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十步行

第一百零二章 重掷杯,酒如龙!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初保底月票。?)

    犯我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随着当代汉天子开声吐气,紫禁城上空,朦胧的星空倒影中,隐约可见一条庞大的真龙虚影盘亘,龙眼如星斗,在俯瞰大地,令得一干妖族高手毛骨悚然,有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恐惧滋生。

    鲲鹏皇瞳孔微凝,这一刻目光也变冷,道:“刘兄口气不小,只是刘兄当真以为本皇没有半点倚仗,就这样轻易进入你紫禁城之中。”

    “朕从不当鲲兄无备而来,但来者是客,客随主便,今日说不得要请鲲兄喝下这杯薄酒!”

    “若本皇不喝呢?”鲲鹏皇冷声道。

    “朕大汉民间有俗语,”汉天子淡淡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七个字吐出,每一个字都如天剑铿锵,剑鸣声不止,显现出来一种惊世的剑道修为。

    一众妖族高手脸色难看,心火上涌,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曾经参悟过人族礼法,诗书琴棋,不一而足,自然也明白汉天子最后这七个字,是何等的自负与霸道,根本容不得有半点忤逆,但偏偏其针对的,乃是他们圣妖族一方妖皇,当代鲲神国国主,这就成了一种彻彻底底的轻视与羞辱。“也好,”倏尔,鲲鹏皇笑了,脸上的冷意消散于无形,道,“时间还早,饮一杯水酒也无妨,素闻人族酿酒乃是一绝,我妖族到底少有佳酿,既然刘兄盛情,本皇就小饮一杯。”

    众妖族高手一愣,诸大汉文武百官也心中狐疑,不知道这位鲲鹏皇到底有什么打算,眼下怎么看,都是困局,想要逃出生天,至少今日,圣上是绝不容有半点疏漏,其看不出有半分机会。

    “好,”汉天子颔,也不以为意,道,“上酒!”

    很快,就有宫装侍女上前,摆上桌案,以及一壶酒,两只几近透明的琥珀酒杯。

    “苏院主。”

    汉天子开口道:“素闻你苏家虽然起于微末,却也是书香家世,这杯酒,就由你代朕敬鲲兄一杯。”

    苏乞年眼中透出一抹异色,但还是微微躬身,道:“多谢圣上。”

    文武百官中,顿时有不少人露出感叹与艳羡之色,在这注定要被载入史册的一天,能够代圣上敬北海鲲鹏皇一杯薄酒,也是一种无上荣光,通常而言,两国相会,唯有如御史大夫丙重这样的国柱重臣才有这样的资格与机会,彰显一国之仪表,没想到今日被圣上赐给了这位小神仙。

    而念及这个年轻人的成就,再多的艳羡也只剩下了感叹,这是其应得的,堪称实至名归。

    鎏金高台上,鲲鹏皇抬脚迈出,足下如生出无形的台阶,其一步一步走下台阶,脚踏实地,来到了桌案之前。

    再看当代汉天子,坐下的鎏金高台也以同样的度消融,直到龙椅落地,与鲲鹏皇齐高,身为一代汉天子,同样拥有常人难及的气度。

    苏乞年看前方百丈之外的桌案前,鲲鹏皇长身而立,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身着暗金长袍的少年,但冥冥之中,苏乞年却能够感到其体内那潜藏的,足以摇动诸天的可怕伟力,妖皇之威,可撼天地。

    朝着一位天命准圣,尤其是一位妖皇走去,于任何一名人族而言,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需要承受莫大的源自心灵深处的压力。

    苏乞年迈步,他光明心宁定,目光如古井不波,又如同九天之上的流云聚散,无形无相。

    不远处,四位妖圣后人看其朝着鲲鹏皇缓步行去的身影,目光皆变得无比复杂,曾几何时,年轻一辈他们是绝对站在风口浪尖的存在,而今却占据不了风口,甚至都难以接近,因为已经有了一道难以逾越的身影横亘在了前方,挡住了所有的光芒。

    苏乞年的脚步不快也不慢,十息之后,他走过百丈之地,来到了桌案前。

    当代鲲鹏皇深深看他一眼,道:“年轻的光明传承者,没想到这么多代过去,又出现了一位祖禁,但这天下大势难逆,何不入吾圣妖族,本皇可以承诺,亲自为你换血易脉,成就吾鲲鹏皇族之身。”

    什么!

    这一下,一干妖族高手就心神剧震,没想到鲲鹏皇居然许下了这样的承诺,换血易脉可不是说说而已,其中涉及到种种消耗,尤其是血脉之力愈强,所受到的限制越多,由当代鲲鹏皇出手,要将一位人族元神换血易脉,变成鲲鹏族人,恐怕需要付出的代价,不亚于培养出来一位妖族大帝。

    嗯?

