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二千七百零一章 自知之明

    左风并不相信,这阵法之中能够凝聚出“天戒”来,那种力量是人类所无法触及的高度。眼前这阵法中所凝聚的能量,只是与“天戒”有些类似,或者只是属性相近而已。

    可就算只是这样,左风也已经从眼前的阵法中,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气息,这让他不得不停下探查的脚步,认真考虑权衡起来。

    目光纠结的望着眼前阵法,左风认真考虑了片刻后,最终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即向后缓缓的退去。在他慢慢后退的过程中,双手飞快的刻画着,随着他的不断操控,第二层阵法也开始慢慢的恢复。

    原本就已经运转十分缓慢的阵法,在左风的控制下,终于开始慢慢的停了下来。尤其是阵法之中的规则之力,已经慢慢的趋于平稳,同时那原本阵法上的些许热量,也慢慢的回缩入阵法之中。

    甚至不需要借助御阵之晶,左风仍然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这第二道大阵内的细微变化,要对其进行操控,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重新将第二道阵法恢复原貌,这就是左风此时能够做的,也是他仔细考虑后作出的决断。他不打算继续向内探查了,按照左风的估计如果继续向内探查,自己可能将全盘计划都搞砸。

    左风愿意冒险,但是他却不会鲁莽的送死,如果感觉有机会,冒些风险也没什么。可是如果半点机会都没有,那就同送死没什么区别了,是智者所不取。

    第一道阵法,利用了所有阵法构建的固定思维,设置了几乎无法破解的陷阱。左风如果不是占了“运气”的好处,那名竹舍青年出来要酒,不仅争取了大把时间,同时还将阵法凝固下来,让自己肆无忌惮的去尝试破解,也不可能有机会走到第二道阵法前。

    这第二道阵法,同样设置了陷阱,只不过与第一道不同,这第二道阵法中蕴含的力量更恐怖,同时对破解阵法设置的困难,更是几乎难以逾越。

    若非左风想到了调换炎之心髓,而自己恰好离开八门空间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不少炎之心髓,尤其是当中有一部分是消耗过般的炎之心髓,还没有想好该如何运用,在破解第二道阵法的时候派上了巨大的用场。

    这两道阵法的破解,都有着一定的运气成分在其中,而运气可能一次两次降临,又怎么可能在破解一套复杂大阵时,再三再四的眷顾自己。

    左风已经可以预见,第三道阵法必然更加复杂,设置的陷阱会更难以规避,自己继续破解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更重要的是那第三道大阵中,左风感觉中的那一丝“天戒”的味道,这也是促使他最终放弃探查下去的最重要原因。

    如今放弃了探查后,第二道阵法在短短的半刻钟便已经完全恢复原状。现在就是有人要动用大阵,也无法察觉到其中有任何的问题,因为阵法被左风本来的轨迹,只有当左风动手超控的时候,阵法才会出现特殊变化。

    继续后退的左风,顺着那第一道大阵开启的缺口走了出去。直到他从那缺口离开后,大阵才缓慢的重新愈合恢复。

    随着第一道大阵的愈合,整套大阵也随之慢慢的停止了运转,一切重新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转头望向那安静的竹楼,左风心中虽有些不甘心,但更多的却是无奈。这还是他自从学习符文阵法一道后,第一次产生浓浓的挫败感。

    不管是当初在风城时,自己需要用大阵来对付九阶妖兽奇舌。或是后来在阔城,研究那强大的护城大阵。甚至于之前在八门空间中,面对那熔浆湖底部的阵法,都没有现在这样的无力感。

    即使现在这种情况,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受到条件限制,既没有充足的时间,同时也不能发出声响和光亮,但是失败就是失败了,左风是那种不喜欢给自己的失败极力找原因的人,所以他才会感到十分的憋屈。

    不过既然已经放弃,左风倒也没有继续停留,深深的望了一眼竹楼后,他便收回了目光,身形一动快速的隐入黑暗中,如同一道黑色的清风般,迅速的消失而去。

    不要说这附近没有岗哨,即使就算这边有岗哨,没有育气期的修为都休想发现左风的行踪。

    当左风从这里离开后,竹楼周围也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是过去了片刻后,其中一间竹舍的房门,缓缓的被推开。

