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活人回避 风尘散人

第0856章 墓室杀阵

    通道巍巍,很长,一眼看不到尽头。

    现在,几乎已经到处都是蛇人了。

    更有成片成片的蛇人从黄泉黑水中跃出,直接朝着我们扑杀过来!

    “俗物!”

    鬼府散人低喝,一抬手,直接一掌朝那些蛇人打了过去,只见一片青蒙蒙的能量顷刻之间将蛇人笼罩,一瞬间血雾弥漫,一掌足足秒杀了七八条蛇人。

    它们很凶残,即便这样的屠杀仍旧挡不住它们,反而更加是激起了它们的凶性,有更多的蛇人从黄泉黑水中冲了出来,这些东西人性退化,更多的是兽性,它们饿了就要进食,为了一口吃的能奋不顾身。

    “杀出去!”

    我大喝一声,也明知这些蛇人力量极大,肉身之力几乎已经达到了一个逆天的程度,所以不再与它们肉搏,身上杀气爆发,汹涌澎湃,挥动尚在滴血的百辟刀,顷刻之间杀气喷涌而出,斩杀不少蛇人,然后大吼道:“不可肉搏!”

    说完,我率先冲杀了出去!

    老白不甘人后,身上蛊虫缭绕,成片的食人蛊冲了出去,他自己也是紧紧粘着我就上来了。

    我们这一个团队已经配合了很久很久,彼此之间的那种默契程度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我这么一动,他们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就组织起了反扑,我和老白在前面冲锋陷阵,曹沅和张博文打支援,把罗莎夹杂在中间,最后面是媛在不断狂轰滥炸,所过之处,血肉横飞,那些蛇人就算是力量再大,面对着的修炼者也终究是有些力有未逮,因为我们中间除了我和老白以外,完全不可它们进行正面的肉身碰撞,全都是远程打击,在那种狂暴的能量风暴之下,血肉之躯如何抵挡?被炸得血雨横飞,身子直接就变成了烂肉,腥臭的血液泼洒的浅滩上到处都是。

    于是,更加骇人的一幕出现了。

    有些蛇人竟然去抢食同类的尸体。

    那一幕看的我们恶心的同时心里面也有些发寒,这些蛇人兽性多于人性,甚至兽性比一些凶残的肉食性动物更加淋漓尽致,连同类都要吃,这要是放到人间,还不得造成赤地千里?

    酆都大帝让它们沉睡,这没错!

    只不过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感觉老夫被全世界抛弃了。”

    鬼府散人看我们自己抱成了一个团体,完全是处于一种本能的直接给他丢到了一边,当场就吼了起来,最后自己单独搏杀,脚踩虚空,干脆直接冲到了我们前面。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终于见识到了圣人的力量。

    那就是一场屠杀!

    鬼府散人瘦小怪异的身子盘坐在虚空之中,双手结印,散发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气息,在沟通诸天大道,手法特别诡异,黄泉黑水似乎都沸腾了,“咕咚咕咚”一个劲冒泡,造成的效果更加诡异,那些蛇人平白无故就一下子躺倒了,生命在凋零。

    这分明就是不断在剥夺蛇人的生命,手法诡异,但是真的很可怕!

    我就看到前方蛇人在成片成片的扑倒,后面的仍旧在前赴后继,场面极为惨烈,尸体就像是被撒过毒药的湖面上的死鱼一样,成片的堆叠着,触目惊心。

    于是我渐渐明白了,鬼府散人是先秦炼气士,他们那些人最喜欢研究的就是生死之道,长生之术,后来归入道门以后,就并入了李叔那一门,可惜现在这一门已经凋零了,我估计全世界也就剩下了李叔这一个传人,还是一个修为丧失的传人。但不可否认,他们在生死之道,长生之术上面的研究绝对是非常深刻的,有着不为人知的手段,要不然当初也不可能让秦皇汉武之类的千古大帝都那么信任他们。

    只不过,从眼前来看,鬼府散人这个先秦炼气士好像钻研的虽然是生死之道,长生之术,不过他的重点不是让人生,而是让人死。

    毕竟,破坏比建设来的容易的多,从古至今一直如此,君不见,多少繁华数百年上千年的帝国曾一夜之间毁于战火?

    但,这样的能力虽然可怕,终究不是什么长久之道。

    很快,鬼府散人就停下了,自发后退,一下子闪到了罗莎身边,大口喘息着跟我们说:“人老了,就是不行了,我老人家先休息一会儿,你们两个打头阵。”

    显然,这样的力量他也没办法一直使用,消耗很大,要不然他还真的是要逆天,抬手之间赤地千里的节奏,恐怕要远远超越大帝。

    没办法,我和老白又得赤膊上阵,冲杀在前。

    其实,也就是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被这些蛇人搞的搓手不及,现在回过神来,开始组织有节奏的抵抗以后,压力顿时减轻了很多很多。

    总归是比对付那些酆都大帝豢养的亲兵要轻松一些的。

    就这样,我和老白还有鬼府散人三个人轮流打头阵,一路所过之处,一步十杀,搞的浅滩上面血流成河,几乎是踩着那些蛇人湿湿滑滑的尸体在一路前行,有时我杀到兴起,几近忘我。

    踏碎佛祖舍利以后,我确实是越来越嗜杀了,这一点无可否认,因为有时候沾了血以后,就连我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得到自己有点收不住。

    立地成魔,再无回头路。

    长刀挥舞,血雨纷飞,这一路的冲锋,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一生,注定踏着累累白骨前进,抬眼看不见前路,只有无穷无尽的敌人,再回首身后一片茫茫,只留下数不清的尸骨。

    这就是我的路……

    也不知道厮杀了多久,总之,就在我浑身浴血,在战斗中几近癫狂,甚至都感觉不到疼痛和受创的时候,我忽然听到鬼府散人大吼了一声:“停下,到了,我们已经到了主墓室了!”

    我这才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回头一看,可不,在我们旁边的土壁之中,镶嵌着一扇巨大的陨铁之门,浅滩之上,蛇人仍旧是前赴后继的,我们几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已经受创了,虽然攻击很密集,但也扛不住蛇人多,钻个空子就能给我们来一下子,当然会负伤,譬如我,身上又添几处新伤,现在一停下来才感觉到有些疼了。

    “算上你们已经去过的前室,以及我们刚刚走过的七个这样的陨铁之门,也就是说,我们一共走过八个墓室了,这是第九个!”

    鬼府散人大喝道:“地九宫之局,第九门,绝对是主墓室无疑!”

    说完,他狠狠对着那陨铁之门打出一掌,这一掌的力量绝对是非常强的,打出去以后,石门嗡嗡作响,轰然打开,彩色的光华从墓室里面喷涌而出,我一边在抵挡那些蛇人,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见那墓室里面弥漫着浓烈的彩光,就像是城市中的霓虹一样,只不过比霓虹更加璀璨,让人无法看清里面的具体格局。

    “彩色的光,死亡的气息,这是杀阵!”

    鬼府散人沉声道:“一会儿都紧紧跟着我,这是能将大帝都一点点磨灭的杀阵,对于你们来说,更是致命的,一步走错,万劫不复!”

    说完,他自己首先冲了进去!

    “跟上他,我断后!”

    我大吼一声,当下,从媛开始,所有人有条不紊的开始往主墓室里面撤退,一转眼全都进去了,我和老白对视一眼,狠狠一抡刀,杀气绽放,当时砍翻一圈蛇人之后,我和老白几乎是同时退入了墓室里面。

    轰!

    陨铁门关上,我和老白直接被彩色的光笼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