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三千七百四十九章 草包队伍

    作为北州副统帅,而且是此时在场这二百多人队伍的指挥者,姬娆不可能全然不顾月宗,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与手下人的交谈上。

    实际上姬娆之所以向手下解释的如此详细,其实也是由她自己的打算。这个站出来的项阳,不过是手下的其中一名亲信,他算是那将近八十多名,奉天皇朝北州武者的一个代表。

    其他人并未提出疑问,这却并不表示他们的内心没有疑问,而这种疑问若是不解开,当然会对未来的战斗造成影响。

    因此当项阳站出来的时候,姬娆即便是从整个队伍的角度出发,也同样需要给出一个解释。何况队伍中还有项家、珂刹部、叶家和南阁方面的人。

    解释之后的效果,可以说立竿见影,虽然不可能消除所有人对于左风的敌意,但是起码他们已经明白,姬娆和她率领的北州强者,会继续同左风合作下去。

    而各方势力,只要想活命就必须联手对抗月宗,只要大家想联合在一起,那就必须跟着姬娆。这是姬娆故意摆出的姿态,而各方势力想活命唯有暂时放下仇怨,这便是是所谓“先明后不争”。

    而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姬娆要留在队伍当中,先观察和等待那三名派出去,掌控阵法的手下人。

    顺利的同阵法达成联系,这一点已经确认过了,能否进行操控,并且能够控制到何种程度,这些可不是瞬息间就能够确定的事情。

    既然要利用这阵法与对方周旋,那么姬娆就必须要给手下人时间。那三名手下还需要,经过一连串的试探和研究,从而对阵眼彻底掌控下来。

    因此姬娆不是故意要耽误时间解释,而是她现在的确有时间,向手下人慢慢的解释其中的详情。

    那三名阵法师的水平的确不俗,远比左风预料中更快的将那三处阵眼掌握在手。而且对于阵法的变化,不能说彻底掌控,至少已经掌握了八成以上,差不多接近九成。

    除此之外,他们也了解到,脚下阵法的威力,还有可以提升的空间,所需要的就是困灵石。

    这三人是此次奉天皇朝进入极北冰原的队伍中,符文阵法能力最强的三人,身上自然而然会带着品质不错的困灵石。这就像是炼药师,身上会随身带着药鼎和炎晶,炼器师身上会带着器鼎一个道理。

    他们一边掌握着阵法,一边迅速的将困灵石布置进入,周围一处处被激发出来的凹槽当中。

    当他们三人一个个开始打出手势,告诉姬娆自己准备完毕的时候,整个大阵已经重新被焕发了巨大的力量,甚至比之前左风操控的时候,所蕴含的阵力还要强大。

    这种阵力的大幅度提升,完全是依靠困灵石堆砌出来的,将近二百多块的困灵石全部达到中品层次,阵力想不强都难。

    姬娆没有再去理那三名手下,而是开始专注的指挥手下人迎敌了。阵法虽然被掌控,可是想要彻底发挥出威力,仍旧需要一个过程,姬娆他们需要先挡住对方,他们三人才能够有时间发动阵法配合战斗。

    月宗这一次改变策略,原本的两支大队,变成了四支五人小队,这样就形成了八支五人小队。

    如此一来原本由十人组成的两座大阵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四座小阵。八座阵法释放出各色光华,还没有发动任何攻击,就已经让人眼花缭乱。

    随着殷洪一声令下,月宗的队伍就动了起来,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以阵法上的优势强行碾压过去。

    姬娆早就已经猜出了对方的想法,整个展开的队伍,面对月宗的攻势不仅没有后退,反而还凶猛的向前发起冲锋。

    这样的应对方法,即便是以月宗武者的自信,也不禁有些错愕,不理解眼前这些人,为什么要作出这样送死的行为。

    可是双方在快速接近中,这不是两名武者一对一交手,是两支队伍间的战斗。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停下,只能够随着滚滚的人流前行,甚至是被动的配合着身边的同伴去战斗。

    “嗤嗤,嗤嗤嗤……”

    双方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奉天皇朝一方率先发动了攻击。只不过这次的攻击,并不是单纯的灵气凝结而成,而是一种特殊的弩箭。

    这些弩箭的构造十分别致,不仅弩机更大一些,同时弩机内似乎还布置有特殊的装置。没有释放前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当其释放后,却能够清楚的看到,那每一根弩箭之上,都携带着充沛的灵气。

    这样的弩箭,明显具备更加强大的破坏力,因为双方距离本就不远,所以眨眼间便已经来到。

    “铮,铮铮……”

