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校小保安 素手添香

第4265章 各有心思

    这段时间他看到一个个的服部家族的忍者被改造成了强大的基因战士,但是他们超忍局的忍者却没有机会,这让他坐卧不安。

    刚才他已经让井上惠子把大卫和斯图亚特请来商讨。

    他不知道大卫和斯图亚特同不同意过来。

    “局长大人,两位先生来了。”就在安培由虎忐忑之际,井上惠子已经回来了。她的身后跟着大卫和斯图亚特。

    安培由虎激动不已,站了起来,“大卫,斯图亚特,两位先生请坐。”

    大卫和斯图亚特也不客气,坐在了沙发之上。

    “两位先生,不知道对我们超忍局忍者的改造工作什么时候开始?”安培由虎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局长大人,这个我们有点为难。你们超忍局的忍者对我们新型基因药物似乎是不大相信,要是我们去改造他们的话,他们估计也不会乐意。”斯图亚特的语言是酸溜溜的。似乎是肚子里有气。

    安培由虎露出了尴尬的笑意,“斯图亚特先生,你不要误会。之前确实有部分不明真相的忍者对新型基因药物有恐惧,但是现在他们的药物已经完善,谁要是再敢这么说,我第一个砍了他。”

    安培由虎一副气愤的表情,郑重其事的表态就是为了给大家吃上一记定心丸。

    对于他的态度,大卫和斯图亚特都是相当满意的。

    “局长大人,你别说的那么的严重。”大卫笑着说道:“其实,当初大家心有余悸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当初实验死了不少忍者。大家对此恐惧也属于正常。”

    大卫的这番表态让安培由虎有些惊讶,本来他还以为大卫的怒气没消去。

    “现在新型药物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局长大人可以放心。”斯图亚特的话也是如此的客气。

    安培由虎十分的高兴,他笑着说道:“两位先生能够理解真是太好了。”

    “不知道两位什么时候能够开始改造我们超忍局的忍者?而不是一直改造服部家族的忍者。”井上惠子在一旁问道。

    “之前说是改造服部家族的忍者,其实也就是拿他们当试验品。现在实验已经完成,改造工作已经可以开始了。”大卫也想要早点开始。于是借驴下坡,答应了他们。

    安培由虎笑的是合不拢嘴,“太好了。要是成功了。你们就是我们超忍局第一功臣。”

    大卫却摆摆手,“局长大人过奖了。要说功臣的话,我们哪能和局长大人相比?你为我们提供一切必要的帮助,要没有局长大人,再过十年我们也造不成新型基因药物。”

    安培由虎满意地点头,笑得是合不拢嘴。

    旁边的井上惠子笑着说道:“你们都是第一功臣,就不要相互的吹捧了。”

    大家哄然大笑,都很开心。

    “惠子,你把我的决定告诉大家,要是谁敢不执行,立刻杀无赦!”安培由虎双眼迸发出狠厉之色。

    “是,局长大人。”井上惠子带着斯图亚特和大卫离开。

    井上惠子在众位忍者的面前宣布了安培由虎的决定。在办完事情之后,她朝着局长办公室走去,前去汇报工作。

    忽然有个声音把她给叫住了,“惠子小姐,你等等。”

    井上惠子停下脚步,转头望去,看到了服部智仁正在笑嘻嘻地看着她。

    井上惠子抬起脚就走,一副生气的表情。

    服部智仁快步追上来,一把抓住了她。

    “服部族长,你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要动手动脚的。”井上惠子有些生气。

    “惠子,你最近好像对我有意见。”服部智仁笑着说道。

    井上惠子的表现让他很不理解。

    “有意见?服部族长,你这是哪里的话,我可不敢对你有任何意见。”井上惠子酸溜溜地说道。

    服部智仁头都大了,他不解地问道:“惠子小姐,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让你这么的恶劣态度对待我。”

    在服部智仁成为服部家族的少族长之前,他们都勾搭上了,但是现在关系却变得冷淡了。

    “这要问你了。自从你成为服部家族的少族长之后,我去找了你好几次,但是你每次都不见我,而且还被你们家下人给狠狠地羞辱了一顿。”井上惠子气愤地说道。

    想起当天的事情,她就是一肚子气。

    “原来是这样,我不知道。那指定不是我的意思,你不要误会。”服部智仁笑着解释道。

    “反正是你们服部家族的人做的。不管什么原因,你不理会我,就是和我作对。”井上惠子面露愤怒的表情。

    “井上惠子,我是做的不够完美,但是你以前是怎么对待我的?”服部智仁气愤地问道。

    “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井上惠子面露不解之色。她认为服部智仁是血口喷人。

    “哼,当初我被人陷害,被送到实验室当成试验品,你竟然也不帮我一把。要是按照之前的实验结果,我早就化成灰烬了。”服部智仁对井上惠子也是一肚气。

    井上惠子当初确实没有帮助他的意思,但是她现在不愿意承认,而是解释道:“智仁,我当时不是故意的。当我当时也被蒙在鼓里,当我知道你要被送到实验室的当成试验品的时候,已经晚了。木已成舟,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井上惠子的眼睛之中噙着泪花。

    服部智仁看到她如此的伤心,也就心软,不再怀疑她了。

    “行了,我之前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服部智仁轻声说道。

    “我明白了,你之前不想理会我,是因为这件事误解。我还以为你成为了服部家族的族长,看不起我这个昔日的情人了。”井上惠子破涕为笑。

    服部智仁摆摆手,矢口否认,“惠子,你说错了,我可没有那么庸俗。”

    其实井上惠子原先想要放弃他,因为他快要不行了。但是现在看到他高就了,又动了心思,把自己说的太好了。成功地忽悠了服部智仁。

    服部智仁很聪明,也没有那么容易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