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三千九百二十三章 幻象惑人

    通过与火焰的联系,左风相比起肖北漠,对于周围这片战场上的变化要了解的多。

    双方强者使用种种策略和手段,胜利的天枰并非一成不变,此刻已经渐渐的从叶家武者一边,朝着月宗等人一方倾斜过去。

    当叶家占据优势的时候,左风期盼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殷无流也没有按照他所预判的那样去行动。

    在月宗等一群武者占据优势,将叶家众人“逼入墙角”的时候,肖北漠同样没有按照自己所预判的那样去行动。

    两件期盼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偏偏是傀襄和成天豪这两个家伙,如同两个缠身的怨鬼般摸了上来。而这两个人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将自己当场斩杀。

    现在的左风并不是没有能力动手,甚至于借助火焰之力,有很大的可能将傀襄和成天豪两人当场击杀。

    虽然有能力杀,但是却偏偏又不能出手,因为那将彻底破坏左风的所有计划,包括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尤其是接下来,月宗和叶家九成九,都会放下眼前的敌人,反而来针对自己。

    因此当发现傀襄和成天豪两人找上来时,仿佛在左风的心头压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随着两人不断的逼近,巨石也变得愈发沉重,重到几乎让人喘不上气来。

    ‘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如果不出手我必死无疑,可是我如果动手,接下来我同样要死,连带着琥珀、逆风和姬娆他们那些人也同样必死无疑。’

    其实眼前的形势已经不难分析判断,没有意外就只有这两种结果了。不过左风还有一丝期盼,期盼着有新的转机出现。

    随着傀襄和成天豪忽然调转方向,这一次朝着自己所在方向行来的时候开始,心中最后的那一丝期盼也终于开始慢慢的消失。

    嘴巴微微开阖间,一股浊气从口中轻轻的吐了出去,若是有人看到这个动作便会明白,这是左风在暗暗的调息。

    这个看似不太起眼的小动作,却已经表明了左风的决心,他已经在暗暗的调动灵气和念力,准备在最后时刻给予傀襄和成天豪致命的一击。

    既然不论怎么选择,最后都终究难逃一死,那么左风情愿死战到底,这样至少能够先将傀襄和成天豪给解决掉。

    傀襄和成天豪两人,显然不清楚左风的情况,他们此时一心只想着找到左风,并将其从这世上彻彻底底的抹除。

    待到二人突然在火焰中,看到左风身影的一瞬间,他们甚至激动的浑身都颤抖了一下。多年夙愿能够得偿,即便是努力的想要控制,依旧有些难以稳定情绪。

    努力的分开前方的火焰,傀襄和成天豪加速前行,径直冲到了左风身边,双双高举手中的武器,用尽他们所能够发动的全部力量,狠狠的朝着左风轰击而去。

    诡异的是平躺在地面上的左风,他明明已经决定出手,先不顾一切将傀成二人击杀,现在竟然没有半点反抗,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等待被对方袭击。

    大部分人甚至不清楚,傀襄和成天豪所在的位置,更加不可能知道他此时在做些什么。肖北漠倒是能够看到火焰当中,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可是在他的观察中,却并未太过留意傀襄和成天豪。

    即便他清楚的看到,这两个家伙在调动力量发起攻击,也只是觉得这两个人纯粹是白痴。

    一剑一刀携带着极为恐怖的力量,齐齐朝着他们面前的左风轰击而去。他们两人在发动攻击的一刻,其实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准备应付接下来左风的拼死反击。

    然而左风就像是真的死人一般,没有任何的反击,甚至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的波动。傀襄和成天豪,终于能够稍稍松一口气,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左风先要抵抗或是反击,也都没有半点的可能了。

    两人甚至已经在幻想着金属切割开皮肤肉体,澎湃的灵气和能量,在其身体当中爆炸宣泄开的声音和感受。

    “嘭,嘭”

    巨大的轰鸣和炸响声,在傀襄和成天豪两人的面前传出,那恐怖的炸响声音,甚至都引起了远处姬娆等人的注意。

    出奇的是姬娆等人,明明在关注着这边的动静,可是她的脸上偏偏却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在轰击落下,自冰面上彻底爆发的瞬间,傀襄和成天豪两人的脸色陡变,同时震惊的张大嘴巴。

