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三千八百一十八章 遨游规则

    琥珀那一缕灵魂结合了精神力,如今正身处在游氏兄弟的规则当中,他唯有拼命的挣扎,才能够勉强不被规则之力彻底吞噬。

    然而他自己也很清楚,这种状态自己根本坚持不了太久,一旦自己开始疲劳,又或者是稍微有一点点的失误,自己这一缕灵魂就再无可能保存下来,更不要说摆脱这片规则力量的区域。

    明白危险的存在,却并不表示琥珀有办法化解,现在的琥珀就好像一个普通人,正陷入到流沙沼泽当中。

    不管他如何的努力,都只能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下陷,虽然不会立刻被流沙淹没吞噬掉,但是可预见的未来,这必将是最终的结果。

    可即便是面对这样的局面,琥珀仍旧还能够保持冷静,多年来同左风经历过种种危险,这些经历都成为了琥珀最大的财富。

    琥珀没有慌乱,更没有半点要放弃的打算,他一边努力的在这狂猛的规则之力中求存,一边不断的在其中寻找着可能存在的一线生机。

    对于琥珀来说,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当初为了培养他的精神力,左风专门从得到的各种精神技能中,挑选出了几种适合的让琥珀等伙伴来修行。

    这些精神手段,平时可以用来锻炼,从而提升精神力。这种时候倒是可以拿来,与那恐怖的规则之力进行抗争。

    假如有人能够进入到规则之中,便能够看到一幅景象。身处其中的琥珀,就像是狂放暴雨中的孤舟,努力的迎着风雨力争上游,不断的劈波斩浪的在向波涛之外冲去。

    这种努力并非毫无效果,在通过不断的努力之后,琥珀已经开始逐渐远离漩涡。然而随着他不断的远离,那那一波波海浪,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密集,而且那海浪也变得越来越狂猛。

    琥珀的移动速度瞬间开始下降,他虽然在努力的抗争着,可是面对更加狂猛的巨浪,琥珀的速度在不断的下降着,终于在某一刻,他不得不停下来。

    琥珀当然没有停下来,而是他相在努力向前时,与规则所化的滚滚巨浪,达到一种相持不下势均力敌的状态。

    这就好像一个人逆着河流游泳,虽然已经拼尽全力去游动,可是也只能够勉强同河流的速度保持个平衡,所以岸上的人看来,那个在逆流中拼命游动的人,却好似静止不动一般。

    如此一种感觉,对于任何人来说,都绝对是不小的打击,甚至是摧垮内心那份坚定的致命毒药。毕竟不管自己如何努力,最终都改变不了现状的无力感,一般人都很难承受。

    不过琥珀却不是那些平常人,他知道放弃便是一切的终结,他不能就这样认输,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要抗争到底。

    所以琥珀一边努力着,让自己保持现在的状态,没有被巨浪推挤的向后,继续靠近那漩涡,一边苦思冥想着对策。

    突然,琥珀的脑海中,一个念头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出现,让身处绝境中的他,都不禁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给惊了一下。

    其实说毫无预兆,这形容也并不算准确,因为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思路,是源自于琥珀灵魂的感知,以及一种熟悉的感觉。

    虽然是一缕灵魂身处在其中,可是琥珀却有一种感觉,这就是自己的身体,正处于惊涛骇浪之中。

    双手缓缓的朝着两侧举起,手掌半张开好似正在虚握着什么,下一个瞬间在他的双手当中,就已经有着两根短矛慢慢的浮现而出。

    明明是灵魂处在规则之力当中,形成的幻象,可是琥珀这一次并未选择去抗拒,而是让自己融入其中。

    这就有点像,进入冰山当中的武者,一开始非常不适应,这里被篡改后的规则。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先适应新的规则,并且能够利用新规则的人,往往也都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譬如现在的琥珀,他现在不仅仅已经开始接受,自己身处的规则,同时他也开始学着去适应这里的规则。再然后就是,利用这里的规则。

    那一对短矛出现在手中,琥珀立刻就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与他自己正亲手握着那对短矛,没有任何的不同。

    ‘原来……,身处这样的规则当中,竟然还可以如此运用手段,看来还是我局限了自己的思路。’

    一种喜悦之情在琥珀心间弥漫,虽然他这一缕灵魂,仍旧处于危险之中,可是他的内心却是非常的平和。

    双手不急不缓的舞动起来,感觉上就好像一只鸟儿,正在拍打着翅膀,想要原地起飞一般。

    只是这种拍打的幅度并不大,而且节奏也并没有太快。然而他手中的双矛,摆动的幅度却是非常大,甚至舞动间仿佛带有某种特殊韵律的震颤。

    接下来那双矛荡漾出来的力量,竟然开始化作一道道水波。水波虽然非常的微小,可是竟然还能够对那层层巨浪造成影响。

    琥珀心中越来越高兴,他毫不迟疑的开始舞动起手中的双矛,这一次他是直接发动了武技,水影双矛的第一重水影幻矛。

    ‘既然身处在规则的幻境当中,那么我就先让自己破开幻境,然后再想办法从这里离开吧。’

