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 南山闲鱼

第3074章 白家的丫头!

    “我亲自和王越比赛,所以我能够更加清楚得感受到,王越的失误并不是可以做的,也就是说,王越真的失误,王越竟然失误那么多次,这很奇怪。”柳蝶说道,“王越的能力比我强,和我比赛的时候,有失误不是致命的问题,谢展却是能力超越王越的人,面对谢展,一旦有失误,那将带来失败的后果。”

    “我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但我就是觉得,王越今天的比赛很不对劲儿,而且是随着比赛的进行越来越不对劲儿。”李云天严肃说道。

    “会不会是因为沐怜的问题,王越的心情受到了影响?”安岚提出他的想法。

    李云天和安岚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或许这个说法有道理。

    他们没有更多的思绪来想这个问题,王越和谢展即将厮杀,他们不想错过比赛。

    “谢展绝对有能力得到你亲自点名的资格,你却没有那么做,而你又不是老糊涂,我猜测你是故意那么做做的。”百城联赛总负责人蒋世邻对钢枪俱乐部部长说道。

    是个慈祥老头的部长笑了笑,并没有否认蒋世邻说的错。

    “我能够猜到你是故意不点名谢展,但我却猜不到原因,还请林老先生解惑。”蒋世邻说道。

    “仇霆出现之后,谢展的灯头被盖过,仇霆出现之前,谢展的风头那叫一个一时无二,我非常看好谢展,甚至觉得他有能力击败仇霆,也希望他击败仇霆,仇霆的发展有些太顺利,这并不好。”部长说道。

    “我明白了,你是故意激怒谢展,激怒他的能力,让他更有机会击败仇霆。”蒋世邻说道。

    “就能力而言,我觉得仇霆的能力要比仇霆高,就可怕而言,仇霆和谢展被激怒后是什么样子,我都见过,谢展这小子被激怒后,可怕着呢。”部长笑呵呵说道。

    “看来王越要倒霉了。”蒋世邻无奈说道。

    谢展是钢枪俱乐部部长为这次的校友会准备得一把刀,打算有这把刀磨练参加这次校友会的所有成员,这把刀可是无坚不摧。

    “我听李云天老师说起过,王越想进入枪魂塔,现在的王越已经稳入三强,已经获得进入枪魂塔的资格,王越参加校友会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的比赛输不输,对于王越已经不是特别重要。”部长说道。

    “我们百城联赛的选手表现得还不错吧?”蒋世邻自豪地问部长。

    “相当不错,估计这次的百城联赛结束之后,就会有国家电竞队的人跟王越接触。”部长说道。

    “我已经把王越的名字上报国家电竞队,像是你是的,百城联赛结束之后,就会有国家电竞队的人跟王越接触。”蒋世邻说道。

    “我听说了一些关于王越的事情,很复杂,也不知道王越愿不愿意为国家电竞队效力,要是王越不愿意,那还真是一大损失。”部长说道。

    “现在考虑这个问题还太早了,国家电竞队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入的。”蒋世邻说道。

    “我听说有人在布一个局。”部长说道。

    听到这句话,蒋世邻的脸色变得严肃之极:“我最近和姓白的那女人见了一面。”

    “应该就是她布的局吧,很多年没见她了,当初见她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可她给我留下的印象很真深呢。”部长说道,“仇霆、谢展、王越、柳蝶、邵雪,这些都是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可是和姓白的那个丫头比,差太远了。”

    “我以为那丫头会创造一个新的电竞时代,我相信那个电竞时代一定非常壮大,让我意外的是,她突然消失了。”部长说道。

    “现在称呼那人为丫头,已经不是特别确切。”蒋世邻说道。

    “怎么了?”部长问道。

    “她有了一个女儿。”蒋世邻说道。

    一直从容如水的部长听见这句话后,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但是能让那么冷静的部长变了脸色,可见那个消息给他造成多么大的惊讶。

    “倒是听说不少人追求那个丫头,但是没听说那个丫头结婚的消息,怎么突然有了一个女儿?”部长问道,“谁的女儿?”

    “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知道她有了女儿,至于是谁的女儿,不清楚。”蒋世邻说道。

    “可以通过她女儿的相貌猜一猜嘛。”钢枪俱乐部的部长,这个慈祥的小老头,笑着说道。

    “那个小女孩跟她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很想通过小女孩的相貌猜出她的父亲,唯一有些不像的,就是小女孩的眼睛,小女孩的眼睛要比她的眼睛还漂亮,这一点应该随小女孩的父亲。”蒋世邻说道。

    “这世间的事情还真是有意思,我倒要看看,这白家的丫头,究竟布了一个怎样的局。”部长说道。

    “我也非常期待,不过我一点都不敢调查这方面的事情。”蒋世邻说道。

    “你做的对。”部长说道。

    “王越落入下风了。”蒋世邻把目光投向直播比赛的大屏幕,看了一眼战绩,说道。

    “看比赛吧。”部长说道,结束了那个姓白女人的话题,对于这个姓白女人的话题,部长和蒋世邻都不愿意聊太多。

    “王越失误了。”蒋世邻说道。

    “那是一个不该有的失误。”部长说道。

    “我觉得这场比赛王越的斗志不是很高。”蒋世邻说道。

    “嗯,我也感觉出来了,斗志甚至不如和柳蝶比赛时候的一半。”部长说道。

    “在我的印象里,王越可是一个对穿越火线充满热情的人,他现在的状态很奇怪。”蒋世邻说道。

    “王越失误了。”蒋世邻说道。

    “那是一个不该有的失误。”部长说道。

    “我觉得这场比赛王越的斗志不是很高。”蒋世邻说道。

    “嗯,我也感觉出来了,斗志甚至不如和柳蝶比赛时候的一半。”部长说道。

    “在我的印象里,王越可是一个对穿越火线充满热情的人,他现在的状态很奇怪。”蒋世邻说道。

    “”

    “王越失误了。”蒋世邻说道。

    “那是一个不该有的失误。”部长说道。

    “我觉得这场比赛王越的斗志不是很高。”蒋世邻说道。

    “嗯,我也感觉出来了,斗志甚至不如和柳蝶比赛时候的一半。”部长说道。

    “在我的印象里,王越可是一个对穿越火线充满热情的人,他现在的状态很奇怪。”蒋世邻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