人更是损失惨重,到最后不得不调动东临郡城的强者和另外一名统领邢夜醉过来。

    这种情报,左风知道没有隐瞒的必要,所以开口解释道:“城外来的是峦城的强者,带头之人是峦城城主离殇。”

    “离殇?峦城?这怎么可能,他们没有能力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她绝不可能具备如此实力!”术芒震惊的开口。

    瞧着对方那一脸笃定的模样,左风也不禁暗暗心惊,这林家的情报网果然不弱。只有在内部出现状况的时候,他们应付的不太及时,周边各个势力的情况他们掌握的倒也非常清楚。

    缓缓摇了摇头,左风说道:“可以肯定有峦城一方,是否还有其他势力我就不清楚了。而他们的目的,应该多半与泥鳅有关,只不过郡守伯卡恰逢其会,变成他替泥鳅解决麻烦了。”

    “该死的!肯定又与女人有关,这泥鳅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是让其留在家族中继续胡作非为下去,早晚这隶城也会被他搞的如阔城那般。

    哼!这泥鳅和泥塘果然一对虎狼兄弟,我林家怎么会养了他们这白眼狼如此多年,不行,我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他们,这件事也一定要尽快报告家族。”

    术芒冷冷的说着,左风不动声色的听着,心中却是暗暗感到有些吃惊。想不到这术芒,竟然有能力直接与林家高层达成联系,要知道原来的阔城之中,也只有大掌柜林独,横五横六,以及那两名执事才有这能力。

    “术芒掌柜的,如今城池被封锁,向家族报讯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如今救人才是当务之急。如今话已经说开了,这件事还请您一定要帮我。”

    左风说道这里,已经抱拳深深的鞠躬,此时左风用的是林家之中晚辈叩见长辈的大礼,可见这份请求是发自“真心”的。

    在心中左风暗暗呼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总算是蒙混过关,接下来该考虑如何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