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三千七百四十七章 交出阵法

    “左风小兄弟!”

    帝狰突然向左风传来声音,听起来他似乎非常激动,同时有有一点点焦急。

    “怎么了帝狰前辈?是不是逆风身体内的气血,已经融合的差不多了。”

    左风目光一闪,立即开口询问道,他其实一直在留意着逆风的情况。然而逆风的身体处于诡异的自我封闭状态,不仅仅是逆风无法了解外面的情况,外面的人即便是左风这样拥有念力,也休想能够探查逆风身体内的情况。

    所以在帝狰传来声音的瞬间,左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逆风身体内的改造,应该已经差不多要完成了。

    帝狰略有些迟疑,未答先问:“这里的环境太过特殊,大战随时都将会爆发,这血茧就是最后的一道庇护,若是这个时候这血茧消失,恐怕都会有危险的。”

    知道了帝狰的担忧,左风立刻解释道:“这方面应该不必太过担心,现在就算是撤去这血茧,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与对方有了一点默契,暂时会处于彼此合作的状态,所以我们离开血茧后,也不至于有危险。”

    “原来是这样,那就好,那就好。”帝狰长舒一口气,这才继续道:“其实在差不多五息之前,逆风身体内的气血就已经不再躁动,到了融入肉体的阶段。

    因为逆风的情况,是以前的兽族从未曾有过的,全身的兽能和血液,都进入那种躁动的状态,融合的过程自然也要相对缓慢。因此我才犹豫着没有立刻告诉你,可如今气血已经有差不多一半都融入完毕,不能够再继续等下去了。”

    闻听此言,左风明显也是大感吃惊,不敢再有迟疑,立即吩咐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尽快动手,要怎样来帮助他将血茧融入身体?”

    这方面的讯息都在帝狰的脑子里,而他似乎已经早就仔细回忆过,听到左风询问,立即就开始详细讲述起来。

    “其实主要的吸收还是依靠逆风自己,或者说对于逆风来说,吸纳这血茧应该算是一种本能。只是血茧本身太过坚韧,再强大的兽族都无法直接将其融合吸收。”

    左风听到后不禁点了点头,这血茧神念期巅峰以下,根本无法轰开的血茧,凭着恐怖的强度,要将之吸收的确是不太现实。

    听那帝狰又继续道:“你只要释放出那朝阳天火,一点点的靠近血茧,在某一个距离的时候,火焰释放的炙热的高温,就会让血茧慢慢的产生变化。

    只是你要小心一点,控制距离就不会有问题。若是距离太近,血茧会在高温下直接消融,而距离若是太远,血茧又会重新变得坚韧,那么吸收也会被直接打断。

    一旦开始了熔炼血茧,中间就一定不要停顿,以前的那位兽族的前辈,就是只吸收到一多半的时候中断,之后它那身体就开始直接进行熔炼,而不再吸收血茧内的能量。剩下的那部分血茧,最终就那么白白浪费掉了。”

    左风认真听着对方的每一句话,将各种要求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左风可以想象,当初兽族发现血茧吸收后,会带来那么巨大的好处,必然对于没有能够将血茧全部吸收懊悔不已,之后再三告诫后人,在这方面一定要万分小心。

    忍不住看向了仿佛昏迷状态的逆风一眼,左风心中不禁感慨,‘你这个幸运的家伙,明明差点一命呜呼,却是被我胡乱“医治”后,进入了血脉溯源返祖的过程。

    谁又能够想到,月宗的极品储晶中,竟然还囚禁着帝狰这样一个老家伙,若是没有这位前辈,你这次返祖如何能够进行到现在这一步。

    按照帝狰的说法,经过这一次的改造,你将会是妖兽和魔兽一族,在这无数岁月中,以最完美的状态完成返祖的唯一一个,将来你能够到达什么样的高度,恐怕连帝狰都无法估计。’

    心中正在想着的时候,突然间从血茧之外,有声音向这边传来。因为在这冰山中,声音传递会受到限制,武者们说话时往往都会加入灵气,以修为将声音逼出来。

    此时就是这样传来的声音,而且血茧并不会阻碍声音,左风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请你出手帮忙,否则我们很难应付这些月宗的强者,我刚刚提出的承诺,对你依然有效!”

