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维果

第七百六十二章 没得玩

    李逸一直在琢磨洪哥找他究竟是为什么事,可是,任他再怎么想,都不可能想到洪哥居然是想把和田玉矿转让给他,因此一下子就给搞迷糊了。????

    你不都现那条大矿脉了吗?居然还想着要转手,这唱的又是哪出啊?

    电话那端传来了洪哥的苦笑声:“老弟,你是不知道啊,你洪哥我可是被这次的事情给搞怕了,我现在这小心肝,是再也受不了什么刺激了。所以我准备从这个矿撤出来了,最不济也要引入一个战略合作伙伴”

    剩下的话李逸基本没怎么听清,他只是知道,机会来了,而且,这个机会比他之前设想的所有的都还要好,因为,是洪哥自己找上门来的!

    而且,朝深了一想,他就想明白了刚才洪哥的话,绝对是有很大的水分在里边。最可能的情况就是,他根本就没有现矿洞上方那条新的矿脉,那些,只是为了让他能够接手矿场而编出来的假话!

    只是,这家伙就算是想转手,又怎么可能会找到他的头上?

    “洪哥,我对矿这块可不怎么在行啊,你怎么会想到要找我呢?”

    “呵呵,老弟实在是太谦虚了,如果你这都不叫在行的话,那我们这些人,就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李逸一愣,随即就想到了原因,不由仰天无声大笑了几声。还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顺手买了一座钻石矿,不但老矿品质升级,还现了新矿,这到最后,还顺带要搭上一座和田玉矿!

    “洪哥这么说我可受不起,这次纯粹就是运气,不过,我确实对投资矿产挺有兴趣的,有时间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洪哥大喜,在电话里连连说道:“有时间,我随时都有时间,就是怕李老弟你忙,毕竟钻石矿那边还有一大堆的事情”

    “没事,钻石矿这边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过两天我就回燕京,到时候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聊聊!”

    挂断电话,李逸想起这件事情还觉得有点不太真实,先是帮周航报仇,结果因为误会他准备大赢一笔,没想到不但赢了钱,最后还赢了钻石矿2o%的股份。

    接下来的一切,就仿佛是非要把钻石矿送到他手里一样,先是因为股份的估值问题,周航死活不愿意把股份转让给他,才让他跑到矿上,想看看股份到底能值多少钱。

    然后,宋家明为了把矿高价转手,又提起了找矿靶区的问题,而就是这些所有人都认为没有价值的靶区,让他又找到了一座新的钻石矿!

    本来,这一切就已经是够幸运了,可没想到,因为他收购钻石矿的事情,又让洪哥以为他对玩矿有兴趣,又眼巴巴的把和田玉矿送到了他的眼前!

    天哪,鉴灵牌影响运气这个属性,实在是有点太牛逼了吧!

    把事情前后都想了一遍,李逸决定先不急着跟洪哥接触,反正现在着急的是他,晾他一段时间的话,将来谈价格的时候也好说话些。

    现在先要做的,是赶快把那件《智证大师谥号敕书》送到香港去,苏富比的春拍比银通的春拍还要更早一些,再不送过去就没宣传的时间了。

    其实这事前几天就该办,只是他一直没想好究竟该找谁来当《智证大师谥号敕书》的主人,因为这件事情既然准备找香港苏富比,那么他就不想再让其他人知道他的计划,也就没办法跟白千叶还有他师父这些知道东西在他手里的人解释。

    可是,现在一切都解决了,他是因为要买和田玉矿没钱,所以才会把这件东西拿去拍卖!而最后拍得的那个人拒绝付款,所以东西最后才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这一切,简直是太完美了!

    李逸又把韩复给叫了过来,“韩总,我刚刚想了一下,贷款的事情还是尽快办理吧,而且,这次可能还要多贷点,就个亿吧。”

    李逸没问洪哥准备什么价格转让,不过估计着就算是原价出手,个亿应该也差不多了。

    可是,他这边说的轻描淡写,韩复那边却差点没哭了,你这又贷又不贷的,究竟是玩哪样?老大,这可是几十个亿啊!

