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校小保安 素手添香

第22章 韩玉若的忧愁

    “查清楚是谁干的了吗?”李德全走后,那中 年 美 妇人一改之前的温婉形象,表情阴冷的对身边一个助理模样的人问道。

    “回夫人,查到了,那个人叫杨逸风,是东海大学的一名保安,他抢了天浩少爷的女朋友,天浩少爷吃了亏,找琛少爷帮忙,结果两人都在杨逸风手里吃了亏,连同吃亏的还有白马陈三的手下”

    “白马陈三?连他都栽了?”那美妇人吃了一惊,旋即冷声道:“这小保安这么猖獗,有什么背景吗?”

    “回夫人,我找人深入调查了他一下,没有发现任何背景,他还是个孤儿。”

    “孤儿?”一听这,那美妇人的脸上顿时露出浓郁的怨毒:“好大的狗胆!一个孤儿竟然敢欺负我儿!真是不要他的狗命了!”

    “是”那助理一见自家夫人震怒,悄悄后退了一步,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夫人有多么护犊子,安以琛被人打断四根肋骨,有一根还差点伤到内脏,这个仇,夫人一定会千倍百倍的讨还回来。

    “夫人请息怒,安总已经找到了白马陈三,那个保安完蛋了”

    却说韩玉若,自从查询了杨逸风给她的那张银行卡中的余额之后,韩玉若便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那张卡里面,清一水儿的数字,细细一数,足足有七位数!果真如杨逸风所言,里面有两百多万!

    两百多万啊,这些钱可是韩玉若做梦都见不到的,可是现在,她竟然已经将这两百多万揣进了口袋之中。

    这一刻,韩玉若也明白了杨逸风的身份,肯定跟自己的哥哥有脱不开的关系,说不定,他真的是自己的哥哥出生入死的战友!

    可是,韩玉若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哥哥是因为任务失败而重伤,她做小偷也是为了筹钱给哥哥看病,虽然现在有了钱,给韩成刚做手术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是韩玉若却十分的忧郁。

    她不清楚杨逸风给她钱的目的是什么,若是哥哥韩成刚的伤势治好了,杨逸风会不会带走哥哥呢?会不会拉着哥哥重新回到那个炮火硝烟的战场上呢?

    这一次,哥哥侥幸捡回一条命,可落得个残疾的下场,若是杨逸风再把哥哥带走,下一次,哥哥是不是就回不来了?

    韩玉若心里十分的愁苦。

    拿着杨逸风给她的那张银行卡,她叹了口气,钻进了一家酒吧之中。

    要知道,放在以往,韩玉若别说是酒吧了,就连饭店都基本不去,她不仅要上学,还要筹钱给韩成刚治病,身上根本没有钱财能够给她挥霍,即便是在学校食堂里面,韩玉若吃的也都是些便宜的饭菜,有时候甚至偷偷的将别人吃剩下的,还剩下很多的饭菜打包带走,为的就是能够省下一点是一点

    可是今天,可是现在,她手里揣着两百多万的金卡,心里面感到万分迷茫,彷徨之间,鬼使神差的,走进酒吧中买醉,这一喝,就是好几个小时

    韩玉若心情不好,那边儿杨逸风也同样心情不畅。

    自打给了韩玉若金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外表刚强,内心柔软的姑娘了,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韩成刚的妹妹,刚子到底在什么地方,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出来见自己,这些,杨逸风都想不通。

    都说人在迷茫的时候,脑袋里面会胡思乱想,而杨逸风最烦恼的就是满头思绪。

    在学校里面,能发泄的方式不多,所以思前想后,杨逸风将叶紫潼等人带回宿舍,嘱咐她们好好休息之后,便是一个人去了外面的酒吧。

    东海市是著名的不夜城,夜晚的东海市,满街都是鲜亮耀眼的霓虹灯,来来往往的车辆在街道上呼啸而过,将整个城市烘托的更加喧嚣。

    迷醉酒吧,杨逸风迈步走进去。

    周围充斥着劲爆的重金属音乐,无数买醉的男女在酒吧的舞池里面疯狂的甩动着自己的身体,用以发泄浑身上下过剩的精力。

    “先生,请问您要点儿什么?”见到杨逸风穿着一身保安制服进来,那酒保甚至差点儿咬到舌头,他见过都市白领,见过大咖巨头,可从来没有见过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进来消费的。

    难道是今儿发工资,心里美,来酒吧猎艳的?

    我呸,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穿一身儿保安制服,还打算泡妹子?做梦吧你!

    “有雅文邑产的白兰地吗?”

    “雅文邑产的?”那酒保一愣,要知道,白兰地基本上已经可以算作是蒸馏酒了,度数极高,酒劲很大,而雅文邑产的白兰地则更胜一筹,他们这里的确还剩下最后一瓶,不过其实是只有一瓶,因为这东西度数太高了,一般人根本就不能喝。

    喝酒可是真的会喝死人的。

    “有,六百块,”那酒保说完,便是狐疑的盯着杨逸风,好像有点儿纳闷杨逸风到底拿不拿得出这么多钱。

    “恩,”杨逸风自然看得出酒保啥意思,掏出六百块放在桌上,道:“尽快。”

    “先生您请稍等!”那酒保脸色一红,赶紧将钱收起来,然后跑到酒窖里面,将那瓶不知道放了多少年都没有卖出去的雅文邑白兰地给拿了出来,递给杨逸风。

    杨逸风只看了一眼,然后单手一起,酒盖崩开,对着嘴就吹了一口。

    那酒保几乎都要吓傻了,这酒可是全世界有名的烈酒,真的能喝死人的,不过他也明白,杨逸风点名要这酒,肯定不是一般人,若是一般人,根本不会点这雅文邑的白兰地。

    这酒保脑袋里面琢磨什么杨逸风根本不在乎,只是坐在吧台上,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面灌酒,一边儿听着酒吧里面的音乐打着节拍。

    以前杨逸风还在特殊小组里面的时候,每次完成任务,大家都要来酒吧里面放松,对于他们这种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来说,高浓度的酒精和娇艳的女人是他们调节生理和心理所必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