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三米半

第559章 发光

    丽景苑。

    曾柔斜躺在沙发上,拿着一瓶高档润肤霜不停地在脸上抹来抹去。她身上穿着一件很性感的睡裙,可以说是春光无限。

    林清雅端着一杯热牛奶走过来,无奈地道:“你就不能多穿点衣服吗,让人看见怎么办?”

    “怕什么,这里又没有男人。”

    等林清雅坐下,曾柔赶紧挨到她身边,摸了摸林清雅滑不留手的脸颊,羡慕地道:“清雅,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你这么好的皮肤啊?”

    林清雅笑道:“秦海不是已经给你推拿过了吗,你让他再帮你推拿几次不就好了吗?”

    曾柔叹了口气,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蛋苦涩地道:“那家伙一次要我几万块,我就是有金山银山也花不起啊,清雅,你能不能跟他说说,让他免费给我推拿。大不了等你们结婚以后,我给他当小老婆好了,反正以后总要便宜某个臭男人,还不如便宜他算了,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噗!”

    林清雅刚喝进嘴的一口牛奶差点全都喷了出来,咽下嘴里的牛奶后,她哭笑不得地道:“你能不能正经点?”

    “我是说正经的啊!”曾柔摸着自己的脸蛋,自怨自艾地道:“每天看到你光彩照人的样子,我现在连以前最爱的泡泡浴都不想泡了,因为再怎么泡也不可能泡出你这么好的皮肤。清雅,你要是不反对,我真的愿意给那个家伙当小老婆,反正我这辈子也不想跟谁结婚,他要是能保证我一辈子漂漂亮亮的,我何乐而不为。”

    说完,曾柔忽然笑嘻嘻地搂住林清雅的胳膊,“不过你大可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你抢大妇位置的,以后那家伙要是敢在外面招惹狐狸精,我还可以跟你一起镇压他!”

    “去你的,越说越离谱了!”林清雅啐了一声,赶紧站了起来,“你慢慢抹吧,我上楼睡觉了。”

    曾柔撇了撇嘴,不满地嗔道:“见色忘义!清雅,我不管,你必须让那家那口子免费帮我推拿才行。实在不行我******诱他,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只要他帮我推拿,我随便他怎么弄!”

    林清雅摇头苦笑,懒得再搭理这个嘴上没把门的女疯子,端着牛奶准备上楼休息。

    可是刚走了两步,她心里忽然一阵莫名的惊悸,就好像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突然离她而去了似的,那种心慌和心悸的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

    她手的牛奶也忽然滑落,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曾柔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林清雅正紧紧捂着胸口心脏的位置,脸色非常难看。

    “清雅,你怎么了?”

    她赶紧扶着林清雅在沙发上坐下,同时喊道:“云姨,云姨,清雅好像不舒服。”

    ……

    与此同时,几百米之外的柳轻眉家里。

    已经进入梦乡的柳轻眉忽然被一个噩梦惊醒,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气喘吁吁地同时,浑身上下也一阵阵地发凉,随手摸了一把,不仅额头上,包括身上全都被冷汗给浸透了。

    回想起刚才的噩梦,柳轻眉仍然心有余悸。

    在梦里,秦海和她正带着果果在公园里玩耍,果果笑得非常开心,两只小手一边牵着她,一边牵着秦海,在他们中间高兴地荡着秋千,欢快的笑声比风铃还要清脆动听。

    可是画面很快就变了,秦海忽然满身浴血地站在她的面前,似乎想要对她说些什么,可是她却什么都听不到,眼睁睁地看着秦海一步一步地朝着黑暗中走去。她拼命追赶,想要去抓住秦海的手,可是随着一声巨响,秦海彻底消失在了滔天的火焰之中,柳轻眉也正是在这时候惊醒了。

    类似的梦,柳轻眉曾经做过多次,每一次都是像这样在半夜惊醒,然后浑身被冷汗湿透。

    可是今天却和以前不一样,以前出现在梦里的,都是蛮牛,而今天却变成了秦海。

    难道那个家伙出事了?

    柳轻眉心有余悸地下了床,喝了杯水后,心里的那种惊悸之感减轻了不少。

    仔细想了想,她随即就哑然失笑。

    这里是国内,而且是春江,以那家伙的身手,谁能对付得了他,自己真是睡糊涂了。

    ……

    一医院。

    王梦盈正和几个年轻的女医生一起从大楼里走了出来。

    一个女医生笑着打趣道:“盈盈,你那个年轻帅气的师父怎么最近没来找你啊?”

    “对啊,我想想看,好像有两天没来了。盈盈,赶紧去找他,否则你师父就要被别的女孩追跑了!”

    “是啊是啊,说不定又收了其他的女徒弟,盈盈,那你就惨了,你师父以后就不爱你了!”

    “……”

    王梦盈闹了个大红脸,嗔道:“去你们的,我跟我师父的关系非常纯洁健康,哪有你们想的那么污!”

    “既然不污,那你的脸怎么红了?我摸摸看……唉哟,盈盈,你好像在发/骚啊,快让你师父帮你治治,他不是会推拿吗,让他帮你做个全身推拿几下就好了!”

    “对对对,尤其是这里!”一个女医生忽然在王梦盈胸口抓了一把,吓得王梦盈尖叫,一群没节操的女医生则全都爆笑起来。

    “一群污女,不跟你说了!”

    王梦盈羞得满脸通红,赶紧躲到一边,正好看到小护士魏静在前面,她立刻撇下身后的这帮没节操的家伙,快步跑上去,拍了一下魏静的肩膀,笑嘻嘻道:“小静静!”

    魏静吓了一跳,见到是王梦盈,她没好气地道:“你要吓死我啊!”

    “嘻嘻,你怎么这么胆小啊。那个苗英杰都已经被开除了,不会再来找你了,你还怕什么?”

    魏静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王梦盈忽然掩嘴一笑,凑到魏静耳边道:“是不是想我师父了?”

    魏静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羞恼地瞪着王梦盈:“别瞎说,我跟秦大哥没什么的。”

    “嘿嘿,还想骗我,要是真没什么,那你干嘛这么大反应啊?”王梦盈刚才被那帮没节操的女医生逗得满脸通红,现在又反过来逗魏静,倒是顺手得很。

    “不跟你说了!”魏静可没王梦盈那么能说会道,羞红着脸快步朝前走去。

    就在这时,忽然从后面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声。

    魏静急忙回头,只见王梦盈胸口的那个吊坠竟然发出了白色的光,虽然朦胧,但是在夜色里看得非常分明,她一时间竟然看傻了眼。

    王梦盈在尖叫过后同样愣住了,过了一会,她忽然将骨头吊坠解下来捧在手心里,喃喃地道:

    “是师父,师父肯定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