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厄雷传 钴蓝

第1119章 爱琳的坚持

    “主、主人,您睡了吗?”

    此刻爱琳正站在门外紧张地等待着,或许是因为廊道中油灯光亮的关系,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发红,头顶那双毛绒绒的狐族兽耳也在微微颤抖着。

    她或许不该来,更不该以自己洗去了泥垢之后显露出来的真面目来这里。

    然而今天所经历的一切让她心底重新燃起了希望!原以为大家那黯淡无光、只能在痛苦、屈辱和折磨中度过的奴隶生活,只因为她白天的一句承诺就能得到改变。哪怕村长爷爷曾不止一次劝过爱琳,今天大家吃的那餐食物以及住的房子并不一定是因她的付出才得到。

    但爱琳想得却不同,或许今天这一切只是那位神秘主人一时心情好的恩赐,可爱琳相信只要她愿意付出努力、甚至付出一切,或许这样的生活真能继续呢?

    爱琳记得村长爷爷曾经说过,一个漂亮听话的高级狐族女奴的价格,可是比他们全部人加载一起的售价还要高出许多呢!

    所以爱琳愿意相信也只能相信,相信她的美丽,相信她能够说服那位神秘的主人愿意为她放其他人自由!至少也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像今天这样的好日子

    于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爱琳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张杨的门口,对她而言这扇再平常不过的木门背后,关着的似乎就是她未来的命运。

    以至于那片刻的等待似乎因此而变得极为漫长,好像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都是那么清晰可见。

    然而就在爱琳觉得自己心中的勇气开始消退的瞬间,从那扇木门之后,终于传来了一阵平淡的声音。

    “进来吧,门没有锁。”

    (啊!他、他听见了?他竟然没有睡!是在等我吗?还是说他早就算到了这一切?)

    本来已经做好了足够心理准备的爱琳,真到进门前的那一刻反倒犹豫起来,不过想到村长爷爷曾经的微笑,想到父母去世后一直悉心照顾她的兰妮阿姨,想到大家安心的笑脸,爱琳终于鼓起勇气,抬手推开了那扇对她而言分外沉重的大门。

    (好黑为什么没有点灯呢?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啊!)

    爱琳自小就有些怕黑,她总是固执地认为黑夜是一切恐怖的温床,毕竟那些危险的魔兽总是在夜间出没,甚至那些该死的捕奴队,也是利用黑夜一举拿下了她所在的村子,并将她所爱的家园化为了一片火海。

    然而爱琳知道自己必须关上门,不然接下来她或许会失去说出自己决定的勇气!奉献自己的勇气!

    于是随着爱琳闭上眼狠心一回手,那扇房门终是碰地一声彻底关闭了。而这时候她却并没有听到自己预想中的动静,更没有一个呼吸粗重的家伙将她一把按倒。

    这让爱琳总算稍微冷静了一些,直到大约十瞬之后,她终于把心一横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咦?!这屋里好像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黑嘛!)

    作为红色火炬酒馆后面客房中最宽敞‘豪华’的一间,张杨所在的这间屋子不仅足有二十几平米大小,甚至还异常奢侈地拥有两扇米许大小的窗子。

    诚然,以这间小酒馆的经济实力根本用不起那些大块的废水经玻璃,可哪怕是眼前这种由碎各色废水晶碎片拼凑起来的窗子,在爱琳看来也是美的让人心醉!

    夜色已深,双月当空。

    当爱琳的眼睛适应了屋内的光线之后,她才明白之前会认为屋里太黑全是因为走廊之中那盏油灯太亮了的缘故。而借着透窗而下的五彩斑斓月光,爱琳终是看到了那位神秘而强大的主人,他正随意地坐在床沿,即便面目无法看清,但她知道对方那双即便在如此深夜之中依旧显得漆黑明亮的眸子,正静静的看着她。

    爱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错愕的感觉,明明那双眼睛看起来比夜色还要黑得深沉,但却让她由衷地感到明亮!真是处处都透着古怪啊!爱琳心里不禁感叹了一句。

    然而她可不能一直盯着对方看,毕竟爱琳之前有听那些奴隶贩子吼过,除非主人同意,否则奴隶若敢直视主人,那就会被当做冒犯,更会因此受到惩罚!

    于是爱琳瞬间低下了她的头只敢看着对方脱去靴子之后的脚尖,深吸一口气之后,将自己心里的决定说了出来。

    “主、主人!我有话想和你说!”

    “嗯,说吧。”

    “我、我很感激您善待我们,因此你除了想报答您的恩情之外,还想请求您一件事情!”

