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 派出藤力

    那片柔软的绸缎,在灵气的灌注之下,能够变的坚硬如金铁,边缘锋利如刀片,此等手段其实也并不算太过稀罕,差不多达到纳期中期以上的武者都能够运用。

    可是眼前这绸缎,就是保持这种如钢板一般的状态,持续了差不多有半刻钟,这就不是普通武者能够做到的了。

    要知道那薄薄的绸缎在抛出之后,琳琅便已经直接将自身的灵气切断,可即使是这样,他仍旧能够让那绸缎继续保持着坚硬的状态,并且还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

    绸缎上秘密麻麻的写满了小字,虽然那字非常小,可是却极为工整,所以从藤方的角度看去虽有些不舒服,仍然能够准确的阅读其上的内容。

    绸缎上的内容,藤方看完有一阵子了,可是他仍然呆呆的站在原地,甚至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到的一切。

    这是一张内容并不算详尽的陈述,陈述内容只涉及到了一个地方,玄武帝国南部重城阔城。而写出这张陈述的人,身份是林家术姓的一名武者,之所以内容并不详尽,可以看做是他只是讲述了自己当时所经历的一部分,却是对当时阔城整个情势发展不是很清楚。

    若果此时左风能够看到这绸缎上的内容,便立刻就能够猜到,这是当初在阔城城门前那场大战之中,侥幸逃生者所讲述的情况。千幻教横插一手,险些将林家武者尽数斩杀。

    林家原本筹谋的计划很大,想要将整个阔城都拿在手中。后来见事情已经超出计划太多,当初的目标再无可能实现,便疯狂的想要借助幽冥一族的力量,直接将阔城之内的武者全部杀掉,然后他们再同幽冥一族来瓜分利益。

    不过行动最后以彻底失败告终,不光阔城的行动失败,林家在玄武帝国南部的整个计划,也都彻底宣告失败。到如今林家在叶林的力量已经寥寥无几,甚至有一部分幸存下来的林家势力,还未得到命令,就悄悄的转移向叶林帝国避难。

    玄武帝国这一段时间以来,各个超级世家之间,一直在四处抢夺分割利益,占据鬼画两家倒下后所留下的全部。这种时候林家若不能及时出手,就只有被一同瓜分的命运,所以林家在玄武帝国的出手,多少有些迫于形势的原因。

    本来林家筹备许久,对于行动有着绝对的信心,尤其是在幽冥一族的联手下。然而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林家彻底失败,无数年来的积蓄和筹谋尽付流水。

    追根究底的原因,竟然是一名“小”武者,以及他身边的“小”势力的突然出现。

    这名“小”武者,其修为只有感气期巅峰,却能够拥有媲美纳气期巅峰,甚至还要更强的战力,他的名字就叫做左风。他所拥有的“小”势力,被称为风城,在破坏林家的行动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藤方正是因为看到上面的种种陈述,尤其是对于左风和他手下势力的介绍,使他神情恍惚,到此时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是不是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这也没什么。”琳琅平静的说道。

    身体微微一颤,藤方猛的抬头,指着那插入面前地面上的绸缎,说道:“您的意思是,他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都没什么?”

    轻轻颔首,琳琅说道:“世间许多事,都不能以常理度之,毕竟运气和机缘,都是极大的变数。就比方说你吧,在当初那种情况下,若是循正常途径,如今最多也就是迈入感气期而已。可现在你已经达到了纳气期。

    你能够有这样意外的境遇,难道那个左风就不能有?而且我相信他这几年所经历的事,绝不会简单,只是光凭借这眼前对阔城不全的陈述,根本无法了解全部。”

    藤方缓缓抬头,望向眼前的琳琅,犹豫之后开口说道:“堂主大人,我怎么觉得你对他,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敌意。”

    琳琅仰头“哈哈”一笑,说道:“我为何要对其有敌意,当年只不过是因为他对章玉出手,坏了我原本的计划,这才对其下手。可换个思路想一想,若不是当初在雁城出了意外,我哪里能获得如今的这一切,这么说起来我反倒是需要感谢他才对嘛。”

    看着藤方脸色变得难看,琳琅继续说道:“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要对付的可是我们的目标,祭祀殿那几个家伙,‘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这句话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么?”

