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王妃从小坏坏哒 酒小荣

大结局 合棺三载

    而且雇主还不敢跟这个黑脸侍卫张嘴,因为真的是太吓人了,想他平日里胆子也不小,可是面对这个人,他缩了。

    眼看着侍卫不停的朝他走,他一步步的朝后面退,然后那个侍卫的手一抬,吓得他直接是闭起了眼睛。

    没有感觉到自己落入水中,却发现自己的怀中一沉,似乎是多了一些东西。

    “还躺着干啥,招呼人不会,要是我们家公子和小姐不满意,结果你懂得!”侍卫沙哑的声音一响起,地上的雇主蹭的一下站起来了。

    银子的魅力是无限的,这一包银子不仅刚才那个纨绔的一半租金回来了,就是再来回跑个三五趟,那都是没有问题的。

    不管你是王孙贵族,还是乞丐,能给钱的那都是大爷,能给钱的也都是衣食父母。

    花船的主人蹭蹭的就爬了起来,侍卫凶煞,那就不看罢了,看在银子的面子上,他也是如沐春风的。

    就在苏冉和莫韫澈在花船内刚坐定没多久,小厮就端着茶品瓜果进来了,船内还剩下的侍女,虽然手哆嗦着,但也是胆战心惊的在烹茶。

    茶是玫瑰花茶,泡出来自有一股别样清香。瓜果也是时下最新鲜的水果,葡萄上还带有晶莹的露珠,亮闪闪的。

    这些对旁人是不可多得的味觉享受,但在苏冉眼中,也就一般,她天天能吃到嘴的,并不觉得稀奇,还没有外面的景色好看。

    苏冉伸出头在窗外看着,然后看看外面再看看里面,相互对比了一下下:“不对啊韫澈!为何他们的船上都有哪些女子,我们这就一个,这也太悬殊了吧?”

    看着苏冉翘起了小嘴,莫韫澈是即头大又好笑:“那你想要几个人呢?”

    苏冉的大眼睛转而转:“怎么说也要有十个八个啊!”

    小家伙花头点子还不少,莫韫澈对着外面打了一个响指,站在船前的侍卫犹豫了一下,还是去找了花船的老板。

    花船似乎在岸边停靠了一会,然后一阵莺莺燕燕就陆续走了进来。

    瘦的,高挑的,可爱的,花红柳绿看的人都能眼睛迷了。

    这些女子每一个拿出手那都是花船老板的台柱子,但是今天到了这条船上,那就像白菜一样平凡。

    靠岸的那一刻,花楼老板就把这些人喊到了一块,唯一吩咐的一句话就是把里面的两个大爷,哦不!小祖宗伺候妥当了。

    不伺候好不行啊!那个愣头青的侍卫拿着刀比划在他的腰间,叮嘱了要最漂亮最温柔最善解人意的姑娘,小命都不在手上了,怎么可能不拿出来最好的诚意。

    而且人家给的诚意更足,上一会丢给自己一包银子,这一次直接丢给自己一包金子,合着一大棒一个甜枣,这酸爽滋味,无法用言语表达。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最好的姑娘自然就全聚在一起,到了苏冉的这条船上。

    那些姑娘一进来还有些诧异,在她们的印象中,老板这么慎重,应该是好几位客人,可实际一瞧,喵的似乎就只有两位,关键是其中还有一位是小女孩,这事闹那般。

    场面一瞬间有些尴尬了,不过好在老板找来的都是八面玲珑的姑娘,不管场面多么的尴尬,那都是有办法化解的。

    十来个姑娘站成一排,软语轻音的介绍了起来,报的都是十分好记的小名字,只要不是脸盲,基本上一遍都是能记住的。

    姑娘们眼神一阵交流,很快就分成了两拨朝着莫韫澈和苏冉环绕了过去。

    原本还是好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何,有几个人刚靠近莫韫澈,莫韫澈就啊切啊切的打起了喷嚏。

    一边的苏冉悄悄的笑了一下,她是最清楚了,莫韫澈似乎有些胭脂水粉过敏!

    这些过来的女子,那个不喷着香喷喷的胭脂水粉,这一人一种那都是不带重样的,就是重样的,半途也都是全都换掉了。

    于是莫韫澈就有些悲剧了,那些人越靠近,他打喷嚏打的越厉害,偷眼看苏冉竟在笑,莫韫澈的脸色当时就是一冷。

    四周像是刮过一阵寒风,那些准备挨着莫韫澈坐下来的女子,顿时就僵硬停顿了动作,因为莫韫澈的全身散发出来了一种让人心寒的杀气,似乎你坐下去之后,你就是跟一个死尸没有两样。

    虽然做的是皮肉生意,但是谁还不惜命,蝼蚁尚且贪生,就更不要说是人了。

    苏冉笑着说道:“韫澈,这佳节前夕的,不要吓唬人嘛!”