    之前没有半点预兆,甚至连半点脚步声都没有发出,当那竹门被推开后,露出的是房门内暗影之中,一袭深青色长袍的身影。此人出现的有些突兀,如果要是他刚刚走过来,左风绝不可能听不到半点声息。

    由此可以看出,这青年在门后已经站了许久,而之前左风在破解阵法的时候,对方应该就站在房门之后,竟然一直没有让左风察觉到。

    如果不是有阵法隔绝,左风的念力只要释放开来,没有谁是可以避开的。如果竹楼中有人突然来到,左风相信自己敏锐的听觉,也能够第一时间发觉,却完全没有想过,有人早早就等在了那里,似乎对方早就已经猜到左风会来一般。

    那房门内的人,缓缓的走出阴影,在他的脸上带着一张木质的面具。如果琥珀在这里,必然可以一眼认出,眼前男子正是之前在交易楼三层,自己遇到的那一位。

    男子既然早就站在门后,那他不光知道左风要来,更知道左风在做什么。这青年不仅一直没有揭穿左风,甚至左风在破解第一道阵法的时候,此人还特意帮忙化解危机。

    其实左风和琥珀,并不是没有注意到眼前这名青年,只是左风他们一直搞不清楚眼前青年的身份,更摸不透的是他有什么意图,所以左风选择暂时不去接触,甚至是尽量避开对方。

    眼前的青年,显得要更加诡异一些,他虽然没有刻意接触左风,但是却始终保持着暗中关注。他采取了一种若即若离的方式,又暗中的观察着左风几人的一举一动,而此人注意的焦点,也逐渐从逆风转到了左风的身上。

    青年人踏出房门后,就那样静静的矗立于门前,而他的目光平静的望着左风离开的方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最后青年人缓缓转头,朝着身旁不远处的竹楼望去,那是大小姐琳智的闺楼,而琳智早就已经睡下了。

    这一点青年人很清楚,琳智酒量很普通,之前同青年共饮三杯后,早就已经甜甜的睡了过去,不要说外面根本没有闹出什么动静,就算是有些声响,也不会被此时的琳智发现。

    看着那漆黑寂静的竹楼,青年人面具上仅露出一双眼睛中,能够看到其眼底有着一抹矛盾和愧疚之色,不过那眼神中,最多的还是难以掩饰的悲伤。

    长长呼出一口气,望着那竹楼,青年人缓缓的开口,说道:“小智,我从未觉得你亏欠我任何,也不认为自己该向你讨要什么,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幼时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从未曾有过改变。

    这一次是我利用了你,可是我也有我的苦衷,如果你知道真相的那天,不知道是否能够原谅我。不,像我这样的人,又怎么配得到你的原谅呢?”

    青年人望着竹楼,这番话显然是说给琳智听的,可是琳智早已经沉沉的睡去,这番话当然听不到。青年人并不是发疯,他当然知道琳智听不到,可是这些话在心中憋了太久,到了现在也实在是忍不住说出来,他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望着那漆黑寂静的竹楼,青年人出了会儿神,随后缓缓的转身,不急不缓的走下竹楼,随即一转身就向着一片草丛中走了过去。

    当青年踏出竹楼五步范围时,便直接进入到了竹楼阵法范围中。在其进入阵法范围后,那大阵之上立刻有着淡淡的光晕浮现,与此同时还有大阵的波动传递而出。

    而青年人身上,同样有着一丝淡淡的波动传出,当这波动与周围阵法接触的瞬间,大阵也立刻发生了变化。那刚刚开始运转的大阵,也渐渐的平息下去,正逐渐亮起的光芒也随之迅速收敛,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青年对此并不关注这些,就好像所有变化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青年自顾自的朝着前方走去,他去的地方正是之前左风破解阵法的所在。

    很快,青年人就来到左风破解第二道阵法的位置,他现在就站在之前,左风破解阵法时所站立的位置。

    随即青年微微俯身,目光快速的掠过周围的杂草,很快左风就留意到几片长的略高一些的杂草。

    抬起手来轻轻拂过,随着衣袖的甩动,一阵狂风吹过。那几片长草瞬间化作灰烬消散开来。并不是男子动用了特殊手段,而是那些长草之前就已经受到严重的破坏。

    “如此炙热的高温,必然是第二道阵法内释放的能量所致,可是那青年人却并未受到什么影响,甚至都没有动用灵气去抵御,看来真的就是他了吧。”

    青年人抬头望向左风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