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十步行

第一百一十五章 现在走,还有体面(求订阅)

    (求订阅,求月票,推荐票。)

    三月份,天刚转暖。

    走在街道上,刚刚播放的国际新闻,已经掀起了极高的热度。

    毫无疑问,这是一则爆炸性的消息,刀圣耶鲁的陨落,足以激起各国的戒备,号称绝对防御的圆桌刀盾被人打破,这对于世界各国刀圣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在当今世界各国克己的大环境下,最怕的不是有强者诞生,而是怕这个强者不按规则,肆意破坏稳定,这必将令世界民生陷入剧烈的动荡,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最后可能激起的巨大波澜,绝对不是各国高层所愿意看到的。

    兴泰高等武校。

    往日里懒散的校园慢生活,在今天也有了些许变化,不少人在交谈讨论,重点在于刀圣耶鲁的陨落,会不会激发进一步的混乱,从而掀起世界范围内的圣战。

    作为与核武并列的两大军事核心要素,若是全球范围内的圣战爆发,不亚于一场天灾,国破家亡也只是等闲。

    “花圆,你们也看了吧!”

    “太惊人了!人类真的可以进化到这种程度,那可是空战,简直就像是神话一般。”

    一进体育馆,一群已经炸锅的刀道社成员再次沸腾起来。

    “所以,这就是刀道,值得我们用一生不断向前去探索的浩瀚领域!”

    韩冰沉声道,这就是当今世界的两条进化之路,科学与生命进化。

    “是啊,真希望有一天,也能试试飞天的感受。”

    有人感叹,以个人之力脱离地心引力,这是无数幻想的根基,也是很多人孩童时期的梦想。

    “如果坚持,或许会有那么一天。”

    苏乞年忽然开口,体育馆内先是一静,既而就升腾起来蓬勃的朝气。

    “不错,只要我们坚持,坚持才有可能实现梦想,不空谈,试试才知道!”

    “练刀!就算是刀圣年轻时候,也不能肯定自己能够走到哪一步,我们妄想一回又何妨!”

    花圆挥舞拳头,眸子晶亮,年轻的血在涌动,这是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年纪,也是一段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岁月。

    吱呀!

    突兀的,体育馆的铁皮大门被人推开,同时有调笑声响起。

    “梦想成为刀圣,真是一个伟大的梦想,真不知道,兴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预备刀圣社。”

    此刻,大门前立着六个人,以一名手掌粗大,生满了老茧,着锦丝武袍的中年人为首,开口的,则是中年旁边的一名青年,青年一身劲装,腰间挎刀,鸡冠头竖起,两边留白,不用看就知道是个刺头。

    “秦图!”韩冰刀眉挑起,目光变冷,道,“这里不是古尔,不欢迎你们,请回吧!”

    “怎么,开个玩笑而已,肚量大一点嘛!”称作秦图的青年嘴角含笑,耸了耸肩,道,“赛前友好访问罢了,不信你们看,我们还带了吴师傅来,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让吴师傅指点你们一招半式,不收费哦!”

    “秦图,你太过了!”

    花圆冷哼一声,这一群人现在过来,哪里是什么友好访问,分明就是来炫耀、奚落他们,兴泰三大高等武校,三姜最强,古尔次之,兴泰最为弱势,这些年招的,也都是三姜和古尔挑剩下的,如此恶性循环之下,哪怕有再悠久的历史,也被其它两所武校看轻,在各种场合受到歧视与白眼,更是家常便饭。

    只是花圆等人没有想到,这古尔居然猖狂到了如此地步,竟然将屏风刀馆的吴师傅带来这里。

    “吴师傅!”

    这一刻,韩冰看向那锦丝武袍的中年人,沉声道:“您是市内有名的职业刀客,屏风刀馆的首席师傅,可以说是刀道上的前辈,我们没请到您,是我们没有福分,难道吴师傅今天也是专程来奚落我等不成。”

    秦图轻笑一声,摊开双手,道:“你们不要误会了,吴师傅只是我们请过来访问的贵宾,若是你们有什么困惑,可以上前求教一二,可不要不识好人心,咦,我看看,你们身上都戴上了铁环,这是什么练刀方式,当自己是囚犯吗?”

    哈哈哈哈!

    几名古尔刀道社的成员大笑,一众兴泰刀道社成员面色难看,花圆捏紧了拳头,一只手按落在腰间。

    这时,那秦图目光一转,又落到苏乞年身上:“这是你们请的青刀赛指导老师吗?还未请教,这么年轻,倒是面生得很。”

    没有看这秦图一眼,苏乞年目光落到那中年人吴师傅身上,淡淡道:“现在走,还有体面。”

    嗯?

    来自屏风刀馆的吴师傅心中一跳,这目光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他有点发毛,他仔细打量苏乞年,却看不透半分深浅,粗看就像是个不通刀道的普通人,四肢乏力,不像是职业刀客,气血旺盛,精气外显的样子。

    高手?还是在装腔作势,唱空城计?

    “你无视我!”

    秦图扬起了眉毛,不等他再说些什么,却被一只坚实且粗糙的大手按住了肩膀。

    “吴师傅。”

    秦图一怔,却见这位兴泰城少有的职业六阶的成名刀客看向前方,目光微凝,道:“未请教……”

    没有得到回应,只有一只粗布白袍的袖子轻轻一甩。

    呜!

    有怪风起,那是体育馆的两扇铁皮木门,此刻像是两座大山迎面而来,在眼前极速放大。

    不好!

    这位屏风刀馆的吴师傅瞬间变色,有厚重的风压临身,将他的一切预想与动作击溃,生生压制。

    砰!砰!砰!

    几声巨响,铁皮木门凹陷,像是几道人形,而后轰隆一声关上。

    体育馆内有回音,一群社员大都张大了嘴巴,最后一刻,他们分明看到,包括那屏风刀馆的吴师傅六人,被关闭的铁皮大门扇苍蝇般活活拍飞。

    想想都脸疼。

    “好!”

    花圆咬牙切齿道:“拍死那群王八蛋!”

    “苏老师威武!苏老师真帅!”

    几个少年少女兴奋无比,看向苏乞年的目光满是崇拜的神色,那可是屏风刀馆的吴师傅,职业六阶的刀客,这么一袖袍扇飞,他们虽然看不懂,但也知道厉害无比。

    这就是衡量标准,以屏风刀馆的吴师傅为参照物,他们发现真的走大运了,这位苏老师绝对是一位高阶的职业刀客。

    “好了,少废话,都练起来!”

    深吸一口气,花圆蓦地大喝一声:“不要浪费时间,倒计时八天,不要再关注其他东西!”

    “练起来!都练起来!”

    韩冰也吆喝起来,语气沉凝,看上去并不是很痛快。(求订阅,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