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倾咔

第2259章 亏你想的出来

    没一会儿,江奕淳弄了一些饭菜回房间,递给了白若竹。

    “先吃点东西再休息一会儿吧,我已经跟爹和剑七他们说了,我们停一天再继续赶路。”

    白若竹嗔了他一眼,说:“还不是你害的,一天到晚尽会胡闹。”

    “我哪有一天到晚胡闹了,我只是晚上胡闹,难道你想我现在白天再胡闹一下?”江奕淳坏笑起来。

    白若竹接过筷子就在他修长的手指头上打了一下。

    “你要是再敢胡闹,我非跟你翻脸不可。”

    江奕淳突然凑过去,嘴唇一下亲到她的鼻头上,白若竹吓得急忙推了他一把,江奕淳低低的笑起来说:“不许皱鼻子,太丑了。”

    白若竹瞪起了眼睛,“丑你别看啊,你可以去找美的,现在漂亮的小姑娘多了去了,你大可以出去找啊。”

    江奕淳笑着将她揽到怀里,低声说:“什么小姑娘不小姑娘的,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其他那些女人怎么能跟你相提并论?”

    “花言巧语!”白若竹嘟囔了一句,心里却是十分受用。

    另一边屋子里,冯澜影拿了药膏给袁立诚上了药,帮他缠了干净的纱布。

    “你换件衣服,这件我帮你补补吧。”冯澜影别过头有些别扭的说。

    袁立诚一脸的喜色,“好好,我这就换。”

    他起身就脱衣服,冯澜影吓的惊叫了一声,“你怎么说脱就脱,等我先出去。”

    说完她跟逃命似的一溜烟跑出了屋子。

    她站在门口大口的喘气,刚刚被袁立诚处理伤口,衣服就脱的很低了,所以他随便一拖,上半身就露了出来。

    袁立诚皮肤有些黑,带着满满的荷尔蒙气息,人看着不壮,但该有的肌肉都有,身材匀称的令人嫉妒。

    冯澜影急忙捂住了发烫的脸,不能再想了,她要赶快忘掉刚刚看到的画面,太那个了……

    “我好了。”屋里响起袁立诚的声音,冯澜影回过神来,急忙进屋,一把抢过他手中换下的衣服,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澜影,你等等!”袁立诚叫了一声,可是冯澜影脸都红到了脖子,虽然他穿了衣服,但她依旧会想起刚刚的画面。

    “我给你补好衣服再过来。”她急忙丢下这么一句话就钻回了她和亦紫的屋里。

    袁立诚愣了愣,随即脸上挂上了笑容,这丫头是害羞了吧。

    她刚刚说担心他,原来不是他一厢情愿的缠着她啊。袁立诚高兴起来,但又想到冯澜影之前失魂落魄的出城,还差点被马车给撞了,忍不住又自责起来,他闹什么脾气啊,就算有什么也是过去的事情了。

    没一会儿,门外传来敲门声,江奕淳推门走了进去。

    “我想你误会了什么吧。”江奕淳开口说。

    这个任务是他家娘子交待的,谁让他当初做了蠢事,现在就得不断的弥补,否则他才没功夫理会袁立诚误会不误会呢。

    袁立诚对江奕淳依旧有敌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误不误会不用你操心,小影都会跟我说的。”

    江奕淳冷下脸来,“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废话吗?要不是我家娘子交待了,我真的不想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随即他把自己当初利用冯澜影的事情讲了一遍,又说:“我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否则我家娘子也不会让你们跟着了。”

    袁立诚听完狠狠的瞪着他说:“你一个大男人这样欺负小影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不就因为她没爹娘护着吗?”

    说完他又叹了口气,“罢了,你也是痴情之人,既然小影都不怪你,我也懒得跟你计较了。但如果你以后再威胁、利用她,我绝不放过你!”

    江奕淳冷哼了一声,“你放心,我没那个爱好。”

    他说完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袁立诚都说什么了?”白若竹一脸八卦的问。

    “说懒得跟我计较,但如果我以后再惹冯澜影,他不会放过我。”江奕淳不爽的答道。

    白若竹捂着嘴笑了起来,“这袁立诚也是性情中人,他对澜影挺好的。”

    江奕淳翻了翻眼皮子,“哼,有我对你好吗?”

    “这个有什么可比性吗?”白若竹竖起了眉毛。

    “没有,绝对没有。”江奕淳反应了过来,他要是不爽袁立诚,岂不是有些想吃醋了,他还是好好跟袁立诚相处吧,免得他家娘子要误会了。

    白若竹满意的点头,说:“不许在跟他比试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为了澜影在争风吃醋呢。”

    江奕淳嘴角抽了抽,立即认真的说:“绝对不打了,他不管怎么激我,我都不跟他动手了。”

    白若竹偷笑起来,她哪里不知道他的担心,但是谁让他以前做这种蠢事了,所以现在就是活该。

    一天之后,一行人继续赶路,亦紫看到了冯澜影帮袁立诚补衣服,又发现两人之间的气场有了变化,再看看一旁冷着脸的剑七,心里更加难受起来。

    她和剑七哥哥真的不可能了吗?冯澜影和袁立诚有那样的纠葛都走在了一起,为什么她不可以?

    可是感情勉强不得,她只能默默的藏在心底,努力让自己学会放手。

    白若竹是个细心的人,她把亦紫的反应看在眼底,心里忍不住叹气,剑七这家伙什么时候能开窍啊?

    众人骑马走了两天,亦紫突然病倒了。

    白若竹暗怪自己没想的太仔细,亦紫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是敏感,她早该多关注亦紫一些的。

    剑七看向亦紫的眼中担心也有些愧疚之色,他应该明白亦紫的心思。

    本来白若竹想留下几天的,江奕淳找了机会单独跟她说:“咱们先去找高僧给你解除诅咒,你让剑七留下照顾亦紫,等亦紫病好了再赶去和我们汇合,你解咒肯定需要时间,足够他们追上来了。”

    白若竹眼睛亮起来,“阿淳,你还挺机灵的啊,真亏你想的出来。”

    “不机灵怎么追到你?让他们多些单独相处的机会,感情说不定能更进一步。”江奕淳有些得意的说,什么都比不上他家娘子的夸奖啊。

    “好,就这么定了。”白若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