    “嗯,是这样,我准备收购一个和田玉矿,玉矿的资料,过几天我会给你,你先跟银行谈着,对了,这事你可以找周航问问,看看他银行那边有没有什么比较过硬的关系。”

    在和田玉矿那边,李逸决定也像钻石矿这样操作,把周航和王浩青也都给拉进来。因为,虽然这次是洪哥主动找的他,可是,那也不能保证在找到大矿脉之后,他不会反悔,从而给他设绊子,所以这个措施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看到韩复一脸无奈的出门去了,李逸笑了笑,拿出了电话,这个老熟人可是很久都没联系了。

    香港苏富比,刘希伯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一脸严肃的研究着佳士得这次春拍的拍品。

    总体来说,两家这次的拍品是在同一条水平线上的,只是侧重点各有不同,佳士得主打珠宝,他们主打的则是书画。

    可是,让他感觉不舒服的是,佳士得那边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了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估价过3亿港币,比他们准备的书画压轴作品还要高出将近一个亿!

    主打书画的压轴还没搞赢人家主打珠宝的一幅书画拍品,在他看来,这就是红果果的羞辱,是在打他刘希伯的脸!

    打他刘希伯的脸,就是打香港苏富比的脸,打了香港苏富比的脸,也就是打了整个苏富比的脸,虽然现在总部也没说什么,但这个,一定会影响公司对他的评定!

    可是,最近他也联系了不少大藏家,却没有找到一件能够比过这幅作品的藏品,眼看着拍卖会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也越来越郁闷,上哪儿去找这么一幅作品呢?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一个很让他意外的名字,他不由收拾心情,接通了电话。

    “什么?李先生手里居然有一幅小野道风的作品,而且还是《智证大师谥号敕书》这样的国宝级文物?哦买嘎,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电话是李逸打过来的,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李逸就说起了准备把《智证大师谥号敕书》送过来拍卖的事情,然后刘希伯就凌乱了,作为香港苏富比的掌舵人,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小野道风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幅《智证大师谥号敕书》的价值?

    然后,当李逸告诉他,藤森曾经为了这幅作品出价1o亿软妹币的时候,他心中的狂喜简直是难以抑制。1o个亿,上帝啊,这个价格别说碾压佳士得那幅毕加索的作品了,就算是放到历届拍卖会上,也绝对是一个足够惊世骇俗的价格!

    如果最后能够以这个价格成交,那么,这幅作品绝对可以挤进世界前五,不,是世界前三,这个价格已经足以干掉杰克森.波洛克的那幅作品了!

    世界第三啊,亚洲的文化一向都不是世界的主流,因此,即便他们几个拍卖公司屡屡创造出亚洲文物的拍卖纪录,可是,距离世界纪录还是有着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可是现在,他就要在香港拍卖出一件能够挤进世界前三的名作了,这份荣誉,这个荣耀,哦,圣母玛利亚,您老人家的荣光终于照到我这个虔诚的信徒头上了吗?

    “李先生,我马上安排人去你那里取藏品,不,这次我亲自过去,您放心,时间不是问题,我一定安排最隆重的推介给这幅作品,你要相信,我们苏富比在日本也具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呵呵,这一点我绝对放心,否则也不会找你们苏富比了,只是,我还有个问题想要咨询一下,藤森虽然曾经为这幅作品开出过1o软妹币的天价,可是,你们怎么保证他拍中后就一定会付款呢?”

    李逸自己准备做手脚,可是他又担心拍卖行这边有什么防范措施。毕竟,要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拍中不付款,那拍卖行也就都别混了,尤其是这次他准备大玩一场,所以一定要先打听清楚,否则万一拍卖行这边真有什么反制措施,到时候真被日本人把这幅作品给拍走了,那可就闹笑话了。

    “哦,这个您不用担心,先呢,能够参加我们拍卖的一般都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他们的资产状况我们还是比较清楚的。另外,拍卖行这边也会先收取客户一定金额的保证金,当然,对于您的这件作品,我们这个保证金肯定是不够的,不过我们可以针对这件作品单独设定一个保证金的门槛”

    “咳咳!”

    电话那端,李逸一下子就呛咳起来,你妹啊,居然还要单独设立保证金门槛?你这不是在玩我吗?

    “李先生,您怎么了?”

    “哦,没事没事,我就是忽然又有点犹豫了,老刘啊,这件事情还是先放放,先放放再说吧!”(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