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二千八百二十三章 老子还有

    当左风看似随意的踢开那颗球形石头的时候,郑炉也不禁露出了错愕之色,因为当那颗球形“石头”被取出之后,不光阵法表面光芒暗淡,他还能够清晰的感知到,那阵法之中的阵力在减弱。

    可是就在郑炉心中疑惑暗暗吃惊之际,左风却是取出了同样的一块“石头”,并且将之放入到阵法之中。

    当那块“石头”进入阵法的瞬间,阵法表面顿时有着浓郁的红光缭绕,尤其是阵法表面,一丝丝热浪也随之荡漾而起。

    本来心中还在得意万分的郑炉,在看到如此变化后,脸上的神情也立刻为之一紧。以他的能力,片刻之间便感受到了阵法中的能量波动,比之刚刚还要更强了几分。

    “这,这怎么可能,在我的连续攻击下,阵法中的炎力消耗应该十分严重才对,怎么可能就换了一颗破石头,便让阵法的能量恢复的?”

    心中充满疑惑,而郑炉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咬牙启齿之间他已经快速的凝聚出了熔浆长枪。长枪成型之后,郑炉没有半点停顿,便狠狠的朝着面前的阵法抛出。

    “嗵”

    与之前相同的声音响起,可是那枪尖却只刺入了不到两寸,而枪身还在后方剧烈的抖动着。

    看到如此一幕变化,郑炉那张脸上因为愤怒,浮现出了一抹红色。如今只要不是个瞎子,就能够看得出来,眼前的阵法已经得到了恢复,阵法壁障的坚韧程度,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强了几分。

    目光陡然一转,郑炉立刻便瞪向了左风脚边不远处的地面,更准确的说是那颗他本没有放在眼中的“石块”上。

    口中低喝了一声“爆”,长枪在爆炸的过程中,释放出了极为恐怖的力量。可是郑炉却没有理会那爆炸的长枪,也没有理会阵法壁障,他的双眼此时正一瞬不移的盯着那颗球形“石块”。

    就在爆炸的瞬间,那“石块”的表面上,便立刻有着一抹淡淡的红芒泛起。与此同时“石块”周围的无数的阵法材料,也在同一时间亮起了深红色的光芒,仿佛有着巨大的能量在阵基之中扩散开来一般。

    当看到这一幕的瞬间,郑炉那张脸便是一僵,随即嘴角抽搐的低声自语道:“是,是……炎之心髓,竟然是炎之心髓!嘛的,怎么会是炎之心髓,他怎么可能拥有炎之心髓?”

    郑炉虽然一时间没有认出,可是他毕竟是祭魂殿的大祭师,阅历和眼光还是有的,从最开始的没有看出来,到后来的有所怀疑,再到此时终于可以确定,那真的就是炎之心髓,郑炉仍旧难以相信,左风身上竟然拥有这样的宝贝。

    要知道这炎之心髓即使一个帝国,拥有的数量也十分有限,比如他郑炉想要动用哪怕一块,也必须要得到国主或大主祭的允许,否则根本就不会出现在他的手中。

    面前的阵法之中拥有炎之心髓,郑炉已经感到有些吃惊,毕竟大魂祭只是有权动用,却没有想到对方真的就将之用在了这里。这阵法中的炎之心髓本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了,结果左风竟然随手就能够拿出来一枚。

    在短暂的吃惊之后,郑炉脸色也便的愈加愤怒,狠狠的瞪着左风,低吼道:“好,好,想不到你竟然会有炎之心髓,不过我到底要瞧瞧,凭这一块炎之心髓,你还能够坚持多久,这狗屁阵法我便破给你看!”

    郑炉话音落下的同时,双手疯狂的舞动着,随后在其身体周围的火焰,也是突然猛烈的翻滚起来,随即在他身体前后左右,一共六道火旋飞快的凝聚着,在不断的向上延伸而去。

    瞳孔微微一缩,左风看到这一幕的后,心中也不禁暗暗一惊,他虽然也有过猜测,这郑炉之前没有动用全力,可是如今亲眼看到之后,他还是忍不住为之一惊。毕竟之前看到对方凝聚两把熔浆长枪,便已经发挥出惊人的破坏力,此刻对方竟然是一次凝聚六把。

    要知道这熔浆长枪的威力固然惊人,可是更加惊人的是其利用熔浆长枪发动连续攻击。之前好在这长枪凝聚需要时间,所以抛出两次长枪后,都能够给阵法一些时间来修复。

    面对六把熔浆长枪,左风面色也变得极为凝重,不过他当然也不会束手待毙,而是将自身的念力幅散开去,迅速的在地面上的阵基中扫过。

    ‘既然你已经全力出手,那我也别藏着掖着了,不就是炎之心髓么,老子这儿还有。’

