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三千六百八十四章 帮助圆谎

    傀襄虽然没有像成天豪那样,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他现在就是站着也已然摇摇欲倒。

    除了恐惧之外,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太过痛苦,刚刚在别人眼中只过去片刻,可是对于傀襄来说却仿佛渡过一生那么漫长。

    身处在一名凝念中期强者的精神领域当中,对方要杀掉自己,其实也就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而已。

    可是对方偏偏没有将自己直接杀死,而是让那恐怖的规则之力,化作四面八方比毛还纤细无数倍的针般,向着自己身体当中钻来。

    因为实在太过细小,眼睛根本就看不到,所以人们也根本不知道,傀襄在飘飞起来的时候,实际上是他的血管和脏器,在承受着自己的重量。

    除了肉体上的极致痛苦外,更让他感到痛苦的是,对精神和灵魂上的影响。如果将灵魂看做一团火焰,那么傀襄刚刚在对方精神领域中的灵魂,就仿佛是在风中摇曳的火苗,随时随地都会熄灭一般。

    而本来包裹在灵魂之外属于傀襄的精神力,在那“狂风”之下,仿佛被利刃一点点的切割剥离开,偏偏身处在这种痛苦中,傀襄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那种无助的感觉,让傀襄有那么一瞬间,不自觉联想起制作“活傀”的过程。虽然没有亲身体验过,可是在他的感觉中,可能被制作活傀儡的人就是刚刚那种感受。

    有过那样经历的傀襄,他是真的恐惧了,是一种来自于灵魂身处的恐惧。不论如何他都不想再体验一次,所以当明明知道琥珀在说谎的情况下,仍然还是选择了帮助其圆谎。

    面对可能再次遭受之前那种“酷刑”,傀襄情愿冒着更大的风险,帮助琥珀去说谎。至少现在还可以保命,至于以后的事情,他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姬娆没有耽误时间,而是立刻命令队伍出发,由傀襄安排那些珂刹部的强者负引路。

    队伍重新出发后,姬娆这才再次开口,道:“当时的具体情况如何,之前没有说完,现在给我说的清楚一些。”

    此言一出,傀襄和成天豪两人,那心脏就仿佛被人猛的攥紧,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便下意识的朝着琥珀望去。

    他们二人眼中满是恐惧,再次看向琥珀时的目光,却又是极为的复杂。他们说不上对琥珀感激,似乎对其也并没有恨意,因为若不是琥珀站出来,他们的小命可能已经没有了。

    只是如今姬娆再次开口询问,傀襄和成天豪顿时感到,仿佛被死神再次掐住了脖子一般。

    “呃,刚刚已经说过了,其实就是……”傀襄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心中慌乱之下,他竟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

    “嗯?”姬娆发出了一个极不耐烦的声音,本来就心中发虚的傀襄和成天豪,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身体便是猛的一颤。

    他们这种表现,反而更容易引起姬娆的怀疑,琥珀暗暗的皱起眉头,心中暗骂这两个家伙,‘这两个蠢货,平日里满口谎言,此时到了需要他们认真说谎的时候,反而连话都说不全了。’

    琥珀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开口,姬娆此刻之所以还要细细询问,明显就是对琥珀并不完全信任,所以他想要向傀襄二人求证。这个时候如果琥珀再次开口解释,立刻会引起姬娆的怀疑。

    无奈的叹了口气,琥珀微微偏头,向着傀襄看了一眼。虽然那只是平平淡淡的一眼,眼神中根本看不到其他任何情绪波动,可是傀襄在与他目光接触的刹那,却一下子好似反应了过来。

    傀襄并不是真的傻瓜,而是被一连串的变故,以及琥珀后面所编的故事给弄迷糊了。

    直到他看见了琥珀的目光,那平静中甚至带着一丝淡漠的目光,反而让傀襄一下子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咳咳,当时查库尔和项鸿,也是因为极度的愤怒。而且环境上恰好是将月宗的那些人,堵在了一处‘死路’当中,有着完全把握,所以才命令我们动手的。

    没有想到月宗的实力极为强悍,连一名凝念期强者都没有,却硬是在最初的时候,顶住了我们的进攻。”

    姬娆撇了撇嘴,冷着脸道:“万全把握?这样的结果就称之为把握,纯粹是人头猪脑,若是如他想的那么好对付,月宗凭什么屹立坤玄数万年。不用管我,继续讲下去,我在听着呢。”

    开口讲述过往经历之后,傀襄的心绪也开始渐渐平复下来,毕竟他所讲诉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的。

