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十步行

第两百一十五章 十大圣王,界关!

    第三天山上峰。

    “又有圣王出世了。”

    二山主目光有些悠远,道:“这些年来,诸族都在克制,圣王山脉尤甚,诸王不能轻易出手,还不是纪元之末,看来这第三纪元格外不太平。”

    “诸族共生,并非是蛮荒岁月,人族还需要时间。”三山主冷冷道。

    “可惜现在看来,时间不多了。”

    老山主深吸一口气,这位老王有些忧心,相比于自身所剩不多的岁月,他更加感受到肩头的沉重,哪怕身为无上强者,也快感到不堪重负。

    苏乞年心绪翻涌,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风雨飘摇,这与以往的认知不同,他真正站在了最前方,才发现一切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艰难,而是更加艰难,每一个种族都需要延续,无论是人族,还是诸多异族,所有人都在争造化,不只是为了修行,生命进化,只要还有牵挂,就有无限的羁绊。

    ……

    半个时辰内,道音接连九次迸发,大半个圣王山脉几乎都被瑞气神霞淹没。

    九大圣王!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量,若算上之前那位无上神魔体,就是整整十大圣王。

    浩瀚星空以来,除了纪元之末,还从来没有哪个纪元之初诞生出如此众多的圣王。

    “天碑更迭,圣王榜当一代更胜一代。”

    “即便只是微弱的差距,这么多年过去,轮回圣境也被衍化到了极境中的极境。”

    “十大圣王,年轻一辈,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吗?无上之路上角逐,或许能够诞生一位无上圣王……”

    有老辈人物沉吟,修行路上千变万化,亦有无限可能,十大圣王出世,无疑是一场撼动整个星空的大地震,神圣人物就已经迈入了诸天强者之林,遑论是天碑留影的圣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一般的准王更被诸族无上看重。

    接下来的几天,圣王山脉出乎预料的平静下来,年轻一辈不再互相征伐,一些消息也得以流传开来。

    “昔年无上剑界,当今剑族剑子明悟剑心,贯穿第五天山之巅,留影天碑,胜过了昔年剑皇。”

    “第四天山有神秘年轻高手闯关,疑似执掌时空禁忌,天碑留影,无影无踪。”

    “时隔三万年,第一天山天碑更迭,神皇子集齐八大天印,只差一印,便可再现初代仙皇印道诸天的仙神印。”

    ……

    几大年轻圣王的消息,每一条都令同代窒息,诸圣都只能仰望其无敌身姿。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位另类,着实令人生不出敬仰之心。

    “断绝的禹皇传人再现星空下,潜入天山之巅,打了天碑留影的天魔体闷棍,倒悬于天碑之上。”

    “这实在有些……不厚道。”

    当人们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除了震惊之外,皆有些无言,下黑手也需要实力,禹皇传人多半不弱于天魔体,偏偏以这样的方式取而代之……这令第九天山的魔族几乎气炸了肺,但就算是几大准王联手封锁星空,也未能截断其行迹。

    更重要的是,打上圣王榜的几大圣王中,除了无上神魔体与锁天传人之外,还有禹皇传人及补天宫传人。

    四大圣王!

    虽然眼下依然有年轻至强者自星空各处赶来,尝试摹刻天碑,冲击圣王榜,但想来不会有几人成行,而人族就占据了四席,这大大出乎了诸山异族的预料,也令他们的心绪变得异常的凝重起来。

    第三天山上峰。

    这几天以来,苏乞年没有离开,而是潜心向三位山主请益,对于无上之路,他还只是一知半解,即便最初有二师兄祁清为他讲过道,但因为涵盖太广泛,并未真正深入进去,对于眼下的他而言,三位山主的言传身教,足以令他更快巩固下眼下的进境,并向前再次深入进去。

    “界关,接下来或许是最适合道友的地方。”

    老山主开口,语气郑重:“有些东西,或许在那里可以化解。”

    界关!

    苏乞年凝神,老山主意有所指,他如何不明白,轻吸一口气,缓缓起身,朝着三位山主躬身一礼,也到了离去之时。

    这一礼老山主三人没有回避,看苏乞年消散的身影,二山主不禁深吸一口气,道:“我等如此,也不知是对是错。”

    “是非对错,与我等何干。”三山主冷冷道。

    “不错,又与我等何干……”老山主哑然失笑,“老头子就要上路了,哪管它宇宙崩灭。”

    二山主一怔,随即沉默下去。

    ……

    人界星空。

    哪怕以苏乞年眼下的修为,从无量星海到达人界星空,也足足花费了半日光景。

    中域北荒,锁天一脉祖地。

    苏乞年看眼前熟悉而宁静的寨子,青黑色的山墙斑驳,流淌着岁月沧桑的气机,有些躁动的心绪不由自主地平复下来。

    一路上并未遭遇到截杀,想来他执掌虚空、时间两大禁忌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想要留下他,绝非是寻常准王能够做到。

    当然,这并非预示着日后就可高枕无忧,这浩瀚星空下诸族强者如云,若是有一天真的被截住,多半要九死一生。

    “苏师弟!”

    倏尔,寨子中腾起一道黑电,那是一只黑羽鸡,通体如黑金浇铸而成,尤其是一双眸子,更是犀利锋锐,一双利爪踩踏在虚空壁垒之上,神圣气机内蕴,体内分明潜藏着汪洋一般的惊人血气。

    “黑羽师兄。”

    苏乞年脸上浮现一抹微笑,早几年时候听说其开始进化,陷入了沉睡之中,没想到今日回来其已经复苏,观其一身气机,怕是圣兽中也堪称绝顶。

    而黑羽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却是在苏乞年身上不断转动,原本犀利的眸光,渐渐透露出几分惊骇之色。

    “气机不漏,混元一体,苏小子,你……”

    黑羽有些结巴起来,这才几年不见,当年那个在玄黄大地向他求取传承的年轻人,居然已经修行到达了这一步,这绝非是他的错觉,这种特征,放眼浩瀚星空,只要是意志修为接近轮回巅峰,都能够清晰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