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三四百五十二章 向左向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让傀重感受到那种生与死之间,紧紧只相隔了一步,甚至只是一条细细的,模糊的“线”。

    只要一个不留神跨过去,自己的小命就此玩完,可是好在最后关头,傀重停下了脚步,险之又险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直到这个时候,傀重仍然还云里雾里,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在心里不断的问自己,“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处房间中,有人也终于忍不住,向幻空问道:“孔欢前辈,这到底是为什么?这鬼魈阁的传承秘法,应该是他们最强的手段了吧,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就被破解了呢?”

    那开口询问者,正是此处性格最直接的逆风,幻空微笑着看了他一眼,随即又看了一眼周围其他人。幻空能够感觉到,即便是是现在没有望向自己的左风,心中也同样在暗暗的好奇。

    再次看向阵法中显现出的影像,幻空平静开口道;“可千万不要因此就小看了鬼魈阁的秘法,能够让一个宗门屹立数万年不倒,这绝不是什么偶然,一定是其中有着重要的底蕴,而你们所见到的这秘法,正是鬼魈阁强大的底蕴之一。

    看起来这手段被破解,似乎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可实际上这其中也有一些巧合的地方。若非如此不要说凭我们这些人无法破解,恐怕在这片极北冰原内,都很难找出一个人破解得了,我们甚至要眼睁睁的看着寒冰死在我们的面前。”

    现在就连斯蛮拓和甄幽两人,也不会认为幻空所言,是在这里危言耸听。他们已经见识过了了幻空的神奇之处,也知道了眼前之人,神秘且强大的地方。

    “那为何鬼魇如此艰难施展出的秘法,寒冰这里用些小手段,那边‘血葬生灵’就直接土崩瓦解了?”逆风挠着头,还是忍不住向幻空追问道,他就像个好奇宝宝般,带着一股不问出原因誓不罢休的气势。

    轻轻摇了摇头,幻空解释道:“哪里有这么简单,寒冰不过是算是机缘巧合,那也是因为他之前使用鬼魈阁功法时,与对方的血脉有了一丝联系。鬼魈阁的功法极为特殊,一丝丝血脉联系就足以互相影响,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只幽狼兽。

    至于那只拥有鬼魈阁武者记忆和功法的幽狼兽,它所动用的功法,其实在鬼魈阁内是基础中的基础,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特别手段。

    他只是将周围散出的同族之血,以血脉间的呼应,将之收取到自己的身体当中。如果换个时候,换上另外一个对手,根本就无法应付鬼魇的‘血葬生灵’,可问题他发动这秘法时,借助的偏偏是幽狼兽的鲜血。

    鬼魈阁‘血葬生灵’借助的原始之力,便是血脉之力,所以鬼魇最初用最为狂暴的方式,将那些幽狼兽的身体毁掉,喷溅而出的鲜血长时间漂浮在空中,这就是在为之后凝结‘血傀兽’创造必要条件。

    然而幽狼兽的鲜血本就特殊,甚至有别于一般的兽族,所以鬼魇发动的‘血葬生灵’也比较特殊,只要将其中属于幽狼兽的血都抽取走,那么‘血傀兽’就再无生存的空间,自然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消亡了。”

    听了幻空的这一番解释后,众人终于明白过来,他们虽然对于这秘法所知极少,可是刚刚的一切变化,就发生在眼前。结合幻空的解释,再回忆一下之前鬼魇施法时的细节,顿时也都明白过来。

    大家这个时候才发现,果然如幻空所说的那样,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中的确存在了不少的偶然性。绝不能因为眼前破解的容易,就小看了鬼魈阁的“修罗炼狱”和“血葬生灵”秘法。

    “我们应该动身离开了。”幻空轻轻的开口,说话时忍不住转头向幻空望去。

    点了点头,幻空抬头看了一眼,似乎在感知了一番后,缓缓道:“虽然还有一些时间,不过那股覆盖整片‘雾墙’区域的力量,一直在向内侵蚀着。即便这些‘雾墙’对方一时半刻无法破坏,可是对方的念力不久后还是能够深入进来。”

    略微一顿后,幻空便再次开口,道:“那么现在大家就要面对一个问题,我们是向左还是向右。”

    源本这并不是一个问题,然而现在事情有了变故,那名“鬼道强者”如今就在外面,甚至可能准备了一些手段,在等着对付自己等人,那么向左或向右这个选择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要知道现在所有人都身处冰川之上,左风等一群人所在的位置,是这条冰川上向外凸起的位置。从这个位置走出去后,就要面对两个选择向左或向右。

