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疯橘子

第四千一百四十四章 剥离黑水

    制造出那惊人一击的左风,此时自然而然受到了在场敌我双方的“热情”注视。

    哪怕刚刚那恐怖的热力,差一点就让下方奉天皇朝众人被焚烧而死,可是以姬娆为首的武者们,脸上却难掩那种兴奋和喜悦的情绪。

    自从接触左风开始,这名青年人身上好似从来就不缺乏奇迹,甚至刚刚那种恐怖到难以想象的攻击,也只是让姬娆等人短暂的吃惊和错愕,随即就只剩下了此时的满脸兴奋和期盼。

    原本蚀月镜在殷无流的恐怖力量激发下,释放出了如同末日般的力量,不管是身在高空中的左风和曾荣,又或者是下方以队形构建阵法的奉天皇朝北州武者们,都有一种近乎绝望的感觉。

    那是一种面对天地之威,人类本身太过渺小,哪怕用尽全部力量,也无法与对方抗衡。

    然而就是这样强大的蚀月镜,左风凭借刚刚的一击,竟然将其释放出来的全部手段,都给直接粉碎掉了。

    还在不久之前,左风还被困于蚀月镜的恐怖能量中,别说是挣扎了,就连灵魂都差一点被毁掉。

    曾荣发动的手段,在场众人都亲眼目睹了,借助并调动了崩塌空间内的力量,能够将之前那么多蚀月暗曜的攻击都给粉碎,可是在面对眼前蚀月镜的时候,还是表现出了一种无能为力的味道。

    眼看着左风用如此手段,瞬间将蚀月镜释放出来的全部力量,都在一瞬间给摧毁,众人感觉战斗至此便会朝着大家期盼的方向转折了。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左风心中,只是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哪怕他孤注一掷的将全部能量,都直接宣泄到了见炎当中,也不敢考虑自己可以全身而退这个可能。

    所以当浑身上下的能量,灌注进入见炎,而见炎内原有的那部分能量,伴随着一并爆发的时候,左风心中考虑最好的可能,应该就是自己可能要损失掉一条手臂。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大大超出了左风的判断,见炎内部能量疯狂爆发的刹那,并未有恐怖的破坏力倒卷而回,反而还有着一种强大的吸力,将自己身体内的一小部分力量给强行抽取走了。

    这一幕的确太过惊人,可是左风却始终在认真观察着,所以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见炎内部,有着大大小小十几道,原本不存在的阵法,突然间在那部分被粉碎的阵法位置显现而出。

    自己身体当中的部分能量,会被动的向见炎当中抽取进入。另外见炎内部的能量,并未丝毫波及到自身,反而还以高度集中凝炼的方式,朝着见炎剑尖所指的方向宣泄出去。

    面对这一连串的变化,左风自己恍惚之间,都有一种云里雾里般的感觉。所以一方面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能够乘胜追击,另外一方面他也不太清楚,自己眼下要如何利用手中的见炎。

    殷无流便是趁着这个时机,躲藏在蚀月暗曜笼罩的黑暗当中,悄悄的调集力量,将手下武者最后的一部分残魂,就这样给献祭了出去。

    战场上在这个时候出奇的陷入了平静,并没有谁立刻出手,只有大家身处的环境中,却始终感受不到一丁点的平静。

    混乱的空间之中,空间缝隙和空间裂缝,还在不断的出现新的崩塌痕迹,而之前被曾荣凝炼而未曾使用的空间乱流和空间锋刃,也在这部分区域中肆虐着。

    若不是有那部分黑河的“河水”,将这部分诡异的空间区域,给限制到了一定范围内,那么不管是外面的殷无流,还是内部的奉天皇朝武者,都将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

    “你,……你没有事?”漂浮在不远处的曾荣,一边上下打量着左风,同时有些惊疑不定的开口道。

    听到对方如此说,眸中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左风道:“怎么,还盼着我有点事不成?”