    心中如此想着,琥珀双矛骤然开始了加速,随着他双矛运用速度的加快,琥珀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双矛在慢慢的消失,自己的身体也在变得虚化,反而是周围带给自己的压力不断的变大。

    ‘怎么会这样?难不成,因为我这幻矛的手段,对于潮汐之音产生了影响,所以反而让我如今的状态无法继续保持。如果是那样,我的幻矛手段,无形中在破开规则的幻境。’

    停止使用水影幻矛的琥珀,发现自己的身体和手中的双矛,也都开始慢慢的凝实起来。这代表了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一旦自己破开“潮汐之音”的规则之力,反而会打破如今自己所处的状态。

    这对琥珀来说不仅极为不利,甚至还有着巨大的危险,因为虚幻的规则力量,比起看得见摸得着的具象规则之力,还要难以对付的多。

    说起了水影幻矛的琥珀,他立刻就改变策略,直接发动了水影无双的第二重,水影叠浪。之前没有使用,主要是因为这第二重自己刚刚领悟不久,只能勉强算是处于入门阶段,根本没有把握运用自如。

    然而眼前的情况,可由不得琥珀迟疑,他必须要竭尽所能去应对。因此他没有犹豫的发动了水影叠浪,向着那些眼前不断推挤而来的巨浪攻去。

    两者产生了碰撞,琥珀顿时感到自己身上的压力一松,那种时时刻刻被推挤着,朝那漩涡而去的力量,终于在这个时候暂时消失了。

    然而琥珀却并未因此感到任何的欢喜,因为也就是在刚刚那一瞬间,他清楚的感到了周围的规则之力,开始变得十分狂暴。

    如果说原本的规则之力,就像是天地规则般,只是一种客观存在,并没有专门针对谁的话。那么就在自己发动攻击后,规则之力开始对自己产生敌意。

    ‘还是不对!游氏兄弟在凝炼规则的同时,也在感悟规则,所以他们并没有刻意针对我。然而我在其中的反抗,却会引起他们自然而然,调动规则之力加以攻击。

    这完全就是个死结,若是不去抵抗,我会自然而然被规则之力吞噬。如果我努力反抗,规则之力会专门针对我,那凭我现在的这一缕灵魂,根本就没有存货下来的可能。

    我……到底该怎么办?’

    最后在琥珀的脑海当中,形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决了。然而他隐隐的觉得,自己的思路是没有错的,就是自己利用了“水影无双”的武技应该是没错的。

    ‘既然使用武技没错,那么现在就剩下一种可能,就是我对于武技运用的方式有问题。又或者说是,在这特殊的环境中,我这种运用方式在制造问题。’

    心中微微一动,琥珀猛然间就有了思路,而他几乎毫不犹豫,立刻就开始再次发动了水影无双武技的第二重,水影叠浪。

    只是与之前不同,他这一次的武技,并不是在发动攻击,而是借助武技的运用,让自己融入到那武技所形成的水浪当中。

    这听起来有些让人费解,可实际上对于琥珀来说,却并没有太大的困难,他只要将所有攻击都收敛起来。

    如此一来琥珀自身,也只是化作了一股力量,既没有正面对抗,同时又没有随波逐流的力量。可也恰恰就是这股力量,不会被这里的规则之力专门针对,又能够在一波波巨浪中安稳自保。

    原本琥珀在不断的努力着,就是期盼下一刻从其中逃离出去。可现在的他反而不着急了,就这样不断的御动着第二重武技水影叠浪,在一波波巨浪当中游荡着。

    而这也是琥珀进入到游氏兄弟,凝炼的规则中后,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感受起其中规则的力量。

    此时的感受与最初那种,只是稍微接触不太一样,他如今是真正意义上的融入其中,“畅游”在那规则之力内,他的收获之巨大,已经到了连他自己都无法估计的程度。

    与此同时,琥珀还需要时刻保持,运用“水影叠浪”的状态,在不知不觉间,他对于水影叠浪武技的理解,也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提升着。

    几乎每一名修习水影无双武技的武者,对于水影叠浪深层的理解,都要达到凝念期以后。可琥珀却是凭借感气期巅峰的境界,在水影叠浪这第二重武技上,再次向前迈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