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三千六百八十五章 我在帮你

    在这看似莽莽冰原,实则是巨大迷宫的环境中,前行本来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你很难确定自己正在前行。

    那些看不见的巨大壁障,他们之间会毫无规律的形成通道。当你认为自己在穿过一个个通道,不断向前进的时候,有可能不知不觉间绕了一个圈让你又回到原点。

    当然,这是对于一般的队伍而言,而这样的队伍,大部分最后都成为狩猎的对象。少数队伍渐渐搞清楚了方向,但最后也很可能,成为送上门的猎物,被人击杀掉献祭冰台阵法。

    这冰山之中看似制定了公平的规则,实际上这场杀戮游戏,就是为强者而准备的游戏。强者屠戮弱者,弱者遭受屠戮,最后弱者成为强者进入下冰山下一层的垫脚石。

    比如眼前这支队伍,由姬娆所率领的奉天皇朝强者,他们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实力。虽然不能说在这冰山中是无敌的存在,但绝对是很少能够遇到对手的存在。

    根本不像傀襄他们一路寻来的时候,还需要处处小心,一旦遇到队伍或者幽狼兽数量多一点,立刻就要尽快躲避开。

    此时奉天皇朝队伍当中,光是凝念期强者就有两人,而且姬娆还是凝念中期的强者。至于其他育气巅峰和育气后期的强者,还有数十名之多,以这样的实力,不管是遇到武者队伍,还是遇到幽狼兽都会一路冲杀过去。

    那月宗殷洪的灵魂,现在已经成了姬娆的一块心病,所以路上如果遇到其他队伍,对方第一时间逃走,姬娆也不会派人费力的追赶,而是尽快向前赶路。

    幽冥兽当然不会轻易逃走,那么姬娆则是命令手下人出手斩杀,有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包括姬娆自己也会直接出手。

    其实随着众人的不断前行,大家也都能够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幽狼兽似乎越来越多,不过却没有人会感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在所有人看来,这些幽狼兽在此地,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岁月,他们的数量增多,可能也只是大批幽狼兽经过这里,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只有琥珀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自己和左风搞的鬼。在很早之前左风就已经,抛洒出了一些伪冰魄碎片,之后自己一路过来的时候,又抛洒出去了大量的伪冰魄碎片。

    这样一来最直接的结果,便是众人返回的路上,会不断的遇到幽狼兽,虽然每一次遇到的最多也就五六只,可问题是出现的频率太高。有的时候就经过一处广场,从进入到离开,就可能遭遇三波幽狼兽。

    幽狼兽增多的同时,其实武者队伍也在增加,这个结果同样也是在左风预料当中的。除了少数像奉天皇朝这样的强大队伍,大部分中小型队伍,在频频遭遇幽狼兽袭击后,往往就会选择逃走躲避。

    那些冰原幽狼,就好像牧羊犬般,它们从外围被伪冰魄吸引向内移动,无形当中就将在外围活动的武者队伍,开始向着中心驱赶,武者队伍也会被动的向着中心区域集中,而且几乎没有人察觉。

    战斗的频繁发生,幽狼兽数量越来越多,这使得更多人不得不投入到战斗当中。

    至于这一路上,始终都不敢有所交流的傀襄和琥珀,也终于在这个时候找到了机会,悄悄的来到琥珀身边。

    “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傀襄飞快的用余光瞥了一眼,远处的姬娆,明知道声音在这里传不远,他仍然还是压低了声音冷冷质问道。

    “我玩什么花样?”琥珀一脸的莫名其妙,心中却是在暗暗的偷笑,他知道这一路上傀襄为了找寻这个机会,已经快要急疯了。

    看着琥珀那一脸无辜的模样,傀襄很想要一拳头就狠狠的砸过去,他强压下胸中的怒火,道:“你还好意思问玩什么花样,为什么要编那些谎话,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为什么编那些谎话,你不清楚?”琥珀反问道:“我如果不编出那样的谎言,你现在还有命在这里质问我,那些谎言还不是为了救你的性命。”

    “少跟我来这套!我要的不是这些废话。”傀襄下意识的就想要挥手,可是手刚要抬起来,他就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激动的模样,更不能因为太过明显让人看出端倪。

    “你编出的那些谎言,根本就不是为了救我,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看着傀襄那咄咄逼人的目光,显然他在跟自己说话前,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同时也已经考虑过向自己出手。

