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十步行

第一百零三章 长恨剑清羽!(一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紫禁城中瑞气弥漫,清灵之气充斥在这片天地的每一寸角落。

    鲲鹏皇未曾立即睁开,他蹙起眉头,数息后舒展开,再睁开眼,就冷哼一声,手中琥珀酒杯重重落下,整个嵌入桌案之中。

    “大汉礼仪,道理传承博大精深,”鲲鹏皇看向苏乞年,目光现出几分不善,道,“不过尔等就真当吾圣妖族这亿万年以来,都只是茹毛饮血,而不通教化,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外之险,吾圣妖族视尔等,便如尔等视这世间一切血食牲畜一般,并无二致。”

    此言一落,不少大儒眼中透出沉凝之色,而不是愤怒,因为这位鲲鹏皇说得不错,这也是人族走在进化之路上造成的种种杀戮,而武道高手到达一流混元境,便可以汲取虚空深处无处不在的天地元始之气,以供给己身之不足,从而到达辟谷之境。

    除此之外,想要这天下百姓人人都辟谷,不饮不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是一条长久的进化之路,可能需要的岁月,需要以千年计,乃至万年计。

    桌案前,苏乞年神色不变,只是轻轻摇头,道:“圣贤有云,道不同,不相为谋。”

    “道不同,不相为谋。”当代鲲鹏皇喃喃一声,倏尔放声大笑,道,“好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么接下来的岁月,人族就要准备好,我妖族的铁蹄,已经炽热难当。”

    龙椅上,汉天子起身,平静道:“就看天地之间,谁更超脱一步。”

    此刻,无论是一干妖族强者,还是大汉文武百官,皆露出凝重之色,两位国主,这是已经宣战了。

    史官握笔的手轻颤,又很快变得坚凝,这同样是一位史官此生最灿烂的时候,记下春秋之变,革鼎之变,生死之变,民生之变,烙印天地公理,不偏不倚。

    蜀中之地。

    蜀山于云雾之中沉浮,高悬于天地之间,大汉十座镇国大宗,蜀山是号称最接近天界的地方。

    深渊前,聚集的江湖武林人士越来越多,但随着时间流逝,辰时将至,深渊前的很多高手,尤其是顶尖元神人物,却开始带着自己随行的弟子或者门人后退,他们察觉到这天地间愈发沉凝的气息,魑魅魍魉太多,他们也感到了危机。

    蜀山,锁妖塔之巅。

    真临剑帝长身而立,他一身粗布白袍飞扬,白发轻舞,身上渐渐弥漫出来一股超脱的气息,这气息飘渺不定,似乎连天道也无法锁定。

    清羽观摩这一刻,露出沉吟之色,这似乎就是道经上所说的,所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登临天命,运转造化,这天地间就少有本源可以加身,堪称万法不侵,天地劫数不能落,草木枯荣五百年,才是寿终正寝之时。

    嗡!

    倏尔,清羽目光一凛,体内有淡淡的剑鸣声响起,这是长恨剑在示警,有妖邪临近。

    该死!

    清羽眸子一厉,准圣剑的气息开始在体内复苏,时至而今,他已经臻至一流混元境最巅峰,且步入了圣禁领域,哪怕长恨剑身在通灵圣兵之境,且为一口罕见的魂兵,但人剑合一,他竭尽全力,却还是能够勉强勾动一缕准圣剑气机,普天之下,少有人可撄锋。

    不知不觉中,距离辰时只剩下半个时辰。

    “何人,敢觊觎我蜀山盛典!”

    这一刻,自蜀山锁妖塔之巅,清羽清朗且滂沱的声音,裹挟着一股无上剑意,以横扫千军之势自天穹之上席卷开来,惊得四方等待观摩盛典的武林人士皆心神一震,有蜀中人士隐隐洞悉开口之人的身份,皆露出惊叹之色。

    “这是真临剑帝亲传弟子,长恨剑清羽!”

    “传闻这一位曾经乃是武当青羊峰弟子,因为剑道天赋绝伦,且机缘巧合之下成为蜀山通灵圣剑长恨剑剑主,所以在当初青羊峰峰主,那位小神仙的主持之下,改换门庭,收回一身技艺,拜入了蜀山门下。”

    “近年来,这位行走我蜀中之地,斩杀不少潜藏的妖族,不乏妖主这样的高手,甚至在三个月前,与一位潜藏的南海妖王交手,令其不敌而退,疑似步入了圣禁领域。”

    很多蜀中武林人士感叹,等到真临剑帝登临天命,蜀山声威,便将再次回归巅峰,这是蜀中百姓之幸,也是妖魔之悲,因为届时必将被清扫,乃至镇压,锁入锁妖塔之中。

    哧!