    呦!这都对自己幸灾乐祸上了,老子会怕你!

    莫韫澈收敛了自己的气势,那些女子这才悄悄的吐了一口气,只见莫韫澈挥了挥手,指了指坐在对面的苏冉:“不要围在我这边了,全都去那边吧!”

    九公主前一刻嘴角还挂着笑,下一瞬间就直接蒙圈了:“啥!怎么就坐到我这边了!”

    还不等她疑问出口,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就已经坐到了她身边,也不怕船的一边重量太沉,一下子翻船了。

    实在是莫韫澈给出来的气势太强了,她们是弱女子,扛不住!

    苏冉真切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拥挤,什么叫做人挤人,有个胆大的女子,唤作燕燕的直接一把抱着苏冉到了自己的腿上,那双细长腿富有弹性,坐着竟比船上的凳子舒服。

    “我说姐姐们啊!你们应该去对面,对面才是真正的爷。”苏冉这话刚说完,那些女子也很意动,确实莫韫澈相当的男人,还十分年轻,青年英俊谁不想肖想一下。

    但是莫韫澈轻飘飘的嗯了一句,顿时所有的小心思一下子被抹杀的干净。

    人多代表着热闹,这些女子也不全都是花瓶,除了好看这些人还多才多艺,岸上的人把各种乐器送上船,姑娘们弹乐器的弹乐器,唱小曲的唱小曲,氛围一下子就压住了其他的花船。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竞争,花船游河再不起眼也是一个小江湖,这边热闹代表着别的花船就被比下去了,自然就会有特别多的人不舒服。

    这不,就又有一家作死的,划着船靠近莫韫澈这边,隔着一扇窗户轻佻的要一起玩,你玩玩我的,我玩玩你的,大家交流交流。

    污言秽语从他们嘴中就像喷粪一般,一句接着一句往外冒。

    不说苏冉和那些姑娘气死了,就是莫韫澈也是铁青了一张脸,捏了捏自己的拳头,这是好长时间不活动,对面要给自己找找事情做做啊!

    外面的那个侍卫心中已经把那条船上的人骂了千百遍,合着蓝三阿七他们九大侍卫跟着公子爷出来,找茬的一个都没有,自己这第一次被七殿下使唤,怎么全是捣乱的,捡柿子挑软的捏是吧!

    “公子爷,这种小事,交给小的处理吧!”苏冉循着声音,看到了船外隐约一条人影,大概先前安排自己买下来的那些小玩意的,就是他了。

    这人话音刚落,对面那还说的起劲的,直接就没声了,好奇的女孩子伸长了脖子,透过苏冉这边的窗户,就看到对面的那条船,竟然被人一分为二了。

    不少花楼女子拿着帕子捂住了小嘴,眼睛睁得大大的,要不是对面沉船速度还行,只怕今晚上是出现幻觉了。

    “公子爷,杂碎已经料理干净了,不会有人再吵到这边了。”花船内瞬间鸦雀无声,莫韫澈是不在乎,苏冉是见惯了大场面,那些花楼女子是真切的吓到了。

    这才忽然惊觉,先前老板为啥说不能得罪里面的人,感情是真的这么吓人啊!

    苏冉挑了挑眉:“刚才你们的小曲唱的不错,现在可以继续咯!”

    原先唱歌的女子,嗯嗯啊啊的愣了好一会神,这才接着上回唱的,继续唱起来。

    不一会,原先的骚扰现象,似乎是跟着那艘船一样,沉到了水中完全没了声响。

    杀鸡儆猴的道理,大家伙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瞅瞅人家的船,再看看自己的船,大家都是木头的,人际既然能劈了他的船,自然也就能劈了我们的船,呵呵,还真的是要悠着点了。

    前方的河边变宽,水流流淌的慢了,花船比之前行驶的还要稳当,这时就有花楼女子站起来要伴舞。

    苏冉自然觉得好,看看莫韫澈,没有多余反应,她便自己做主,直接把这个事情同意了。

    伴舞的女子好几个,花船上唱着的,弹着的,跳着的,当真是赏心悦目。

    末了那个伴舞的女子,还算是颇有胆识,竟然邀请着苏冉一起来跳舞。

    当然,她还没有胆子大到直接邀请莫韫澈来跳舞,请莫韫澈,这是拿小命在拼搏。

    苏冉很给面子,她在宫中学习宫廷礼仪,也便有舞蹈这一项,身体的柔软性比起这些舞女,不遑多让。

    莫韫澈瞧着她跳的开心,莫名的想起先前有一个属下跟别人瞎拌斥的:小萝莉就有几样好:声娇体软易扑倒!

    一对比,苏冉前两项完全就是符合的,就是不知道这个易扑倒,是不是真的。

    吸了一口气,莫韫澈心中骂了自己一声,这都在想着什么呢!苏冉这么小,又不是九年后,忍耐忍耐也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