    右边是众人来的方向,也是之前在阵法上,看到那鬼道强者身影的地方。左侧是鬼魈阁等人,被引来的方向,也是原本计划中左风等人离开的方向。

    原本计划中大家向左离开,其中一个原因是大家要去的“冰山”就在这个方向。可是如今幻空既然如此说了,众人也明白那肯定是有别的缘故。

    琥珀略微思考后,便抬头望向了幻空道:“之前在‘雾墙’之外已经看到了那鬼道强者,就在我们的右手边,他本来也是从那个方向追过来的,我们要想避开自然还是该左走了。”

    幻空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左风,开口道:“那么你觉得,那鬼道强者会不会认定我们从那个方向离开,然后专门在那个方向针对我们进行布置?”

    “当然是……”

    琥珀刚刚开口,就感觉自己所想恐怕真的容易被对方猜到,所以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沉默下来。

    左风在这个时候,目光微微一闪,开口道:“如果我是这鬼道强者,看到眼前这片搞不清状况的‘雾墙’,若是不想亲自进入探查,那最好的方法,就是绕到另外一个方向,先搞清楚这片区域又多大。

    在确定了这片区域后,再根据情况作出布置,最好的方法是在两边都作准备,这样不论我们从哪一边悄悄离开,他都可以对付。”

    听完了左风的分析后,逆风忍不住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选左,选右岂不是都一样,那我们何必还要选,直接冲出去不就得了。唔,不对,我们应该选左面,因为右面的路如今都被傀灵门,带着的那些分散开的幽狼兽给封死了,如果现在向右走只会自投罗网。”

    原本逆风之前说的话,都让大家觉得不靠谱,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太过在意。可是这一次听完后,大家稍微细细一琢磨,立刻就露出了一丝喜色,显然他们也觉得逆风的话说的有道理。

    可就在这个时候,左风却是突然开口,道:“不,我们应该向右走。”

    “为什么?这不是自投罗网么,还没碰上外面埋伏的阴险家伙,就首先要对付傀重和鬼魇了,你看这两个家伙如今也都停手了。”

    逆风有些不服气,抬手向着阵法中指了指,在众人讨论的这段时间里,那双方之间的争斗,也终于逐渐停歇下来。

    那只高阶幽狼兽依然在不断的抽取着血液,而在这样的抽取过程中,他们双方所在的房间,已经几乎被那幽狼兽的功法所覆盖。

    随着它将那些漂浮在空中,眼睛都很难捕捉到的细小血雾吸入身体,越来越多的血傀兽,逐渐的化作了浓稠腥臭的鲜血,也一并进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变化最为明显的是那鬼魇,他身体表面的骨刺在之前受到攻击时,都已经全部断裂。不过如今那些骨刺,仍然还是缓缓的缩回到身体中。

    诡异的是在鬼魇的身体表面,还有这不少十分明显的伤口,可是那骨刺缩回后的伤口,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到最后甚至都没有疤痕留下来。

    还有就是他那满口的獠牙,如今也都缩回到了口中,因此他那如同犬类般向前凸起的嘴巴,也在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稍微变化慢一些的是他的身材,似乎这种骨骼上的改变,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不过还是隐约可以看出,鬼魇在慢慢的恢复原来的样子。

    至于另外两名鬼魈阁武者,他们两个也早就停止了战斗。此时的他们并没有趁机对付傀重,也没有靠近鬼魇,他们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刚刚的情况让他们一时间百感交集,毕竟如果不是傀重身边的那幽狼兽,突然运用出了鬼魈阁的功法,而且又诡异的破坏了“血葬生灵”,连他们两个也都要一并交代在这里了。

    而且他们两个,在之前的战斗中,既要对付幽狼兽的攻击,还要应付随时扑上来的血傀兽,如今不光是伤痕累累,同时也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了。

    还有就是他们在看向那会使用鬼魈阁功法的高阶幽狼兽时,目光之中有着一丝难掩的恐惧之色。

    因为那高阶幽狼兽的气息,如今正在不断的攀升着,原本只相当于凝念期巅峰,如今却已经迈入到了相当于人类御念期的水平。

    同样在注意这只高阶幽狼兽的幻空,此时突然转向左风,开口道:“眼下,这个家伙才是最大的威胁,你千万要小心。”

    左风转头望向幻空,发现对方双目灼灼的盯着自己,先是愣了一瞬间,可是紧接着左风的目光就骤然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