    听到琳琅如此一说,藤方的嘴角猛的一阵剧烈抽搐,显然他很难接受琳琅这种说法,更接受不了琳琅的这个决定。

    在说话之时,琳琅也在观察着藤方的神情变化,以他观察入微的能力,很容易就看出现在的藤方,根本放不下对左风的怨念,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不过琳琅的城府显然要更深一些,他很快就收起脸上的失望,同时说道:“眼下卫城的事情,我还不会直接插手,你正好留在我这里一同“看戏”吧。”

    闻听此言藤方不禁惊愕的抬头,朝着琳琅望去,对方说的很客气,这实际上就是在防止自己插手卫城的事。

    其实当藤方推测左风在卫城要有所行动的时候,他便已经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左风称心如意。藤方打算要不惜一切代价,不仅让左风的计划都彻底失败,更要取了左风的小命,哪怕为此搭上所有左家村人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可如今琳琅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防着自己去干扰左风,这让藤方心中愤怒至极,却偏又无可奈何。

    不过藤方并不会因为怒火,就真的乱了自己的方寸,经过之前雁城的事后,他痛定思痛深刻反省过。知道自己最大的一个缺点,便是容易被情绪左右而冲动行事。

    暗暗咬牙让自己冷静下来,藤方这才开口说道:“堂主大人,如今卫城形势如此微妙,暗中出手总好过任其发展。既然我们想要利用左风,那么当然暗中布置,等待他们两败俱伤的关键时候,才好下手从中取利。”

    琳琅当然看得出来,这是藤方不肯死心,而他也早有准备,轻声说道:“半日之前,我已经传讯给洪城的力狂,让他带着手下之人赶去卫城。他知道我的目的,情势若有什么变化,他自然能够加以利用。”

    眉头微微皱起,藤方想不到自己废了半天唇舌,最后事情反而交到了那个力狂,也就是自己那位兄长藤力的手中。

    想了想后,藤方仍有些不甘的说道:“堂主大人是了解力狂的,自从上次的变故后,他的性情转变了许多,失去以前记忆是小事,可是他偶尔还会情绪失控,卫城的行动他应该并不适合。”

    嘴角勾起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琳琅说道:“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早在一年多前,力狂的精神状态已经开始稳定,这么长的时间,他就从未出现过失控的情况。

    如今的他不仅行事稳重,更是对我忠心耿耿,此事自然应交给他来处理,似乎也没谁会比他更加合适的了。”

    藤方眉头紧锁,想了想后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情,可是话到了口边,却只是无奈的叹息着摇了摇头。

    其实对于琳琅的安排,藤方还有另外一层担忧,只不过这一层担忧,他有些无法开口,也不愿意开口。

    对于左风,藤方可以无所顾忌的出手,甚至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可是对藤力,现在的藤方却下不了手。

    当藤方失去了一切之后,现在的他反而很在意这最后的亲人。他无法原谅自己的父母,对左风付出了那么多,也因此到现在都无法原谅母亲庄羽,而藤力与他们不同,他们兄弟之间毕竟是从小相伴长大。

    对于现在的藤方来说,他除了野心和复仇之外,心底之中唯一让他能够记挂的人,就只有藤力了。

    恰在此时,外面有人匆匆走了进来,并且快速来到琳琅的身边,伏在其耳边轻声的述说着什么。

    只不过那个人还未说完,琳琅便已经猛的站起身来,怒视着那说话之人,道:“什么!内城入夜后就出了问题,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来报讯,他们难道都是死人,都是白痴么?”

    那名报讯之人,匆忙退后一步,慌张的躬身抱拳,说道:“那边在入夜之后,偶尔也会封锁内城,尤其是近日贲霄阁在城内,这种封禁内城的事情比起平日来要更多一些,我们的人便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今晚情况有些特殊,入夜后大约两个时辰后,内城开始逐渐有妖兽的吼叫声传出,之后又不断有厮杀和打斗声响起。因为内城被彻底封闭,就连传讯也被切断,我们的人根本无法打听到里面的消息。”

    琳琅此时心中纵是极其不满,却也不好发作,毕竟手下人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不可能提前知晓内城中会有事情发生。

    而内城被完全隔绝,虽然内城中有自己的眼线,也无法将消息传递出来。

    似乎想到了什么,琳琅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面前之人的衣领,大声喝道:“小姐呢,小姐现在情况如何?”

    到了这个时候,琳琅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琳智,他所关心的不只是自己的女儿,同时更是自己未来的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