    见此情景,琥珀也明显严肃了许多,沉声道:“我当然还有其他的目的,我不说你也应该很清楚,我要让左风死,想要做到这一点,那就必须要借助奉天皇朝,姬娆这些人的力量,除了那番谎言我没有其他选择。”

    目光平静的望着眼前的青年,就像之前傀襄方寸大乱,想要向琥珀寻求帮助时,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一样。

    面对这目光,傀襄仿佛一下子就想起,自己当时身处姬娆的精神领域当中,是怎样一种恐怖的体验。

    顿了顿,琥珀这才开口到:“我要对付左风,自然就要救你,所以我说那番谎言是在帮你,又怎么回是玩花样。”

    傀襄眼中的杀机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凝重,他瞪着琥珀道:“可是你编出来的这些谎言,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一旦姬娆与对方见面,恐怕说不上三言两语,就能将你的谎言彻底拆穿。”

    “不会。”琥珀极为笃定的道。

    傀襄目光一闪,满是疑惑之色的道:“明明就是假的,你凭什么还敢大言不惭,你拿什么来向我保证。”

    琥珀却是十分笃定的道:“因为有些话我并没有说谎,月宗的珍贵之物的确在左风的手中。那姬娆只要没有得到,那属于月宗的宝物,她就始终无法知晓我说的话是谎言。”

    “可就算是这样,姬娆带着人将那处冰台阵法踏平后呢,当他将那些人彻底击败,尽数擒拿以后呢,难道那个时候还能隐瞒下去么?”

    凝望着傀襄,此时的琥珀忽然变得比之前还要严肃,那种严肃的模样,让傀襄都感到内心有些发毛。

    “我还有后手,一个可以活下去的后手,并且这手段我可以跟你分享,让你们能够跟我一块活下去,前提是你要保证,让我的目的先得以实现。”

    琥珀此时的话几乎一字一顿,明明只是一名感气期的武者,可是此时面对这琥珀的时候,傀襄却感受到了一种,仿佛面对着姬娆般的压力。

    他下意识的甩了甩头,那种无形的压力,也随着他的这个动作被慢慢的驱散。重新凝望向琥珀,傀襄冷声道:“你……果然一直有事情在瞒着我。”

    “没错”琥珀倒是极为光棍,对于傀襄十分明显的试探,却是毫不掩饰的承认了。

    轻轻点了点头,琥珀道:“当然会有隐瞒,因为我还不想死。我不光要看着左风死去,而且还要活的比他更加滋润。我要从这里出去,要拥有强大的修为,更广阔的天地。最后我还要将他的亲人,他的女人,他的那些亲族,一个个都给找出来……杀掉。”

    对于琥珀这番话,傀襄和成天豪反而在听到后,心中说不出来的舒服和畅快。只不过他们两人,却不会因为这样一番话就放过琥珀。

    “我不知道你隐瞒了什么,现在的问题是,你的谎言已经威胁到了我们的安全。我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被你利用之后,再悲催的死在暴怒的姬娆手中。”

    琥珀摇了摇头,道:“我早就说过了,我是真心实意与你们合作,甚至我用我的血脉,以我亲族的名义起誓。如果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你觉得我会向你坦诚相告么。”

    “那你是什么意思?”傀襄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琥珀了。

    琥珀这个时候,下意识的看向周围,他虽然特别留意着姬娆那边的动静,不过他也更加关注于其他奉天皇朝武者的情况。

    环视了一圈之后,琥珀这才开口道;“我已经说过要与你们合作,只要你们实现我的目的,成功杀掉左风,那么我就保证带你们活着离开。”

    “你之前就对我们有所隐瞒,这个时候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始终在旁边听着两人对话的成天豪,此刻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道。

    面对质问以及两人怀疑的目光,琥珀依然十分平静,轻声道:“你们不需要相信我,只需要相信你们自己,因为我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并不会对你们有所隐瞒,你们都可以亲眼的看到。

    或者换一种方式来说,我所要做的布置,必须要借助你们的配合才能够完成。也就是说我留下的后路,也同样是你们的后路。”

    傀襄和成天豪听得满头雾水,心中同时猜测琥珀所留的后手到底是什么,可是他们对于琥珀的话,偏偏又大为心动。

    “你应该清楚,欺骗我们的后果是什么?”傀襄面色阴沉,冷冷的盯着琥珀。

    琥珀却是十分平静的笑了笑,然后道;“从决定要杀掉左风开始,我就已经想好了要与你们合作到底,我在帮你们,同样也是在帮自己。”

    说话的同时,琥珀的手下意识的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