    当那些弩箭刺在阵法壁障上的瞬间,阵法壁障上却是传出了一连串,琴弦被拨弄时的怪异声响。

    明眼人只是听着声音就能够判断出,月宗释放的阵法壁障,不仅本身非常的坚硬,同时还具备了十分强的韧性。

    大部分的弩箭都被抵挡了下来,可到了最后时,仍然还是有一部分弩箭,刺破了壁障射中了其中的那些月宗强者。

    只不过那些月宗武者,身上穿着的灰白色长袍非常特别,那些弩箭竟然无法直接刺入身体。不过攻击落在身体上的时候,多少还是受了一点伤。

    最重要的是受伤之人,脚下步伐稍微一乱,就无法保持准确的位置,那么阵法的运转就立刻会出问题。

    这些阵法出现问题的结果,就是原本坚韧的壁障,开始有缺口出现。虽然那些缺口每一个都不大,可这样一来就有更多的月宗武者,受到弩箭的攻击。

    可惜的是双方本来距离就近,而那弩机似乎装填弩箭也非常的麻烦,奉天皇朝北州这边,只来得及进行一轮攒射,就必须要收起弩机进行肉搏战了。

    不过就是这样,月宗这边的阵法,已经不像最初时那样的完整。不光是正面的奉天皇朝武者,还有早就分散开,在两侧如同“双臂”般展开的队伍,也都同时发起了攻击。

    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左风心中也不禁微凛,他经历的战斗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根本数不过来。

    可是看着眼前这一幕,左风突然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了这正的战斗,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指挥。

    最初姬娆的布置,让人看不懂摸不透,就好像高手下棋时抛出的“闲子”一般,似乎没有任何用处。然而随着棋局的变化,那颗“闲子”却是会变成一步妙着。

    这姬娆就是如此,在所有人都觉得,她应该集中力量与对方战斗的时候,却诡异的将队伍分散开来。

    直到眼前这一刻,那些分散开的队伍,却是瞬间对月宗武者形成包围,而且是在月宗队形构建的阵法出现缺损的情况下。其中几个失去阵法的月宗队伍,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开始正面战斗。

    奉天皇朝的强者们相对比较冷静,可是项家、珂刹部、叶家和南阁的武者,却是兴奋且激动的疯狂向着月宗队伍内冲杀而去。

    连被编入到队伍中的奉天皇朝强者,这个时候都无法对这些人进行约束,有序的包围战,已经变得有些混乱。

    可是当真正交手之后,情况立刻就又一次发生了改变。那些本来以为这次可以占个大便宜的武者们,在冲入进月宗的队伍中后,立即就发现了眼前这些月宗武者,一个个战力高的惊人。

    即便是在相同的修为下,双方仍然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不论从炼体的基础,对灵气的运用,还有战斗时的反应和判断,方方面面都要强出同级武者一大截。

    还有月宗武者身上穿着的灰白色长袍,那些衣服竟然比起灵气铠甲还要坚固。有月宗武者被三名育气后期强者合击,身体外的灵气铠甲,都被直接破开了,可偏偏就是无法破开那件看着就很单薄的长袍。

    项家、珂刹部、叶家和南阁的武者,刚刚爆发出的一股锐气,就因为月宗武者素质的强大而受挫,紧接着就开始被对方的反攻,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这个时候,多家联手的弱点又一次暴露。看到便宜的时候就一窝蜂的冲上去,而看到情势不妙,又开始纷纷的后撤。

    就在这一进一退之间,就直接将姬娆的布置,彻底给全部毁掉。而项家等四家武者,在这种被动后撤中,立即就被月宗抓到机会,直接斩杀了数人重创了几人。

    反而是月宗方面,竟然没有一人被杀,甚至损伤看起来都不严重,这让姬娆那张脸也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

    面对这种情况,姬娆心中虽然不情愿,可仍旧还是抬起手来,打出了一个十分特别的讯号。

    下一刻,月宗武者所见的景象突然开始模糊,原本追击的目标突然消失不见,只有感知中还有人存在。被那三名奉天皇朝武者掌握的阵法,此时终于发挥出效果。

    可是灵气感知的范围明显有限,更远处的奉天皇朝强者,爆发出来的攻击,全部都准确的落在月宗武者的身体上。

    若是没有这一轮的攻击,项家等四家武者,必然会留下更多的尸体,有更多的人受伤。此时狼狈的后撤一段距离后,队伍中奉天皇朝强者才终于组织好重新结队。

    经过这一战之后,姬娆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眼前的月宗固然如想象中的强大,而手下的这些人,更是远超想象的草包,就连最基本的令行禁止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