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席卷天下II 君子毅

第七百八十七章 各有福气

    “自古以来,君王沉迷酒色,误国者极多。???如今天下形势混乱,太多人割地成为诸侯,值此家国危难之际,君王岂能沉迷酒色。还主动要女人,这可不好。”

    秦峰说完,就向皇位望去。

    “这……这……。”汉献帝一阵悸动,急忙道:“丞相,这不是朕主动要的。”

    百官只以为天子被说的无话可说,实不知是怕晚上请喝茶。汉献帝想起骑木驴,就一阵肝颤,听说给他用的还是缩减版。那正式版的岂不是还要长,还不得给捅死!

    董承不满,走了出来,“诸位,丞相都十几位夫人了,还要娶。陛下一个都没有,岂不是要让汉室无后呼?其是忠臣所为!”

    百官没人吭声,心说无后就无后,有后也没啥用。

    秦峰摸了摸下巴,颇为尴尬。

    这时候,太常王朗抱着朝板走了出来,道:“国舅这话就不对了,满朝文武谁家没有三妻四妾,国舅您还有外宅呢,这跟陛下又有什么关系呢?君王佳丽三千之时,也没想着给臣下多找几房。”

    “这这……,王大人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马日磾急道。

    “国舅能说,我就能说。”王朗抬眼道。

    董承急忙对秦峰道:“丞相,为国立后,母仪天下,这是正经的大事,您说是不是?”

    秦峰想了想,“这的确是大事,这样吧,尽快开始选秀,选出合适的人选,一年后完婚。”

    汉献帝初听秦峰答应,他大喜过望。他现在的状态,神伤中暂时也不琢磨别的了,就想着晚上能够搂个人睡觉,说说贴心话。然而听到居然要半年,又十分焦急。

    “这么长时间?”汉献帝忍不住道。

    秦峰拱手道:“陛下,诸侯礼半年,天子一年,这都是祖制。”

    马日磾受不了了,心说你开科举那会,怎么不说祖制,现在说祖制,“丞相,这样吧,陛下可以效仿丞相一切从简。大年二十八是个好日子,听说丞相那时候大婚,正好陛下也大婚,普天同庆。”

    “也好,本相回去好好合计合计,为国选后,可是大事,可要挑一个好的人选。诸位家里若有合适人选,可送画像到我府上报名。”秦峰最后道。

    于是乎,这事情算是定了下来。

    三日后,丞相官署。

    “下官见过丞相。”马日磾和董承来了。他们看秦峰高坐堂上,昔日那个还给送糖果的小府尹,现如今成了丞相。他们就有一种,应该早年就掐死秦峰的心理。

    “二位大人怎么有空跑我这里来了?”秦峰放下公文问道。

    董承尴尬一番,这才说道:“丞相,下官来这里,是想问一问选后的进展。”

    秦峰叹了口气,道:“二位,你们应该干的正事,别整天琢磨着给陛下找女人,传出去还以为你们迷惑君王。”

    “是是……。”董承和马日磾一阵哆嗦。

    秦峰又道:“你们应该也听说了,公卿各家没有人选推荐到本相这里。陛下也不是昏君,不能抢抓皇后,看来,只好在民间选拔了。”

    事实是这样的,汉末动荡了几十年,各路诸侯崛起,百官也不是傻子,他们依然看出汉室是不行了,又到了秦汉交替的时候了。他们自然不能送自己的闺女进宫活受罪。

    秦峰又道:“二位大人放心,到时候自然有合适的人选为后。”

    董承和马日磾不敢多说什么,怏怏不乐告退。

    秦峰就找来了沙摩柯,看到自己忠心的三徒弟,秦峰就十分欣慰,道:“悟净,城外有一处庄子,名叫范家庄。庄主范建有一个女儿范桐,立志当皇后。为了当上皇后,她能够抛弃一切,你去找到这个范桐这般这般……,叫她听话,就让她当皇后。”

    “喏。”沙摩柯二话不说,拜退。

    黑衣卫在秦峰治下的能力不亚于后世的FBI,效力惊人,当天下午,沙摩柯就找到了范家庄。

    “我真的能当皇后了!”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范家庄为之震动。

    “哇呀,简直就是肉山!这样的女人也能当皇后!”

    沙摩柯哈哈一笑,一巴掌呼在属下后脑勺上,笑道:“这样的女人才有资格当皇后。”

    属下心有灵犀一点通,急忙道:“指挥使大人说的太对了。”

    “指挥使大人,只要能让我家女儿当皇后,让我做什么都行呀。”范桐的父亲,范家庄庄主范建拜道。

    沙摩柯难得实诚一次,语重心长道:“皇后可不好当,是有任务的。”

    谁知范建忙不得的应承,“一切都听大人安排,只要让我女儿离开范家庄。”

    原来范桐是个暴脾气,经常给他爹来家庭暴力,他爹受不了,屡屡想要将其嫁出去,谁知道范桐威名远扬,无人敢娶。有一次范建远赴幽州求亲,那户人家不知道范桐之名,看嫁妆丰厚,有意答应,谁知一见面,就被三百多斤的身体给震慑住了。愣是倒贴了一笔钱,叫范桐赶紧走人。范建就此竟然赚了一笔,痛并快乐着。

    那户人家的公子尖叫,“宁可娶一头猪,也不娶这个女人,呕~,我侮辱了猪,对不起。”

    就此,事情很顺利,沙摩柯还怕范建不乐意让女儿进宫,没想到却是求之不得。

    后一日,临时行宫。

    “陛下,大喜,选到了。”太监小贵子跑来,纳头便拜,“听说是个大户人家,家里可有钱了,定然是个大家闺秀。”

    “大家闺秀!”汉献帝一阵鸡冻,从小积累一十六年的雄心荷尔蒙大爆炸,真是顶不住的鸡冻,“太好了,小贵子,你有大功,将来朕和朕的后人,就靠你了。”

    这小贵子常给汉献帝洗脚,被汉献帝引为心腹。汉献帝终于在秦峰眼皮底下展了一个内线,对其十分看重。

    小贵子出了行宫,就看到德全总管,急忙道:“总管大人这般这般……,要熬死丞相。”

    “嗯,我知道了,你继续跟小皇帝互动,事无巨细全部汇报上来。未来那位皇后也是自己人,到时候一起互动。”

    “喏。”

    半个时辰后,汉献帝要熬死秦峰的情报,就被沙摩柯报到了秦峰这里。

    “呀哈,这小兔崽子还挺狠,这是仗着年轻熬死爷的节奏呀。”秦峰乐了,调笑道:“幸亏本相给陛下找了这样一个皇后,看来他是熬不过本相了。到时候陛下这么一看,悟净你说会怎样?”

    “估摸着,必定是魂飞魄散了。”沙摩柯想起范桐的相貌,就是浑身一阵哆嗦。(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