    下一刻,但见蜀山之上,禁地锁妖塔所在,一缕剑光如划开了亘古的混沌,照亮了天地四极,生生切入了四方虚空之中。

    短暂的沉静之后,蜀山四方百里之地,虚空深处,有剑光炽盛,令得虚空壁障若隐若现,隐约照见当中一道道妖魔身影,伴着凄厉与愤怒的咆哮声。

    嗤啦!

    有妖族乃至魔门中人欲撕开虚空壁垒,遁入现世,却依然慢了一步,在真身挤入真实界的刹那之间,一缕剑光扫过,炽盛且绚烂,仿佛可以照见人世间最深沉的情绪。

    噗!

    血花溅起,有妖血洒长空,赫然是一位强大的妖王,此刻被腰斩,自虚空中坠落大地,剑道锋芒绞杀,两截妖体尚未落地就寸寸崩毁,化成齑粉,随烟消云散去。

    不止是妖族,也有魔门高手,被这一剑自洞虚世界中逼出,竭力抵挡,依然挡不住这一剑所蕴藏的惊世锋芒,魔身崩溃,陨落苍穹。

    咚!咚!

    血雨洒长空,落地如山崩,将大地撕开一条条大裂缝,这就是元神人物,生命进化,在长生路上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哪怕是一身气血,每一滴也比金铁更沉重,气机之盛,若是不进行化解,寻常一流混元境的高手也难以靠近。

    这就是准圣剑之威!

    蜀山四方,不少武林人士心惊胆战,这位蜀山长恨剑,当真是杀伐果断,只这一剑之下,怕不是能有五、六位妖王被腰斩,还有三位魔门元神,同样被这一剑斩出了洞虚世界,通灵圣剑气机之下,连元神都没能遁去,就陨落长空。

    远方,一些顶尖元神人物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恐怕今日之后,这位长恨剑放眼天下,在整个年轻一辈中,都将占据一席之地,若等到其证道元神,步入顶尖之境,以准圣剑之利,怕是寻常元神大成人物面前,亦可全身而退。

    蜀山禁地,锁妖塔之巅。

    噗!

    清羽嘴角溢血,手中一口迷蒙的长剑虚影溃散,刚刚刹那间,他以极尽之力勾动了长恨剑一缕锋芒气机,斩杀虚空,本想将所有魑魅魍魉全部逼迫出来,甚至惊退,没想到虚空深处的水,非是一般的深,除了那几名初入元神之境的人物,借助长恨剑锋芒气机斩入洞虚的刹那,他分明感到了一股深藏的气息,十分隐晦,渊深似海,以他而今的修为境界,即便借助长恨剑之力,也难以以无上剑意锁定。

    目光微沉,清羽没有立即再出手,而是汲取虚空深处的元始之气,补充己身,丹田气海中收藏的元气丹等补药也在无形中化去,这才仅仅只是开始,等到辰时,才是真正的天灾*。

    京道,长安,紫禁城中。

    桌案被撤去,苏乞年回到大汉群臣之前,与御史大夫丙重等几位国柱并肩而立,鲲鹏皇则转身,重临鎏金高台,两座鎏金高台再次冉冉升起,到达九十九丈高。

    自子时之后,一直到辰时到来之前,紫禁城中静谧无声,没有人再开口。

    空气愈发凝滞,甚至到后来,哪怕是一流混元境的人物,也感到呼吸困难,四周的空气粘稠如汞浆,有一种举步维艰的错觉。

    辰时!

    当第一缕阳光撕裂天云,洒落向人世间,有紫气东来,瑞霞满天,整个蜀中之地,都如同化成了一片祥瑞圣土。

    蜀山,锁妖塔之巅。

    真临剑帝蓦地抬头,那第一缕阳光尚未彻底降临大地,便被一股无形伟力绞碎,成为点点光雨,如血一般凄厉。

    天穹一下变得昏暗,没有半点征兆,似乎又重新回到了最深沉的暗夜之中。

    一片漆黑如墨,又泛着紫意的漩涡自九天之上浮现,将整个蜀山笼罩,也就在这一刻,蜀山四方,诸多武林人士心中一沉,霎那间似乎有一座无形大山镇落下来,心灵颤栗,有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退!

    这时,很多武林人士方才明白那少数顶尖元神人物早早远远避开的缘由,尤其是一些修为孱弱者,尚未筑基,几乎在那漩涡浮现的一瞬间,便张口吐出一道逆血,整个人萎靡下来。

    而即便早有所感,已经退出了数里,乃至十里之地的一些顶尖元神人物,武林泰斗,也依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天命之高,跳出三界,不在五行,超脱于外,这是天道之怒。”来自轮回寺的老僧双手合一,白眉低垂,长吟道,“南无阿弥陀佛!”

    轰隆隆!

    只在其话音落下之后,有天雷炸响,地动山摇,整个蜀中大地,千余里方圆,都感到了剧烈的震感。(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今儿开始破魔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