    继续讲述下去,当然就到了殷洪发动秘法“离魂入月”的时候,让自己的灵魂成功遁走。这些姬娆已经听过,所以明显表现出了不耐烦的姿态。

    挥了挥手,姬娆呵斥道:“已经告诉过你,废话就不必说了,后来到底怎么了,我想知道的是后来发生的事情。”

    傀襄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他的目光飘忽不定,下意识的就再次落向了琥珀的所在。发现对方一脸的平静,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如果谎言被拆穿会是什么下场。

    诡异的是之前琥珀望向自己,那平静的目光,再一次浮现心头,紧接着傀襄反而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我到底在慌什么?琥珀不可能自己找死,他会编出那样一番谎言,必然是有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

    目光陡然一凝,傀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一个名字“左风”。在想到这个名字的同时,似乎一些之前想不通的事情,这个时候也都忽然之间有了答案。

    “那小子的灵魂不惧怕一般攻击,又是漂浮在高空之上,所以我们这些人,便在下方一路追赶。速度上我们还是相差了不少,所以在跟随了一段后,就失去了那灵魂的踪迹。”

    姬娆的双眉瞬间蹙起,声音冰冷的道:“将灵魂跟丢了?你们刚刚是在跟我说谎么?”

    傀襄赶忙解释道:“我们也只是一时间失去了那灵魂的踪迹,不过很快我们就想起,殷洪之前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入他们几个人的手中。而那颗灵魂,我们发现离开的时候,也不像是慌不择路,而是有目的的逃走。

    于是大家就换了一个思路,判断出那家伙的灵魂,恐怕是需要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而那能够容纳灵魂之物,就是落在他们的手中。这样一来我们虽然找不到灵魂,却可以找到他们。”

    说话的同时,傀襄抬起手来,朝着不远处的琥珀指了过去。他显然也没有想好要如何解释,可是又不敢承认琥珀说的是谎话,所以傀襄灵机一动,便将故事稍微编了一小部分,然后又重新丢给了琥珀。

    既然之前的故事,是琥珀编出来的,他担心自己若是编的不够圆,一旦被姬娆看出破绽来,到时候反而自己等人会有烦。

    对于傀襄选择将自己推出来,琥珀并未表现出意外,心中微笑的想着,‘看来左风的判断也不全对,至少在说谎这件事上,傀襄就远没有预期中那么的强。不过这样也还好,故事由我来讲完,可信程度下降了,但也会减少其他的差错。’

    姬娆的目光,自然而然的重新落在琥珀的身上,没有说什么,只是随意的用下巴示意了一下。

    琥珀摆出好整以暇的模样,毫不犹豫的道:“我们的确是从月宗手中抢了些东西,可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根本来不及查看,就一路被追杀着到处逃窜。

    直到后来,那灵魂突然飞来,我们才知道那其中的东西,必然是极为不凡的存在。不过我们更担心的是,那灵魂落在我们的手中,恐怕会是个烦。”

    “为什么不毁掉。”姬娆听到这里,看似随意的提出了一个问题,却是一下子就切中的关键。

    好在琥珀提前便有准备,丝毫不乱回答道:“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不管采用何种方式攻击,就是毁不掉。我们几个人大概推测了一下,想要将那灵魂毁掉,恐怕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才可以。”

    在略微思考了片刻后,姬娆再次询问道:“后来呢?”

    “我被他们抓住了,严刑之下便将自己所知的事情告诉了他们。”琥珀说着话,指了指自己肩头上被钉着的锁链。

    于是姬娆又一次转头看向傀襄,问道:“是他说的那样么?”

    此时的傀襄十分紧张,他明显感觉到这个谎言,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拆穿。可是面对姬娆那如刀子般凛冽的目光,他不敢犹豫的立刻回答。

    “没错,我们逼问之后,就带着他去那处冰台阵法,一方面想要抹杀殷洪的灵魂,一方面想要将那冰台抢占下来。可是对方太过狡猾,不光实力超过我们,而且冰台周围还布置了阵法,我们只能无奈退走。

    想要打算找到查库尔就杀回去,却没有想到,他们没有找到,却是发现了姬娆大人,这便是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解释完毕的时候,傀襄根本不敢去看姬娆的眼睛,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被掏空,浑身使不出一点力量。

    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立刻就将琥珀抓过来,狠狠的暴揍一顿。然而当着姬娆的面,他什么都不敢做,甚至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敢表露出来。

    反而是琥珀脸色平静,一个人的谎言不容易被取信,可是当说的人多了,谎话渐渐也就变得真实了。

    何况这谎言当中,并非全部都是假的,真真假假掺和到一起,听上去才更加真实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