    御史大夫丙重蹙眉,很多文武百官皆生出怒意,这位鲲鹏皇也是肆无忌惮的主,居然当面蛊惑小神仙,但也足以看出,而今的妖族对于小神仙是何等的看重,祖禁再加上绝迹五千余年的时间禁忌,哪怕是妖皇,都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

    却见苏乞年轻轻摇头,道:“多谢鲲鹏皇厚爱,苏某是人,薪火传承永不灭。”

    “可惜了。”鲲鹏皇摇摇头,道,“以你的天赋与悟性,若是换血易脉,成吾鲲鹏族人,本皇可以与诸皇商议,送你入妖神山上,未来不说登临天命,便是追寻圣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嘶!

    此刻,即便是如紫电夔牛族等四位妖圣后人,也是吃了一惊,要知道妖神山乃是当初九大妖圣联手,缔结妖族诸准圣界而成的一方圣界,造化玄奇,蕴藏着浩瀚伟力,只是而今处于沉眠之中,哪怕是妖皇,也难以令其复苏。

    但若是诸皇联手,还是能够送一两人登临妖神山上,参悟、观摩圣道,一般而言,唯有妖帝才有资格由诸皇出手开启妖神山,且一生也只有一次机会,哪怕他们身为妖圣后人也不例外。

    如此看来,当代鲲鹏皇刚刚绝非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看重这小神仙,竭力想要将其引渡进入妖族,甚至连妖族之根基底蕴所在,也愿意为其打开,赠其一场造化。

    “苏某令鲲鹏皇失望了。”苏乞年依然摇头,他语气平静,即便是得闻妖神山之名,也丝毫不为所动。

    “真是可惜了。”

    鲲鹏皇再次摇头,也令得诸文武百官更加警醒,此时愈看重,待到日后出手,就愈不会容情。

    苏乞年抓起薄胎温润的白玉酒壶,斟满两只琥珀酒杯,晶莹粘稠的酒浆无色,甫一倒出,就散出来一股清冽绵长的酒香,哪怕相隔很远,也清晰可闻。

    “好酒。”

    鲲鹏皇赞叹一声,就要伸手去抓酒杯,却听得苏乞年开口道:“慢着。”

    鲲鹏皇挑眉,一干妖族高手则目露寒意,敢对妖皇无礼!至于大汉文武百官,很多人也是绷紧了心神,不清楚这位小神仙到底想干什么。

    “汉人的酒,当然要以汉人的方式来喝。”苏乞年平静道,“要不然一不小心,它就会像一条挣脱了羁绊的龙,会伤了你。”

    眼中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鲲鹏皇道:“好,你先来。”

    众妖族皱眉,而诸文武百官,一些大儒则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苏乞年已然有所动作。

    只见其轻轻抬起右手,掌心朝向鲲鹏皇,呈捻花状,认真道:“莲花指,因为酒比花香,所以持杯如捻花。”

    掌心落下,虚引两只琥珀酒杯,苏乞年再道:“杯满为礼,不溢为敬,所以是轻举杯。”

    伸手如捻花,苏乞年持起一只琥珀酒杯,道:“先文后武,先礼后兵,谓之君子深入喉。”

    昂,一杯陈酿御酒下肚,苏乞年双目闭合,深吸气,良久之后方才重新睁开双眼,轻吐一口酒气,道:“舒展眉,酒气奔腾如狂涛席卷,一扫千秋,一解千愁。”

    低头看桌案,苏乞年持杯轻轻落下,在离桌案不过三寸之地时加落下,咚的一声,铿锵有力。

    “重掷杯!”苏乞年抬头,“代表一饮而尽,一滴不留,痛快!”

    好!

    文武百官中,顿时有大儒眼神湛亮,看向苏乞年的目光满是赞赏之色,人族礼仪与气度,于酒之间被这位小神仙展现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请!”苏乞年看向当代鲲鹏皇,伸手虚引,目光直视,不闪不避。

    深邃的眸光微动,鲲鹏皇不语,却按照苏乞年此前所言的步骤一一行进,直到昂一杯深入喉,其微微蹙眉,这是起码陈酿了数百年的御酒,酒气温和,但入口瞬间之后余劲连绵不绝,直如长江大河,奔涌不断。

    以天命之境,一点酒气自然不足为虑,但饮一杯酒也要动用修为乃至肉身气血化解酒力,如妖皇也落不下这样的脸面。

    鲲鹏皇欲睁眼开口,却听到苏乞年恬淡而宁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急着开口,深呼吸,放开你的胸襟,让龙有空间可以飞翔。”(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12月初保底月票。告诉你们个悲催的事,十步这会儿在单位,因为晚上手提电脑黑屏,赶紧去修,说主板要修今天好不了,日,了狗了,我当时已经写了5oo字了,泪流满面。)(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