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十步行

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机,叵测命运!(求订阅,求月票)

    不灭之境!

    身为绝世王者,大师兄洛生的眼力何等敏锐,况且,他也不是一般的绝世王者,不仅立在阵道宗师的绝巅之上,也走在成帝路上,在他这样的境界来看,不灭意志对于任何一位走在成帝路上的无上强者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几乎不言而喻。

    这小子……

    强如大师兄洛生,此刻也只剩下感叹,这种精进之速,还真是超出他的预料,就算是他,也是十年前借助无空海眼之下的近古之行,得到惊人的近古气运眷顾之后,方才终于踏破了那重关隘,不过仔细想想,战王策的出世,人界意志的气运眷顾隆重,加上八界盖世领域的晋升,盖世战血对于精神意志的滋养,突破到这一步,也不是不能理解。

    而感受到所处的光明净土,两位人王周身弥漫的气机,也渐渐敛去,人王古唯一看向前方,平静道:“神意有缺,不曾恢复,他日彻底清明之后,你我二人再战。”

    “好。”

    人王万物生颔首,随即转身看向苏乞年,这位近古人王看上去愈发生机蓬勃,他肌体饱满,身姿雄健,浓密的黑发一直垂落到肩头,清明与混沌交织的目光在苏乞年身上逗留一息之后,就落到了石桌上,那三枚弥漫璀璨战辉的无上战令上。

    “记不清多久了,又见到这无上战令。”人王万物生眼中浮现出一抹回忆之色,随即蹙眉,“虽然记不清了,但无上战台上再走一遭,或许能想起什么。”

    “苏某求之不得。”

    苏乞年微笑道,同时也心生摇曳,他只是尝试以人王万物生告知的感应之法,传递念头,没想到这位真的来了,而那感应之法,即便是眼下已经跨入盖世战王之境的他,也感到匪夷所思。

    非是其它,而是以他的肉身诸天之法,与诸天道海共鸣,自然散溢自己的念头,没想到这位真的到了。

    原本,苏乞年以为自己开辟出肉身诸天,衍化不灭体,加上眼下臻至盖世领域,大帝之下,不说屹立在绝顶之上,也不会相差太多,现在看来,与人王万物生这样的前贤相比,还是要逊色不少,因为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既然感到了匪夷所思,那就是一种差距。

    随即,苏乞年又看向人王古唯一,这位与他一般,自玄黄走出的一代人王,时隔十年,气息愈发渊深了,当年牧灵星之行,刘清蝉去寻大师兄等人,这位则走进了三海人龙世家,此后,就一直在三海人龙世家坐关,十年未见,其不仅更进一步,跻身八界战王,气息也沉静无比,甚至体内,隐隐沉寂着纯净浓郁的龙气。

    事实上,苏乞年早就察觉到,无论是玄黄大地的人族,还是后世的地球上,华国的众生,体内或多或少,都有着极其稀薄的真龙血脉,只是相比于玄黄诸国的皇脉,普通人体内蕴藏的真龙血脉不显,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唯有诸国皇脉,修行到达一定境界,激发真龙血脉,可以实现化龙,这也是真龙天子的称谓由来。

    看来,这十年多的光景,这位人王师兄在三海人龙世家的收获不小,却不知道,他那一身化去七印的人王印,又强至了何等境地。

    “这最后一枚无上战令,就交给师兄了。”

    “好。”人王古唯一点点头,言简意赅。

    对于人王古唯一,苏乞年已经对大师兄洛生几人讲述过其出身,对于这一位,大师兄洛生几人都微笑颔首,五师兄感叹一声:“若是师父还在,得见古师弟,一定会收入门下的。”

    河老三也罕见地颔首,虽然在玄黄大地,人王年岁不小了,但放在浩瀚星空,只能算是中青一辈,甚至可以算是刚刚脱离年轻一辈没有多久,这种年岁,走到眼下这样的境地,不见得比那些年轻无上中的霸主人物资质逊色分毫。

    最后,一群人尽数落座,只是两位人王依然是相对而坐,彼此之间,虽不说剑拔弩张,但总有那么几分针锋相对的味道。

    是人王之名!不用说,苏乞年也明白,这牵扯到了冥冥之中的气运,两个时代的人王,在这浩瀚星空中相遇,想要和睦相处,自然是不可能的。

    “无上战台,不能等闲视之。”几碗血泉下肚,大师兄洛生沉吟道,“我阵道一脉,虽然及不上断命师一脉对于命运的把握,但以阵道撬动诸法,把握天机,对于未来的变化,也能窥见以一鳞半爪,虽然这一鳞半爪,可能只是命运长河衍生的诸多支流之一,但却不得不有所防备。”