    郑炉伸手从身边抓过一柄熔浆长枪,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将之抛了出去,飞快的朝着阵法飚射而去。

    几乎就在长枪刺入阵法壁障的一瞬间,长枪便直接被其引爆。那熔浆四溅的过程中,阵法壁障上,已经再次传来了“嗵”的沉闷声响,左风根本不用去看,便猜到是被彻底激怒的郑炉在连续发动攻击了。

    第一次的爆炸还未结束,第二次的爆炸紧着出现,那阵法表面被这炽热的炎力,搅动的动荡不休,原本澎湃的红芒,在此时也开始减弱了。

    郑炉自然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伸手就从旁边再次抓过了一柄熔浆长枪,可是还没等他抛出去,就看到前方阵法光幕中红芒一闪。

    “他嘛的,竟然还有!”

    口中怒骂了一句,长枪也是不再犹豫的抛了出去,直直的朝着远处的阵法壁障冲了过去。没有停歇的伸手再次去拿下一柄长枪,并且同样朝着阵法抛了出去。

    连续四柄长枪被抛出,连郑炉这种这种实力和修为,都不禁感到胸口一阵发闷。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肯休息,立刻再取长枪,向着阵法抛去。

    长枪刺入阵法的闷响,爆炸所发出的轰鸣,连续不断的响起。眼前这声势惊人的一幕幕,就剩下不到十个人能够亲眼看到,而这十人如今也是躲的很远,刚刚那冰晶风暴,让几个人到此时还心有余悸。

    琳鹄和伯卡两人看着远处,那烈焰熔浆翻滚的阵法壁障,他们心中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左风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小武者”,虽然对方只有感气期巅峰修为,可是所能够造成的威胁和麻烦来看,绝对和自己等人是同级的存在。

    他们自认为已经十分高看了左风,可是到现在他们才真正明白,到底还是小瞧了眼前的年轻人。眼看着利用竹楼阵法,连郑炉一时半会都奈何不了的左风,他们感觉之前要对付和擒拿左风的想法,似乎有些幼稚。

    “江城主,我有种感觉,这卫城的事情恐怕难以善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将卫城的情况再向帝国传讯一次。”

    伯卡略微沉吟片刻后,却是忽然转头对江心说道。

    他的话立刻把江心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在短暂的沉吟后,江心说道:“通报帝国这样的事,不能背着郑炉,否则我便有逾越之嫌,伯卡郡守莫不是在坑我吧?”

    虽然没有琳鹄和伯卡那般精明,但是江心并不傻,他很清楚若是私自通报帝国会有怎样的后果。

    其实也不怪伯卡如此大胆,挑动江心向帝国报讯。自己等人因为没有及时通知郑炉,这才让暴雪和左风等人钻入到了竹楼阵法中,这件事郑炉自然不会轻易揭过去。

    既然是这样,伯卡考虑的是让帝国高层参与进来,甚至最好能够把祭魂殿也扯进来,到时候郑炉将会没有闲暇和精力再来处理自己了。

    略一沉吟,伯卡开口说道:“郑炉是个什么脾气,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若是不想办法让帝国参与进来,到时候咱们几个都会有麻烦。”

    看到江心摇头,伯卡却是接着说道:“消息可以让别人传递,以‘吴天’的名义,到时候将传讯的人解决,他郑炉还如何找咱们的麻烦。”

    闻听此言,江心和琳鹄都是齐齐一怔,明显对伯卡的这番提议感到意动。在思考了片刻后,江心立刻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我这就让手下人去传讯,不过……”

    见对方望向自己,琳鹄立刻反应过来,马上看向身后一名幸存下来的贲霄阁武者,说道:“等对方传讯之后,将事情做得干净点,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此时剩下的人都是琳鹄和伯卡的心腹,听到命令后没有半点迟疑的答应了下来。

    在三人偷偷筹谋的时候,远处阵法壁障上缭绕的烈焰和熔浆已经渐渐开始减弱。那遭到连续攻击的阵法壁障,此刻却是在快速的修复之中。

    郑炉看清楚阵法壁障上的情况后,那双眼睛都快直接瞪出来了。他很快就看到阵法壁障内,一道身影正在四处奔走着,时不时的将手中一块“石头”放入大阵阵基之中。

    待到郑炉完全看清的时候,他险些灵气逆行从空中栽下去。只见那地面的阵基之中,此时已经有十几处位置,都被换上了炎之心髓。要知道原本有些地方还只是使用上品炎晶,可是现在左风将其全部换做了炎之心髓,如此一来阵法之中的炎力,恢复速度简直恐怖。

    抬起头看着阵法壁障迅速的修复,又看了看此时若吃了苍蝇,气息都有些不匀的郑炉,左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郑炉险些吐血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