    “没,没有,我怎么会……”

    看到曾荣一脸尴尬的想要解释,左风却是直接摆了摆手,笑着道:“别太在意,我就是随便开个玩笑而已。要不是有你在一旁帮忙,我这条命早就不知道被取走多久了。

    其实有些事情我暂时也没有想明白,所以暂时也给不了你什么解释,只能够告诉你的是,我这条小命算是侥幸捡回来了。”

    左风这番话说的很有技巧,他故意说的比较含糊,听到的人基本都会误会,刚刚发生在左风身上的事情,他自己也搞不太明白。

    可实际上搞不懂的事情,主要是后面的一部分,也就是自己浑浑噩噩使用见炎,帮自己渡过暴体的危险,同时又暂时化解了蚀月镜的威胁。

    至于前面那部分,左风近乎死而复生,甚至在外人的感觉中,他明明都已经魂灭了,却是到最后都没有死去这一点,左风基本上还算是比较清楚的。

    曾荣上下打量着左风,惊喜之余也清晰的感受到了一点,左风对自己稍微有所隐瞒的事实。不过他却非常识趣,更不曾有任何的不满。他既没有再次询问细节,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

    “只要你的身体无大碍,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如今传送阵法已经被彻底破坏,这混乱的空间,虽然暂时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可是却也被无形中固定了下来,这样一来我们也再难利用它破开下方的冰层了。

    另外下方的冰层,到底有着怎样的厚度,我们根本就无从判断,所以就算是用一些极端的方法,将周围的空间引爆,也不敢肯定能否打通到达下一层的通道。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今的空间已经非常不稳定,之前虽然我还能够调动其中的一部分力量,可是一旦真的被引爆,究竟会产生怎样一种破坏力,影响的范围有多少,这些都是无从判断的。我们甚至有可能,在周围空间被引爆的瞬间,就直接葬身在此了。”

    左风望向曾荣,心中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名达到凝念期的强者,不仅没有任何一点点凝念期强者的架子,而且对待自己的态度,甚至比起自己风城的唐斌和伊卡丽,还要更加的恭敬。

    这倒不是说唐斌和伊卡丽他们对自己不够尊重,主要还是因为彼此间太过熟悉了,所以大多数时候交流起来,双方反倒是能够更加的自由不羁。

    而眼前的曾荣,他一方面受到过往经历影响太深,另外一方面,恐怕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完全接受,凝念期强者的身份。

    也就是说他能够接受了自己的修为和境界,甚至可以使用现在的力量去战斗,可是个人身份的转变,却一时间还转不过来。

    对于他的这种情况,左风心中倒是非常喜欢的,因为这证明曾荣虽然遭受了许多磨难,甚至是受到过各种不公的对待,但是他的内心仍然相对纯净自然。并未被这浊世,染上太多的尘埃。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别人对这些黑色‘河水’毫无办法,好在我还是可以稍微加以处理。

    只是这些‘河水’要将之剥离,本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需要特别的小心,任何的意外都将会带来更加恐怖的破坏。”

    对此曾荣倒是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因为他当初跟随庞林等南阁之人渡河时,就曾经亲眼目睹过一些同伴凄惨的死状。

    要知道有的人,并不是因为掉入“河水”中死去,而只是不小心沾染上了一点点。如果周围的空间发生大规模的崩塌,那么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在混乱中沾染到“河水”。

    而如此恐怖的“河水”,左风竟然说自己能够收集,这听上去就非常骇人,甚至换了别人根本就无法相信和理解。

    左风倒是并未多说什么,他只是缓缓的伸出双手,那对造型普通却又显得古朴的护腕,也已经随之又显露了出来。

    其实左风的心中,也并没多大的把握,可是眼下的情况,根本由不得他去选择别的方法。

    一道道涟漪在左风的囚锁中散发而出,曾荣马上就感觉到,那是一种空间之力。而且与周围的空间之力,感觉上非常的相近。

    这部分规则之力扩散后,就径直渗透进入到周围混乱的空间当中。而直到目前这一步,基本上是曾荣自己都能够做到的。

    然而就在下一刻,周围那些被“河水”渲染成黑色裂缝与缝隙,就骤然间剧烈的震颤起来,颤抖的虽然并不剧烈,可是频率却非常快。

    下一刻,震颤的空间裂缝与缝隙内部,便陆续开始有着诸多的黑色的“河水”水滴,从其中飘飞了出来,然后缓缓的向着左风所在的位置飞了过去。

    这一幕直接将曾荣给看傻眼了,他没有想到左风竟然如此容易,就将黑色的“河水”给剥离了出来。

    他却不知道,若非那些空间之力,是从囚锁当中激发而出,左风也休想将任何一滴“河水”剥离出来,更别想控制着它们向自己飞过来。

    可是剥离“河水”也只是第一步,也是最简单的一步,接下来是要将其收集起来。这一次没有了幻空的帮助,左风根本就没有一点信心将他们重新收回。

    可就在这种关键时候,头顶上一股恐怖的波动骤然激荡,如同惊雷炸响般,那股骤然出现的恐的能量就像降临的风暴,猛的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