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校小保安 素手添香

第4406章 巴巴鲁的质问

    “虽然只是一次而已。但是尤为重要。巴巴鲁大人是想让安培由虎能够拼劲全力,发挥出他最后的能量。如果不让他出气,安培由虎是不会乐意的。所以巴巴鲁大人才演了刚才那么一出戏。”大卫耐心地解释道。

    斯图亚特现在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还是首领大人考虑的长远。”斯图亚特十分的佩服。

    …………

    包厢之中,巴巴鲁亲自帮安培由虎倒满了一杯酒,他端起杯子,笑眯眯地问道:“由虎,不知道刚才有没有让你出气。要是你还不满意的话,我再把他们叫过来让你暴打一顿。”

    安培由虎赶紧地摆手,“局长大人,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已经很满意了,不需要特别处理他们。”

    “你满意就好。”巴巴鲁的脸上露出了笑嘻嘻的表情,“既然满意,那么就把这杯酒喝了。一杯酒下肚,这件事就算是到此为止了。”

    “好,谢谢局长大人。”安培由虎将杯子的酒咕噜噜地灌入了肚子里。

    “坐下说话。”巴巴鲁示意安培由虎坐下。

    “副局长大人,尝尝这美味。我们超忍局二楼餐厅的料理味道还是不错的。”井上惠子笑着说道。

    “好。”安培由虎满脸笑容,并没有拒绝,而是很乐意接受。

    酒过三巡,巴巴鲁的脸色是红通通的,他放下酒杯,轻拍着安培由虎的肩膀,小声问道:“由虎副局长,不知道料理合你的胃口吗?”

    安培由虎连连点头,笑着回答道:“味道很好,非常不错。”

    “你满意就好。不过,有件事埋藏在我心中有十年了,我今天想要请教你。”巴巴鲁脸上的笑容倏忽一逝,声音变冷。

    安培由虎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他立刻说道:“局长大人,不管是什么事,你尽管问。”

    “十余年前,我闭关修炼。你却声称我闭关的地方是禁地,不准任何人进入或者出来,而且还派重兵把守,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要困死我,然后你接任局长之位?”巴巴鲁的语气很不好。

    虽然巴巴鲁是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说出来,但是安培由虎依然是感到凉意嗖嗖。

    安培由虎赶紧地摆手否认,他苦笑道:“巴巴鲁局长,你这就冤枉我了……”

    安培由虎矢口否认,当然这一切都在巴巴鲁的预料之中。他不动声色,问道:“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吗?”

    “局长大人,我之所以这么做那是怕别人打扰你闭关修炼。我并没有要软禁你的意思。都是被别人诬陷的。”安培由虎苦着脸解释道。

    巴巴鲁似乎没有完全相信巴巴鲁的解释,而是斜着眼睛看向了,充满怀疑地问道:“安培由虎,你说的是真的?”

    安培由虎没有办法,只得伸出手来,郑重其事地说道;“局长大人,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可以发毒誓,只要能让你不怀疑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局长大人,安培副局长肯定没有想要背叛你。十年来,虽然他掌管着超忍局的事务,但是从来都没有称呼自己是局长。”井上惠子在一旁劝慰道。

    安培由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他现在庆幸自己没有及早地自称为局长,不然的话都说不清楚了。当初他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就是因为忌惮巴巴鲁。

    而现在看来,他当初的选择是明智的。

    巴巴鲁端起酒来,抿了一小口,“是吗?我怎么听人家说,我不在的时候,别人都称呼安培由虎为局长。”

    巴巴鲁似乎什么都知道。

    安培由虎吓得满头大汗,不过为了让自己尽量保持镇定,他没有擦汗,而是尴尬地说道:“巴巴鲁大人,那都是属下为了拍马屁这么喊的。真的不怪我。”

    “那你就不能阻止吗?”巴巴鲁提高嗓门,似乎带着指责的意思。

    “局长大人,我阻止了。每次有人这么喊我,我都呵斥了。要是你不相信,你可以问问井上惠子。”安培由虎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了井上惠子,向她求救。

    井上惠子先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来,连连地点头,笑着说道:“对对对,我确实看到每次只要有人这么喊,副局长大人都会严厉地呵斥。”

    “既然呵斥了,为何这么喊的人越来越多?没有得到缓解?”巴巴鲁继续追问。

    安培由虎苦着脸回答道:“局长大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且我呵斥他们,不仅没有得到理解,而且他们还不满。说我是装腔作势。”

    “这样的下属就不能轻易宽恕。”巴巴鲁厉声道。

    “局长大人,你说的对。但是太多了,没有办法把他们都处理。法不责众。”安培由虎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下属,好像他是无辜的,坏人都是其他人。

    井上惠子也附和道:“局长大人,人人都有察言观色的习惯。毕竟你有十余年没有出现。特别是一些新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就……”

    巴巴鲁摆摆手,示意她不用再说了。

    巴巴鲁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由虎副局长,我也理解你的难处。只是以后你一定要记住,这种界限永远都不要随便跨越,各个级别都是不能混淆的。”

    “局长大人说的是,我一定牢记,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安培由虎连连的点头。

    他庆幸巴巴鲁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巴巴鲁轻拍着他的肩膀,“由虎,别人不理解你,我肯定是了解你的。你对超忍局对我都是相当的忠心耿耿。”

    安培由虎感激不已,举起酒杯,“谢谢局长大人对我的信任。”

    他将杯子的白酒一口闷干。

    “唉……”巴巴鲁深深地叹了口气。

    安培由虎的眉头不由地一紧,忍不住问道:“局长大人,你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叹气?”

    “由虎,现在我超忍局发展的是不错。但是以杨逸风为首的华夏超武局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要是我们连杨逸风都无法干掉,那么如何才能征服世界?”巴巴鲁的语气之中带着深深地忧愁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