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校小保安 素手添香

第32章 威风不容冒犯!

    在这片平地的远方,竟然支着几架帐篷,此时,在帐篷前面,有不下四十个人或站或坐,或吃或喝,好不热闹。

    而这帮人的形象,却是很让人无语。

    衣服穿着花里胡哨,脸上的表情也极为嚣张,有带鼻环的,有带耳钉的,甚至有人嘴巴上都有个环儿,把自己搞的像是头牲口似的,不过这帮人的身上基本全部都有纹身,老远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这伙人瞧见杨逸风开着一辆摩托车疾驰过来,顿时一愣,不过下一秒便是一窝蜂站了起来,怒目看向杨逸风那边。

    杨逸风慢慢地将车子停下,对这帮人的视线视而不见,却是慢慢的扫向远处。

    那里,杵着两个巨大的十字架,十字架上分别绑着两个人,正是沈飞和顾瀚两人,此时两人浑身上下衣服破烂,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尽是伤口,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显然是曾遭受毒打

    此时,沈飞和顾瀚两人似乎是听到了摩托车的轰鸣声,抬起头来,努力的睁开被打得肿起来的眼睛:“大哥!”

    两个人先是一愣,旋即大喜,不过随后,眼中又冒出一股子慌乱:“大哥你们快走,不要管我们,快走!”

    此时,沈飞和顾瀚两人可谓是又惊又怒,杨逸风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他们虽然被人囚禁,被人毒打,但却从来没有想过杨逸风会找来这里,甚至他们根本就不想让杨逸风找到这里。

    为什么呢,一来他们两人家里都有点儿势力,这帮烈车党的人只敢动手,但是却不敢要他们的命。

    二来这伙人可都是心狠手辣,丧心病狂之徒,若是杨逸风来到这里,他们见杨逸风一身保安制服,不得把杨逸风活活儿打死?

    “呵呵,既然来了,哪有立刻就走的?”就在这个时候,帐篷里面突然传来一道粗狂的声音,紧接着,一个足足有一米九多的汉子大踏步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他形容粗狂,络腮胡子一大片,看上去极为健硕。

    这个人的身边儿,则是站着俩人,都是杨逸风的熟人。

    一个是被他踹飞的大熊,一个则是嚣张的不可一世的齐零,这两个人一听说杨逸风来了,顿时是又惊又喜。

    惊讶的是杨逸风一个人竟然还真敢单刀赴会。

    喜悦的则是杨逸风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因为他们会好好地招待一下杨逸风,让他明白,昨天他到底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哥,就是这个混蛋,妈的把我一脚踹出去了,今天我就要让他知道,得罪我齐零的下场有多惨!”齐零一脸怨毒的盯着杨逸风,恨不得活活儿把杨逸风生啃了。

    这个魁梧的青年便是齐零的大哥,齐天了,在东海大学附近,是有名有号的混混头子,组建了烈车党,很是威风。

    “齐零,齐零,你******,有种的话冲老子来,你要还是个爷们,你就把老子放下来,老子******!”听了齐零的话之后,沈飞整个人都炸了。

    他虽然见过杨逸风的身手,但是他还是不认为杨逸风一个人能够跟整个烈车党四十多号人对抗,并且,烈车党里面的人都精通车技,随便来个人开着车往你身上一撞,血肉之躯,谁受得了?

    然而,齐零却是根本不理会沈飞的呼号,只冷冷的看了沈飞一眼,便是撂下一句:“哼,你别急,待会儿就送你们兄弟下去见面!”

    那齐天走上前来,抱住膀子,冷冷的盯着杨逸风,道:“就你小子打伤了齐零?”

    “是我,”杨逸风冷冷一笑,随手从车架上面将那两个被自己打成血人的烈车党成员往地上一扔。

    嘭嘭,两声。

    两个青年被杨逸风狠狠的丢在地上,这地上净是些石子,他们刚刚才止住血的伤口被摔得崩裂开来,鲜血流个不停,再加上剧痛,两个人一下子就行了过来,开始发出一阵阵惨叫声。

    瞧着地上两个形容凄惨的伙伴,这帮烈车党成员顿时毛了,一个个大呼小叫,人五人六的就要冲上来替自己人报仇。

    “都给我回来!”这时候,齐天突然间冷喝一声,那些义愤填膺的成员们听到这话,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乖乖地停了下来。

    “老大,这混蛋弄伤我们兄弟,咱们得弄死他!”

    “对,干死这个小兔崽子,他娘的吃了雄心豹子胆,我们的人都敢动!”

    “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时之间,烈车党的成员们都被杨逸风激怒了,一个个的挥舞着手里面的铁棒或者钢刀,叫喊连天,气势倒是挺令人生畏。

    此时,他们所有人脑袋里面几乎都想着待会儿如何将杨逸风大卸八块,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然而,齐天却是一直面色平静,好像根本就不生气一样。

    “咱们当然要弄死这小子,烈车党的风威不容冒犯,不过,听说这小子手脚很是利索,咱们也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上车!”

    “哟吼!”

    一听这话,众烈车党的成员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亢奋起来,他们一个个的发出嗷嗷的欢叫声,三两步窜上自己的摩托车,发动起来。

    一时之间,水泊梁山上一片轰鸣声,就好像万马齐喑,好像有千万头猛兽藏匿在草丛之中,准备随时扑上来,将眼前的猎物一口撕成碎片一般。

    这一刻,蔡慢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可是听说过烈车党这帮人是怎么处置俘虏的,这帮人大多是富家子弟,家里面都有权有势,根本不把人命放在眼里,可以说是视人命如草芥也不为过。

    被他们抓住的人,会被丢在圈子里,而技艺精湛的烈车党成员,则是开着摩托车不断的撞击圈子里面的人,每次被撞到,那人都会伤筋动骨,甚至活活被碾死在车轮子底下。

    可以说是丧心病狂!

    “大哥,咱们怎么办?”蔡慢的额头上已经渐渐的冒出了冷汗,但是旁边的杨逸风却是面色平淡:“没事儿,你把阿飞和瀚子带到远处去,他们没人敢动你,这里的人,都交给我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