    即便是在灵气肆虐之中,一瞬间什么都看不到,然而那炸裂的声音,轰击时武器反馈过来的震动,都让他们知道事情有变。即便就是瞎子、聋子,周围除了灼热的空气外,根本就没有血腥味散发,也能让人确定事情有变。

    当那肆虐的能量稍微散开的时候,傀襄和成天豪两人,看到眼前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们心中期盼着的那具残破尸体和满地碎肉,并没有出现,好像那个位置,从一开始就没有左风存在过一般。

    “逃走了么?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成天豪因为太过激动,声音尖锐的大吼道,同时双目警惕的四下打量着。

    傀襄同样一脸的震惊,只是相对来说,他倒是能够更快的冷静下来,不过他也一样在警惕的打量着四周,摆出了随时准备出手的架势。

    “他不可能是逃走的,虽然周围的火焰对我们有很深的影响。然而在不到两丈的距离发动攻击,即便是凝念期强者,要无声无息的逃走,也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

    听到傀襄如此说,成天豪点头道:“这也正是我所不理解的地方,刚刚那种情况下,他就算是能够飞天遁地,也不可能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根本就不该出现这样的结果。”

    傀襄脸色极为难看,却是沉声开口,道:“不论如何都一定要杀掉他,这次的机会千载难逢,错过了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就不相信他能够真的飞天遁地,而且只要发现他没有死,相信叶家和月宗,都将会立即出手对付他。”

    因为左风的突然消失,成天豪的面容都变得扭曲起来,心中也有些没底了。可是现在听到傀襄的分析后,他的眼神也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对啊,就算这小子再如何奸猾,只要发现他不仅没有死,而且还悄悄的潜藏在火焰当中,我们立刻就会有强大的帮手,一起对付他了。”

    傀襄明显要冷静的多,摆了摆手示意成天豪,跟着自己赶快行动。与此同时傀襄已经先一步向前探查而去,同时他还不忘朝另一边指了指,示意成天豪跟自己拉开一点距离,这样也能够扩大搜索的范围。

    让两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左风此时正盘膝而坐,一边炼化着刚刚服用的药丸,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

    “就这么想要对付我么?不过你们未免也太过乐观了一些吧。之前也许你们的确是有机会,可是事到如今,你们确是再难威胁到我了。”

    此时的左风明明就坐在那里,不仅傀襄和成天豪,丝毫都没有察觉到,甚至于连肖北漠也没有察觉到分毫。

    现在的左风明明就在那里,可是却没有人能够发现。肖北漠会感到吃惊,是因为在他的感知中,左风仍然躺在那里一动未动,至于傀襄和成天豪,在肖北漠的感知中,他们两个的攻击就是朝着空荡荡的冰面上去的。

    正在火焰中战斗撕杀的双方,并没有人留意到,奉天皇朝众人的情况,更加没有注意到,他们队伍的后方,有五个人悄悄脱离队伍,正在冰台附近一处地方,摆弄着几块阵玉。

    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苍苍,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老者,他正是曾老。而在曾老的手中,一枚阵玉正在被催动,那阵玉是左风离开前交给他的。

    通过这枚阵玉,曾老能够与脚下的阵法达成一定联系,同时还能够稍微激发阵法的力量。只是他的修为实在太低,只有淬筋巅峰,若非是四名奉天皇朝武者,分别在他身边四个重要的节点位置,全力释放精神力加以辅助,曾老根本就无法运转脚下隐藏的阵法。

    这阵法当然是左风所布置,只是现在的大阵,相比于之前刚刚布置的时候,其中的阵力已经所剩不多。

    起码像之前凝炼出月宗武者的分身,将阵法的缺口扩大成通道这样的事,已经再做不到了。勉强能够制造一点点的幻象,可对于现在的左风来说,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幻想,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傀襄和成天豪两人,缓缓靠近过来的时候,眼看着左风就要暴露,曾老堪堪将阵法催动出来。

    从那一刻开始,傀襄和成天豪,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直接从左风身边走过,然后对着一个他们眼中,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风发幻象”动攻击。

    因为阵力太弱,所以受到攻击的刹那就直接消失,自然一点波动都没有,连阵法波动都稀薄的无法捕捉到。

    至于肖北漠的感知中,左风依然如尸体一般的在那一动不动。实际上他已经起身服药,开始去恢复自身,然后进行他接下来的行动了。

    ‘不管你们是不是在我的计算之内,我都要开始下一步的计划了。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即便是死,我也一定要跟你们周旋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