    “我在听。”

    即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也无法阻挡张杨的视线,更何况此刻屋内早就被多彩的月光映得通明。于是张杨看到了眼前这个美丽的狐族女孩脸上的紧张与坚定。

    洗去了脸上泥垢的爱琳真的很美,虽然照比张杨戴上欺诈宝珠之后变身为‘希丝小姐’的时候要差得远了,但总的来说却是比当初张杨刚来坎帕斯兽人王国时遇到的狐族少女沃米伽还要好看许多了。

    而且以张杨的眼力而言,他此刻发现虽然爱琳的个子看起来好像只有十一二岁那样,但那眉眼和脸型,却已经有些大姑娘的样子了。

    恰好在这时,爱琳再一次开口了。

    “对不起主人,之前我欺骗了您,事实上我并非十二岁,而是今天刚好成年所以请收下我吧,我很干净,也会听话,只要您愿意放过我们其他人,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

    说到这里爱琳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整个人忽然跪倒在张杨的面前,那不仅代表了彻底的臣服,或许也标志着爱琳甘愿自己的心永远沉沦

    或许是因为张杨此刻所坐的位置背对窗户的关系,以至于爱琳跪伏在地板上等了半晌依旧不见回答后,努力抬头看去依然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只有那隐于缤纷月光下的一片漆黑阴影。

    那是充满神秘进而令人恐惧的黑。然而随着爱琳抬头看去,身处光影之中的张杨终于开口了:

    “是吗?愿意为自己在乎的人做任何事?即便是献身或者死亡的危险?”

    “是!只要能让大家得到自由,我愿意!”

    “呵,自由”

    爱琳从对方最后一句话中听到了明显嘲讽了意味,这让她的心猛地一沉,几乎立即认为对方不会因她的奉献而给其他人自由。是她不够美吗?还是对方太过贪婪?爱琳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除了奉献自己之外,还有什么筹码可以和对方谈。

    然而就在爱琳心丧若死,感觉手脚发凉的时候,张杨却是再次开口了。

    “你想用自己换取他们所有人的自由?什么样的自由?”

    “当然是自由生活的权利!可以不用受人的威胁和控制,可以按照自己想的方式活着,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最卑微的自由啊!真的只是再简单不过的自由而已”

    爱琳说着说着竟然流下泪来,作为没有力量的萌族,她觉得自己的心情对方一定无法理解。然而对此,张杨却是叹息一声后,低沉而平静地接过话头道:

    “简单的自由?不,你错了,自由从来都是最宝贵的东西,因此想要得到它,哪里会那么简单?你或许认为我放掉你们就是还给你们自由了,但你是否想过之后的事情呢?你们没有力量,如果我现在放了你们,很可能不出两天,你们就会被贪婪的赏金猎人和奴隶贩子发现并抓住,到那时还会有第二个你去牺牲自己拯救他们吗?”

    “这”

    爱琳从未想过对方会说出这番话,然而她的理智告诉她,面前这人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可万一这依旧只是个骗局呢?或许对方只是狡猾滴编出一个理由想要欺骗她罢了,要知道此刻爱琳只不过是对方的一个奴隶而已,他若是想要她的身体,爱琳根本无力反抗。

    于是有那么一瞬间,爱琳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今晚为什么如此冲动地将自己洗漱干净主动送上门来。

    “可是呜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了,我不想失去剩下这些朋友和族人啊!呜呜我不想他们再被折磨被杀死,我只能做到这样,我只有这些了啊!呜呜”

    说到这里爱琳终是不堪重负地哭了出来,这些痛苦、愤怒、失落和不甘,甚至可以说从她懂事开始至今所默默承受的一切,都随着此刻的眼泪彻底发泄了出来。

    此时正在伤心痛苦的爱琳什么也顾不得了,她心中的希望之火此刻已然越来越暗淡,以至于她甚至产生了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不过就在这时候,她再次听到了那个刚刚将她心中希望残忍击碎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

    “爱琳。”

    不知怎么的,原本正在伤心痛哭地爱琳在听到那平淡的声音之后,内心之中的恐慌和悲痛似乎减轻了不少。爱琳忽然想到自己其实并非完全没有希望,虽然她对奴隶这个词无比反感,但爱琳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她能说服面前这位强大而仁慈的主人站出来庇护大家,那么大家不也算安全了吗?

    于是想通这一点的爱琳顿时努力收住了眼泪,在回答了张杨的问题后,侧头小心地拂去了脸上残余的泪水。

    “好吧爱琳,我可以给你一个能让你和你的亲人获得自由的机会,但那很可能会让你付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你还会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