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十步行

第两百六十八章 闹剧结束!

    悟道丹,又称之为秩序之果,不朽源泉。

    尤其是对于准王而言,悟道丹可以为他们指引方向,极大地缩短渡过无上天关三重天堑的时月。

    甚至有一种传说,若是可以得到九枚合适的悟道丹,可以将一位圣人直接推入真王领域。

    不错,不是准王,而是圣人。

    令一位圣人立地成王,进化为无上生灵,这种诱惑对于超凡脱俗的众圣而言,堪称偷天之功。

    但太艰难了,一位绝世王者一生也不过只能凝炼出两枚悟道丹,十位无上王者中,也未必能成就一位绝世王者,遑论整整九枚悟道丹,至少浩瀚星空二十多万年以来,以此成王者,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即便如此,诸天强者对于悟道丹的渴求,无尽岁月以来都没有止息,即便是普通神圣,日夜观摩之下,也大有裨益,几乎注定了一尊圣境巨头的诞生。

    云空阙沸腾了。

    无上大丹的诱惑,就算是神圣都不能保持心境。

    落宝台上,浮山大能背脊冒汗,但还是勉强开口道:“七种大丹,最低两千块灵石之王。”

    两千块灵石之王!

    随着浮山大能开口,四层之上不少白玉厢房中气机一下沉寂下来,两千块灵石之王,就算是云空岛八族,把持界海易物多年,拿出来也要伤筋动骨,这已经不是至强师部能吞下的了。

    “七种大丹,可否分开易物。”

    云空阙第七层,有神圣开口,声音自白玉厢房中传出,威严气机隆重,令不少神圣都露出忌惮之色,这绝对是一位强大的圣者,已入绝顶之境,同时不少神圣眼前一亮,他们自知无缘悟道丹,但若能分开易物,还是能争一争的,可为部族积蓄下坚实的底蕴。

    “不可。”浮山大能面露无奈之色。

    “可否令我等见一见易物之人,我等可立下道誓,绝不泄露分毫。”第七层又一间白玉厢房,有神圣沉吟道。

    浮山大能头皮发麻,听出来这是一位杀圣,孤行于世,整个界海没几个人愿意招惹。

    “不错,我等可以立下道誓。”

    紧接着,不断有神圣应和,显然是动了同样的心思,浮山大能心中叫苦,谁让自己未能成圣,这种抛头露面得罪人的事,只能交给自己来做。

    硬着头皮,浮山大能咬牙再次道:“诸位大人见谅,易物者不接受任何其他方式的交换。”

    云空阙一下安静下来。

    浮山大能可以清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以及逐渐凝滞的空气,呼吸都变得困难了,他心中怒骂,这些大人物分明是在互相借势,否则在这云空山上,任何一位神圣强者,哪怕是一些少见的绝顶人物,也绝对不敢开罪他们八大族。

    这是在联手施压。

    浮山大能目光流转,云空阙第八层,居然没有一道声音响起,连他所在的八族之一,也依然沉静。

    该死!

    这是将他当成了弃子,以承载众怒。

    云空阙第九层。

    “八族可有些不地道。”

    “可怜的人。”

    几名南海敖家子弟摇头惋惜道,虽然年岁不大,但洞悉世情,见识广博,看出来这主持易物大典的浮山一族的大能,是被推出来的弃子,这云空阙虽然有天极大阵护持,但诸圣若是有心,气机交织,震死一位大能,并不是什么难事。

    轰隆隆!

    也就在这一刻,有雷鸣般的声音响起,有天光照进角斗场,那是半开的云空阙大门,被一股大力彻底推开。

    云雾缭绕中,有清晰的脚步声响起,伴着一道平淡的声音远远传来,清晰响彻在整个云空阙上空。

    “闹剧可以结束了。”

    落宝台上,浮山大能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这可是云空阙,云空山上,上一次敢这么闹事的,神圣尸骨都寻不到了,多少年了,至少他活过的数百年,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

    一些走在白玉廊道上,准备带着族中后辈离开的大能瞪大了眼睛,看向天光来源之处,似乎不只是一个人。

    天功圣者!

    浮山大能浑身一震,看云雾翻滚中,走出来的银光古拙的身影,分明是这一代的云空山镇守,云家那位百战神圣。

    而在天功圣者身侧,与其并肩而行的,是一名看上去略显清秀,一袭粗布白袍的年轻男子,这两人出现在这里,无论是哪一个,都超出了浮山大能的预料。

    “云天功!”

    “他来做什么!”

    白玉厢房中,有神圣蹙眉,同时看向其身侧那个年轻人,看上去普普通通,像是未涉修行,但正因如此,才令他们瞩目,修行路上,一些太过平凡的人或事,往往预示着越不平凡的身份与力量。

    云空阙八层,属于云家的白玉厢房中,几位云家神圣眉眼直跳,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来了。”

    八层一角,悬窗前,黑羽风眸光冰冷且沉静。

    “稍安勿躁。”端坐着的冷峻中年淡淡道。

    第九层。

    一头银色发丝绚烂,敖宇挑眉,负手而立,不知为何,他感受到体内的战血竟生出了几分异样的躁动。

    长明灯下,宛若盘坐于黑洞里的黑袍道人也罕见地睁开了双眼,黢黑中,像是猛地升起了两轮神阳,这神阳径直在几名南海敖家子弟的心灵深处升腾而起,普照八方,不放过任何一处角落。

    敖宇微微侧目,能引起这一位的注意,想来有所不同。

    “天功圣者,这……”

    浮山大能躬身行礼,看向几步间就来到角斗场前的两道身影,虽然周身凝固的空气散去了,但他心中的不安却愈发强烈了。

    天功圣者一动不动,没有回应,在其身侧,那一袭白袍的年轻男子,却缓缓环顾四方,平静道:“闹剧结束,无辜者离开,易物者留下。”

    “你是什么人!”

    云空阙第七层,浮山大能熟悉的那位杀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有什么情绪。”

    浮山大能心惊肉跳,看前方那年轻男子头也不抬地平淡回应,没有半点停顿,但其开口间所流露出的霸道,却像是天刀般,刻进了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