    左风甚至不需要去辨认,就已经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正是北州副统帅姬娆,而她会在这个时候向自己传音,倒也没有什么可意外的。

    毕竟左风从一开始,就根本不看好姬娆他们这一方,即便是现在将人混编到一起后。这毕竟不是二百多名北州强者,其中三分之二是来自各方势力之人。甚至就算是二百多名北州强者,在姬娆的指挥下,她同样没有必胜的把握。

    现在的左风对于姬娆,明显又多了几分信任,因为姬娆之前选择了对自己的信任。彼此间的信任是可以传递的,这也是他刚刚向帝狰说过,血茧消失后不会有危险的主要原因。

    转头看向血茧之外,姬娆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紧盯着自己。虽然只是目光的接触,可是两人却已经完成了交流。

    “他们信得过么?”帝狰仍旧还是十分的怀疑,左风能够从它的言语间感觉到,它是对于所有人类都抱有一种不信任,相信这与它被囚禁在极品储晶无数岁月有很大的关系。

    没有犹豫,左风立刻回答道;“我不敢向你保证,失去血茧后我们没有危险。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即便不去帮助逆风吸收血茧,当他完成改造后这血茧同样还是会消失,相互间的差别不过是时间长短而已。

    你看现在周围的形势,我们难道能够一直躲在这里么,既然结果无法改变,那么我们还不如搏一把,至少能不让这血茧白白浪费掉。”

    左风这一番话,似乎彻底打消了帝狰的顾虑,几乎没有迟疑,帝狰果断的道:“你说的没有错,我的确是老了,反不如你看的更加透彻。像我这般瞻前顾后,不仅同样要面对危险,还会坐失良机,一切就都由你来决定吧。”

    其实左风大可以不必询问帝狰的意见,直接按自己的意思行动,但他不能也不愿这样做。一方面是这位兽族老前辈,是真心实意的关心逆风,处处为逆风着想和打算。

    另外一方面,自己在最危险的关头,是这老者在本身如此虚弱的情况下,仍旧动用了特殊手段,为自己遮掩踪迹,所以左风尊重并感激这位兽族的老前辈。

    而左风的做法,也同样换来了帝狰的好感,这位魔兽一族的老家伙,也许憎恨厌恶所有人类,但是左风在它的眼里绝对是个特例。

    “左风,告诉我你的决定!”

    就在这个时候,姬娆再次传音过来催促,她现在已经非常迫切,因为月宗方面重新调整过队形,凝炼的阵法看上去比之前还要强大,正在朝他们这边逼近中。

    左风眉头一皱,看向了血茧之外的姬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那个最为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

    凡事总有因果,左风不相信对方会无缘无故的信任自己,严格算起来,自己对付项家,其实就等于跟奉天皇朝北州结仇。姬娆会主动选择合作,并且暂时放下仇怨,其中肯定有着什么左风所不知道的原因。

    一双秀眉紧紧的皱起,姬娆似乎有些犹豫,可最后还是突然开口,大声的喊出“血肉浮屠”四个字。

    当听到这四个字的瞬间,左风的神情也是猛的一变。因为这件事所知者少之又少,人类一方就只有自己几个亲近之人才了解。

    当然幽冥一族有限的几个强者,应该也知道,但是左风不相信,姬娆是从它们口中得知这个消息。

    虽然心中产生了新的疑问,可现在至少解释了,姬娆为什么会信任自己,以及为什么会愿意同自己合作的原因。

    在这一刻,左风几乎是立即做出了决定,他直接双手舞动间,以念力刻画出了一道算得上比较繁琐的阵法。

    当左风将阵法刻画完毕后,就猛的向着脚下拍击而去。随着他那阵法落入脚下,突然就在周围数十丈的范围内,同时有着无数的光芒亮起。

    那个从搭建好之后,就已经被彻底隐藏起来的阵法,在此时直接浮现在了众人的脚下。不过也只是一刹那,大部分光芒就迅速的敛去,只剩下了三处位置,还有着一束光芒保留。

    抬起手来向着那三处光芒一指,左风立即开口道:“这是我布置的大阵中,三处最为重要的阵眼所在。

    我不出手的情况下,你只要找三名勉强达到中级阵法师水平的人,进入阵眼位置进行操控,这大阵就可以帮你对敌了。”

    姬娆早先提出来的合作,自然是要利用左风的阵法。之前在外面观察的时候,她已经看出这大阵的不俗之处。所以在面对眼前的特殊局面,再加上她终于想起,这个左风便是当初破坏血肉浮屠的左风后,毅然决然的提出了合作。

    本来这阵法是不可能交给任何人的,哪怕是暂时交给别人控制,也是左风无法接受的。

    可是因为听到从姬娆口中说出“血肉浮屠”这四个字,让左风临时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