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李暮歌

第3942章 秘辛

    “你骗我。”

    秦风说了一句,他的眼睛看着李天,但是,出来说话的人却是秦慎。

    “你,自行入府去找。”秦慎说着,让开了一条道,“找到了,你可以达到目的,找不到,我也没有骗你。”

    秦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进了秦府,李天抱着手,身子没有动,他冷冷地说:“你答应他什么。”

    秦慎的目光落在了李天的身上,他淡淡地说:“我什么也没有答应他,不过说,让他可以进入秦府。”

    “他找不到人……”

    李天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慎就直接接上了。

    “他找不到,自会离去。”

    李天满脸的怀疑,这个人,难道就不怕秦风发狂,不是说杀人机器的嘛。

    “他若是恢复了一点意识,他也秦风,只要他是秦风,他就绝对可信。”

    秦慎的话语之中带着一股笃定,仿佛不容许别人质疑一般。

    李天听着对方这么说,没有再问下去。

    “秦若雪和风乔不见了,”李天好一会,他才再次地开口,“你之前还说,没有谁能够轻易地进入秦府。”

    秦慎自然听出了对方的讽刺意味,他撇了撇对方,随即开口说:“你不慌不忙,心中应该有了一些苗头。”

    李天哼哼了两声,他的确是知道了到底是谁弄走了那两个人,所以,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总会找上门去。

    “秦风不会就此罢休。”

    秦慎突然说了一句,他的目光看着李天。

    “你什么意思?”

    李天的眉头微微地皱着,对方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本能地觉得后背发凉。

    “你们估计不久会接触到。”

    秦慎没有说话,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让李天捉摸不透的话。

    “哼!”李天冷哼一声,他看着秦慎,讽刺地开口:“你就不怕,灵府先对他下手。”

    灵府既然之前能够让秦风的意识消失,对方通过血祭恢复了一点,他们怎么会容忍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下去,他们必定会对秦风下手。

    “他既然恢复了自己的意识,灵府想要动手,也不容易,而且……”秦慎说着,他的嘴角勾起了丝丝的笑意,“他既然来了,这一次,他正好就可以留下了。”

    李天眼睛微微地瞪大,对方这话……他不知道对方如何可以让秦风留下,他更加关注的只是暗灵!

    “暗灵也会随着秦风留下?”

    李天问了一句,秦慎又没有说话,李天却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如此,这就是默认了。

    “什么!”胖子突然从旁边窜了过来,他瞪着秦慎说:“暗灵岂不是也要成为秦府的势力?”

    胖子的身子扭了扭,之前秦风在场,他一直站在一旁,神经紧绷,现在人走了,可算是轻松了些。

    “暗灵,本是秦风所创,他既然留在秦府,暗灵难道还能回到灵府?”

    秦慎的嘴角带着丝丝的冷意,眼中的嘲讽也十分明显。

    “秦风到底是什么人?”

    李天看了胖子一眼,他问了一句,神色很是认真。

    “他是暗灵之首,”秦慎说了一句,随即,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说:“他也是绝影之首,我的师父。”

    “啊!”胖子再次瞪大了眼镜,嘴巴也微微地张大,满脸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大惊小怪!”李天一巴掌抡过去,他满脸的嫌弃,真她妈地丢人。

    “你先把自己的嘴巴合拢了!”胖子极为不屑地看着李天,一脚狠狠地踹过去。

    “啧!”李天抱着手,没有再理会胖子,他的目光转向了秦慎。

    “十年前,秦府发生打乱……绝影之首秦风不见踪影,几年后,灵府暗灵声名鹊起,”秦慎说着,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我本来还不确定对秦府动手的到底是谁,直到我知道暗灵。”

    胖子和李天对视一眼,秦慎省略了秦府大乱的事情,单单说了关于秦风,他们心知肚明,便没有多问。

    李天心中闪过许多念头,难怪秦慎要对灵府出手,原因在此,这种秘辛知道的人不多,关于秦风的事情,不管是灵府还是秦府自然不会多加透露,殷行之为何又能得知这样的事情?

    他看了秦慎一眼,他知道,对方能够透露秦风的事情已经是为了让他们不多加猜忌,更多的,估计不会再说。

    “秦若雪呢?”

    胖子问了一句,他的脸上带着丝丝的凝重,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是记在心里。

    秦若雪,和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

    “她和秦风之间的关系密切,由于发生过一些事情,流落在外,但是,她的寒冰血脉,足以证明她的身份……其他的,以后,让她自己告诉你们。”

    “流落在外?寒冰血脉……”

    胖子听到这个,眉宇之间的思绪少了一些,他看了看李天,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她和秦风之间的血祭也是因为血脉?”

    李天抬头看向了秦慎,对方点点头说:“不错,灵府正是封住了秦风的血脉之力,才使得他意识尽失……”

    接下来的话,秦慎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经极为明显了。

    “好卑鄙的小人!”

    胖子大骂了一句,灵府这事,做得不可谓不下流!

    “他们应该怎么都没有想到,十年后的秦府还可以与他们并肩,并且,开始对他们动手。”李天的目光则是看着秦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接着说了一句,“秦风再次回来,暗灵走了,灵府要掉一块肉。”

    “这本不是他们该有的东西。”

    秦慎的嘴角微微地勾起一丝讽刺的笑意。

    “也是,”李天点点头,随即,他笑了笑说:“怪不得灵府紧张秦风,秦若雪成那个样子,怕是心里本来就心虚。”

    “灵府,他们耐不住的,”秦慎转过身,“这也是他的目地。”

    秦灵两府的矛盾,必将因为秦风,暗灵而达到真正的顶峰,他们不但是因为掉了一块肉那么简单,更多的,还是十年前的那一场秘辛,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浮出水面,这才是他们真正的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