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校小保安 素手添香

第49章 喝了这瓶水

    “不好意思,是我莽撞了,”杨逸风摊开手,无所谓的说道:“但是我没有说假话,不出三天,他必死。”

    “混蛋,你竟然还敢骂我爷爷,你是真活腻歪了!”碧池顿时火冒三丈,挥拳就要砸在杨逸风的脸上,不过就在这时

    “住手!”

    病床上的老人大喝一声,将碧池阻止。

    “爷爷,这混蛋”碧池显然不敢违抗爷爷的命令,松开了揪着杨逸风脖领子的手,但是依旧是一脸的怒不可遏。

    “罢了,听他怎么说,”碧老却是挥了挥手,示意碧池退到一边,然后眯起眼睛看向杨逸风:“小伙子,你何出此言啊?老朽虽然身体不佳,但是我感觉我现在恢复的不错,明天都可以勉强出院。”

    “你那只是回光返照而已,”杨逸风却是叹了口气,正色道:“老人家,你浑身器官已经几近瘫痪萎缩,你之所以感到还不错,是你的器官正在燃烧最后的能量供给你的身体,也就是古话所说的,回光返照。”

    听了杨逸风的话之后,碧老身边的好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顿时愣住了:“小伙子,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讲,碧老的身体器官没有任何问题,怎么可能是回光返照?”

    “我警告你不要在这里乱说啊,再胡说八道就把你轰出去!”

    讲这话的人,正是陈医生,东海市医学界的权威人物,碧老的病一直都是他在照顾,眼下碧老的身体已经快要康复,马上就可以出院了,但是这个小伙子却直言碧老没有三天活头,这等于是当着面质疑他的医术!

    “不好意思,我也是医生,他什么情况我心里清楚,你们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杨逸风见满场都对自己怒目相向,也是无奈的摊了摊手。

    “呵呵,你是医生?”陈医生嗤笑一声:“你算是哪门子医生?你这身上穿的是保安的制服吧?你要是有这等医术,还用当一个小保安?更何况,你若是真懂医术,你的行医资格证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陈医生这话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以杨逸风这种年龄,基本上不可能有行医资格证。

    此话一出,房间里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场上的人除了叶紫潼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杨逸风懂医术。

    就算是那位碧老也是如此,根本不相信杨逸风懂医术。

    “我没有行医资格证,”这时候,杨逸风突然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表情极为无奈,其实以他的医术,哪里需要去考什么行医资格证?

    “哟,闹了半天还是个无证行医的呀,这下你完了,我这就给警察局打电话,把你这个死骗子抓起来蹲大牢,让你牢底坐穿!”一听这话,靠在门边的碧池顿时冷笑一声,转手摸出手机就要给警察局打电话。

    “等一下!”

    这时候,碧老突然盯着杨逸风,一字一顿的说道:“小伙子,你刚才说我活不过三天,我想请问一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杨逸风没有说话,只用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脸的淡然。

    “好,那我再问你,”碧老又发话了:“我这病,你可能治?”

    其实说出这句话之前,碧老一直在盯着杨逸风,他发现这个年轻人表情淡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就连碧池说要报警抓他的时候,他的脸上都没有露出半点慌张,这让碧老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小伙子,似乎有点儿深藏不露。

    “你的病,我能治。”杨逸风吸了下鼻子,优哉的说道。

    “哦?”

    一听这话,碧老眼前顿时一亮,不过紧接着,便是沉默下来。

    其实碧老自己也觉得身体有点儿异样,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治疗,他的身体表面上恢复的不错,可是他的心里却总是有种淡淡的不安,当杨逸风说出他活不过三天的话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好吧,看在你是紫潼请来的份儿上,我给你一次机会,你需要什么设备,尽管开口吧!”碧老想了想,突然间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除了杨逸风和叶紫潼之外,剩下的人都是面色大变,连连劝阻。

    不过碧老却是一挥手,示意众人先不要讲话。

    “给我准备一盆清水和一瓶矿泉水,随便什么牌子都好,”杨逸风脸上一笑,没有丝毫的胆怯,直言说道。

    “好,”碧老点点头,给祁连山一个眼神,祁连山便是下去准备了。

    没一会,他便是端着一盆清水,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回来了,将清水放在桌上,祁连山看向碧老。

    碧老却是抬了抬手,示意杨逸风可以开始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将视线落在了杨逸风的身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杨逸风为人治病,需要用到清水。

    可是杨逸风却根本不理会众人,而是慢慢地将手放在了水中洗了起来!

    洗手!

    我靠没搞错吧,卫生间就在旁边,你要洗手去那边好不好,还非要让人给你端过来?

    虽然众人心中恼火,但是依旧静静的看着,没有打扰杨逸风。

    这时候,杨逸风已经将手润湿,紧接着便是仔细的清洗起来,他洗的很慢,很仔细,仿佛要把手上所有的东西都洗下来一般。

    洗这两只手,杨逸风足足用了将近十五分钟的时间,直到屋子里已经开始有人沉不住气,杨逸风才是慢慢的收回了手。

    见他光是洗手就要十五分钟,大家都有点儿无语,不过看杨逸风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众人也没有说什么。

    可当杨逸风打开那瓶矿泉水,将一根手指伸进去之后,大家伙儿终于瞪圆了眼睛。

    这是干啥?

    没有人可以回答,杨逸风闭上眼睛,慢慢的搅动着那瓶矿泉水,与此同时,他的脸色也是慢慢的变得凝重起来。

    这一次,时间没有上次那么久,五分钟之后,杨逸风的脸色竟然变得极为苍白,额头上甚至还有一丝汗水。

    “成了,”这时候,杨逸风突然长吁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挺直身子,微微一笑,说出一句让屋子里面所有人都吐血的话。

    “把这瓶矿泉水喝下去,你的病就好了。”

    什么!

    听了这话,房间里的人都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