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校小保安 素手添香

第4699章 陈昂然发怒

    他剑法激荡,带着一股杀气,十分凌厉,用力横扫,地下尘土飞扬。

    正在他耍的酣畅淋漓的时候,

    不久后,一个穿着灰色袍子的青年男子急匆匆赶紧来,“执法长老,出事情了。”

    陈昂然最讨厌有人在他练功的时候打扰他,当即持剑直至对方的脖颈。

    那一刻,石修竹吓得眼珠子瞪的老大,半晌他摸摸自己的脖子,还好还在。

    陈昂然收起利剑,仍是不悦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石修竹回神,深呼一口气,汇报道“是这样的,您派出去的人回来了,他们要求见您。”

    “把他们带上来吧。”陈昂然发话,朝一旁的圆石桌走去。

    他平日里主要的职责就是维系整个山派的安全,在瀑霞山派也算上是一位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没多久,三个黑衣人勾肩搭背,互相搀扶着走进来,浑身狼狈的要命。

    正要喝茶的陈昂然看到这一幕,面色一变,重重把茶杯搁置在圆石桌。

    “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们去刺杀杨逸风了?怎么你们灰头土脸的给我滚回来了?还有其他人呢?”陈昂然十分不满,怒斥道。

    “执法长老,我们行动失败了,杨逸风太厉害了,我们其他兄弟都葬身在了他的手里。”带头的黑衣人扑腾一声跪倒在地上,哭诉起来。

    其他人也纷纷跪下。

    “本来我们以为杨逸风就是一届很普通的莽夫,但没想到他的修为远在我们之上,执法长老,您瞧瞧我这手就是被他弄的,居然变为了焦炭,要不是我跑得快,整条胳膊都别想要了。”

    “执法长老,杨逸风并非普通的人,想要打败他不容易的。”

    “想起之前的战斗场景,我感觉真的是太可怕了,这是我一辈子经历的最恐怖的战斗了,当时要不我们跑得快,估计都要被他制造出的雷电给击中了。”

    “…………”

    听着自己手底下,在自己面前,疯狂拼命赞美敌人,陈昂然气的要死。

    啪!

    陈昂然重重拍在圆石桌上,手掌拍的通红都不觉得疼。

    “说够了没有?没有的话继续给我说!说一天一夜!没我的吩咐,不准停!”陈昂然暴怒呵斥。

    大家吓得浑身哆嗦,跪在那里大气不敢喘。

    看到这一幕,陈昂然总算舒服一些了。

    他冷声指了指其中一个人,“你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本来我们是奉您的命令,信心十足带人去截杀杨逸风的。但杨逸风和他身边的女人都不是吃素的,当时……”此人简单把打斗的过程描述一遍。

    陈昂然眉头陡然拧起,心中充满疑惑,“杨逸风真的有你们说的这么厉害?”

    “没错他……”

    几名黑衣人迫不及待就要作答,但陈昂然的脸色当即一沉,令他们反倒是不敢说了。

    陈昂然重重冷哼,“你们先滚下去吧。”

    黑衣人们点点头,赶紧互相搀扶着离开。

    陈昂然眉头紧拧,脸色阴狠的不像话。

    “执法长老,这件事情,您怎么看?”石修竹小心翼翼询问一句。

    陈昂然冷哼,站起,把手负在身后,“也许那个人的确有几分本事,但我不相信,杨逸风会像是他们描述的那样。”

    “可是他们几个伤的的确不轻……”石修竹提出疑问,他算是持法长老的心腹,跟在执法长老也是有几年的。平日也只有他跟执法长老说的话最多。

    “这些家伙,我太清楚了,平常他们执行个什么任务,也有失利的时候,每当那个时候,他们怕受到责任,就重重将自己打伤,诉说任务多么多么艰难,以此逃避责罚,这次恐怕也有这方面的嫌疑。”陈昂然坚决不信。

    “还是执法长老聪明,这都能看出来。”石修竹赶紧拍马屁。

    陈昂然冷哼,脸上浮现倨傲之色,“我什么没见识过,这点小伎俩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次行动失败,想必不久后,王家就会知道,到时候执法长老,又该如何跟王家交代?”石修竹再次问道,语气透露恭敬。

    陈昂然拧眉,面色沉冷,这次杨逸风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本来他以为杨逸风很好对付的,且为了一次性将杨逸风给杀死,他派了七八个人,但谁知道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杨逸风依旧能够逃脱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陈昂然也不会认为杨逸风厉害到通天,顶多是有点能耐而已,但万万比不得上他。

    “这件事情我再想想,你先退下吧。”陈昂然朝石修竹挥挥手。

    “是,执法长老。”石修竹离开。

    …………

    外面,黑衣人互相拖着残缺的身子,朝疗伤院走去。途径却是见到了掌门,他们纷纷跪地施礼,“拜见掌门。”

    “你们这是怎么弄的?”掌门瞥向他们一眼,看见他们狼狈的不像话的样子,微微皱眉。

    “回掌门的话,我们这是被一个叫做杨逸风的人给伤的。”其中一个人如实汇报道。

    “杨逸风?”掌门轻蹙娇眉,觉得有些耳熟,略微回忆,她倒是想起来了。

    “那不是专门跟王家作对,打击王家生意的人?”掌门说道。

    “的确如此。”

    “那你们这是?”掌门略微疑惑,她无法将他们一身的伤与杨逸风联系起来,要知道他们在瀑霞山派也算是有些水准的人了。

    “我们几个人奉了执法长老的命令去袭击杨逸风,谁知道杨逸风本事还不小,我们这一身的伤就是他给弄的。”其中一个忙吐露道,脸上带着一丝的不甘,还有一丝的后怕。

    掌门眉头倏地皱起,“杨逸风有你们说的这么厉害?”

    “掌门,千真万确啊,我们丝毫不敢隐瞒。那家伙真的是太恐怕了,就是拿他与执法长老比,那家伙也未必见得能输。”这句话,黑衣人说的很小声,生怕别人听见似的。

    “这倒是有点意思。”掌门水亮的眸子泛起一丝冷笑。很快她朝那些人挥挥手,“你们下去抓紧疗伤吧。”

    “是掌门。”黑衣人纷纷退下。

    “掌门,您还要去执法长老那吗?”旁边的一个小侍女询问道。

    掌门点点头,朝前走去,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进入执法长老的院落,掌门就看见陈昂然正一脸愠怒在那里生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