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 南山闲鱼

第1831章 死去活来

    怎么回事?

    几个意思?

    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是他们的耳朵出现问题了吗?

    如果他们的耳朵没出问题,他们听见啸哥称呼王越为越哥。

    从来都是别人叫啸哥为哥,什么时候啸哥叫过别人哥,啸哥叫王越哥,是怎么回事?

    “啸哥,多年不见,你倒是混得挺好啊。”王越淡淡一笑。

    “越哥,您千万别这么叫,您这么叫,不是折煞我吗?”现在的啸哥,哪还有之前的威风凛凛,哪还有之前的狂妄嚣张,有的只是害怕和服从。

    班长和野猴的脸色像是吃颗蟑螂屎一样难看,他们无法不能接受眼前的画面,他们请来的啸哥,竟然叫他们的敌人为哥,而且还是恭恭敬敬的脚,十分畏惧的叫,十分乖巧的叫。

    这特么是怎么一回事?

    班长和野猴都不禁捏了捏自己大腿,疼!

    疼说明不是在做梦,可是眼前这戏剧性的扭转是怎么回事?

    是啸哥疯了吗?

    啸哥有没有疯,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

    “您现在地位不一样了,您现在混得好了,叫您一声啸哥,是应该的。”王越道。

    “越哥,我求您了,你别再叫我哥了,您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小啸子。”啸哥道。

    小啸子?!

    班长和野猴以及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个名字给整愣了。

    小啸子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像太监名字,竟然会是恶名远扬的啸哥的名字。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啸哥竟然主动提起这个名字,王越叫他啸哥,他不让王越叫他啸哥,非让他王越称呼他为小啸子。

    “我可不敢那么叫,瞧瞧您啸哥刚才的表现,多威风,我很少看错人,在您身上,我看错了,您很威风。”王越对啸哥道。

    小哥一个劲儿的对王越鞠躬:“越哥,我对天发誓,我刚才的表现不是冲您,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啸哥,你开玩笑了,你不是冲越哥,你是冲谁?”城子冷冷一笑。

    “城子,你别添油加醋,我啸哥这辈子冲谁都无法无天,但是冲越哥,我绝对不会那样。”啸哥发誓一半的保证道。

    “你不是来替野猴出头的?”城子问。

    “我是来替野猴出头的,替野猴出头教训你。”啸哥道。

    “野猴是为谁出头?”城子又问。

    “野猴为他的朋友。”啸哥指着班长。

    “你可知道,野猴所谓的朋友,得罪的人是谁?”城子问。

    啸哥一愣,心里暗道不好,同时在祈祷,千万不要是她猜测的那样,千万不要是她猜测的那样,千万不要是她猜测的那样。

    啸哥不断的在心里说,千万不要是他猜测的那样。

    啸哥看向班长:“你要我揍谁?”

    班长指着王越,乖乖回答:“是他!”

    “我去你祖宗十八代的!”啸哥冲到班长面前,一脚将班长踹倒在地,这还不算晚,把班长当做足球一样,一脚接一脚的踹在班长身上,将班长踢在死去活来。

    这是当然得,啸哥的每一脚都用上十足的力气,完全没有防水,这个该死的家伙,真是不长眼睛,得罪谁不好,得罪萧川,这不是得罪阎王爷吗?

    别人不知道王越的可怕,啸哥知道王越的可怕。

    啸哥很狂,非常狂。

    所有人都这么觉得。

    这些人没有见过以前的啸哥,如果让他们见到以前的啸哥,他们就会觉得,现在的啸哥真的不算什么,是个特别老师的孩子,以前的啸哥,简直狂妄的不知道边际,看谁不顺眼就弄谁,相当的好火爆。

    直到后来,遇见一个叫王越的年轻男生。

    啸哥有脾气,王越让他没有脾气。

    啸哥有火气,王越让他没有火气。

    啸哥不服气,王越打到他服气。

    到了后来,可以这么说,啸哥这辈子谁都不怕,就是怕王越。

    班长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找到来对付王越,别说他不敢对付王越,没有对付王越的能力,就算他有对付王越的能力,他也不敢对王越出手,虽然王越退出那个领域,但是王越在那个领域的影响力一直都在,得罪王越的下场相当凄惨。

    “哥哥哥,救命救命救命,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班长在地上打滚,被啸哥打的死去活来。

    野猴和班长是朋友,虽然他畏惧啸哥,但是啸哥把班长打的也太惨了。

    “啸哥,差不多了。”野猴对啸哥道,想替班长求情。

    “我也去你祖宗十八代!”啸哥一巴掌抽在野猴的脸上,当时将野猴抽倒在地。

    班长解脱了,啸哥不再殴打他,但是野猴完蛋了,因为啸哥现在的目标是他。

    啸哥和班长完全不认识,如果不是野猴,他今天不会来此这里,如果不来到这里,就不会遇见王越,如果不遇见王越,就不会得罪王越。

    而如今,他来到这里,遇见王越,得罪王越,这些都是野猴造成的。

    啸哥能饶了野猴才怪。

    更可气的是,啸哥还没有来得及跟野猴算账,野猴竟然不知死活的替别人求情,他难道不知道,他就快要死了吗?

    “啸哥,你是怎么会是,你看清楚,我是你的小弟啊,你怎么连我都打,你之前不是说要替我出头,谁跟我作对,你就替我摆平谁,你怎么变卦了,还往死里打我?”在地上翻滚的野猴冲啸哥道。

    啸哥之前是说,无论什么事情,都帮野猴出头,但所谓的事情,不包括王越在内的事情。

    野猴这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不打他才怪。

    “啸哥,你不应该打我,你应该打城子,他刚才让你跪下,你听见了吗,他竟然敢要你跪下,你应该把他往死里打才怪,你怎么可以跪下呢。”野猴对啸哥道。

    啸哥一愣,想到野猴刚才的说,要么是他城子跪下,要么是他啸哥跪下。

    城子是王越的兄弟,怎么可能让城子跪下。

    于是乎,啸哥干脆无比,果断利落的,跪在地上,面前正是王越。

    这一幕的发生,班长、野猴、王青洋、王筱然。房间里的所有人,由衷的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