    “关于未来身的存在,各自都有一个月的准备,以星空诸族的手段,一定能够有所感知,甚至星空中吞世大帝的陨落,也未必不能回溯。”

    “所以,小师弟你只要出手,等待你的,一定是来自星空诸族的绝杀,他们势必会将磨灭你的艰难,当做一位大帝来看待,甚至会限制过去、未来二身出手。”

    苏乞年点头,他明白,不能小觑这诸天异族的底蕴,否则人族历代人皇,多少绝艳万古之辈,异族真的那么孱弱,早就被镇灭了。

    而现状则是,人族虽强,但也只能与诸天异族勉强维系一种平衡,一族的底蕴,要看有没有皇者,大帝,乃至无上生灵有多少,这些很重要,但对于自上古蛮荒年间延续至今的诸族而言,可供施展的手段太多,强者并非预示着全部的底蕴。

    “不错,”二师兄祁清也开口,沉声道,“无上战台,虽说是大族博弈的开端,是一种对于彼此这三万多年底蕴积蓄的一种考量,但实则却是最费力,且付出代价最大的一种方式,小师弟虽强,但星空诸族此番,还是过于激进了,这其中,到底有没有隐藏的手段。”

    二师兄祁清此言一出,河老三几人皆露出了凝重之色,的确,无上战台的开启,付出的代价太大,这乱世才刚刚开始,哪怕这个纪元不同寻常,诸神国度甚至都已经现世,星空诸族对于战王策的反应,也过于粗犷了。

    “或许,一切都是假象。”人王古唯一也开口道。

    苏乞年闻言也凝住了目光,他可以不在乎己身的安危,但无上战台开启,波及的无上强者何止百计,任何一方大族,都承受不起这样的损耗,不说断绝了整个未来,也会形成巨大的断层,抗不过那漫长的断层岁月,势必有衰落之危。

    而对于人族而言,衰落即意味着灾劫。

    没有犹豫,苏乞年念动间,勾动第一战印,下一刻,竹林中,虚无扭曲,第一刑天拎着石罐走出来,他先是瞥一眼大师兄洛生,而后目光就落到了两位人王身上,尤其是人王万物生,这位近古人王,居然真的活到了当下,这种年岁,怕是比那位离世的诸天禁忌都要大上不少了。

    “见过前辈。”第一刑天微微躬身,即便身为大帝,对于这位近古人王,依然给予了足够的礼敬。

    无他,虽然人王万物生一生所求诸天路,铸诸天神刀,但身为人王,手中沾染过的异族血,也不计其数,人王之名,是血与火中打出来的,在近古末年,被人族公认,乃第一人王。

    “近古已逝,前尘不再,无须多礼。”人王万物生摆摆手。

    第一刑天随即看向苏乞年,无上战台开启,就在这数日之内,哪怕身为大帝,但既然身为五大刑天之首,也需要有很多准备,这个节骨眼上,将他唤来,若无要事,以这位的性子,不会搅扰他清宁。

    半炷香后。

    第一刑天露出凝重之色,他略一思索,沉吟道:“随我来。”

    身前的虚无化开,显露出一方黑色的石台,石台上一口暗金色的大钺锈迹斑斑,杀戮之气内蕴,这是刑天台,而在刑天台不远处,一座看上去普通的石殿,没有雕饰,只有刀枪斧凿的痕迹,这是刑天大殿。

    随着第一刑天迈步,刑天大殿洞开,他迈步走进大殿,苏乞年一群人也随之起身,踏入殿内。

    此刻殿内除了第一刑天之外,第四刑天也在,只是其余三位刑天,此刻却不在殿中,看到苏乞年一行人后,第四刑天挑眉,而后起身,同样对于人王万物生躬身一礼,而后朝着苏乞年微微颔首,就看向第一刑天。

    “无上战台,或许有变。”第一刑天沉声道。

    第四刑天蹙眉:“诸族断命师,或许都在推演,皆是一团迷雾,命运浑浊,历来诸族交锋皆是如此,少有清明之时,无上战台有变,何来判断?”

    第一刑天努努嘴,显然不想多言,第四刑天看一眼那一身麻衣的身影,顿时了然,又看一眼其背后的那根石质长鞭,眼中随即浮现出一抹沉凝之色,道:“稍候。”

    半盏茶后,刑天大殿的石门再次洞开,苏乞年眸光一凝,他看到了一头银发的紫阳王,这位素来乖张,孤傲无比的紫绶刑天,此刻小心翼翼,搀扶着一名满头白发垂地,看上去身形瘦削,形容枯槁的老人,缓缓走进大殿。(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