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倾咔

第2264章 结义兄妹

    白若竹见这小沙弥不经吓,心里偷笑起来,继续板着脸说:“小施主这么紧张做什么?难不成是真的?那我可得报官,让官府来查个究竟了。”

    小沙弥一听就慌了,那朱宁的身份不能曝光,官府知道她的存在就更麻烦了。

    他快速的打量了白若竹一眼,心想就算告诉她一点,只要她不知道那妇人到底是谁,那妇人也不会有威胁,他也不算违背主持的意思吧。

    何况他一点都不同情朱宁,要不是她这样闹腾,白施主怎么会发现,又怎么会想去报官?

    “白施主你真的误会了。”小沙弥压低了声音,“我们寺里有普灯大师坐镇,怎么会有那种事情。我也不瞒你了,后院确实住了一位妇人,但她跟你们一样,都是寺里的贵客,根本不是我们抓来的。”

    白若竹故意露出不相信的表情,小沙弥急忙又说:“那妇人的夫君出意外身亡,她侥幸怀了丈夫的遗腹子,但她的夫家正在争家产,有人不想她这个孩子出生,所以才将她托付给了我们住持。上天有好生之德,总不能眼睁睁看她腹中的孩子出事吧?”

    “是什么人托付的?你这样几句话让我如何相信?如果你能说服了我,我不但不会报官,还帮你保守秘密,不告诉任何人。”白若竹说道。

    “唉,那人是那妇人丈夫的家仆,住持十多年前外出遇到危难,是他搭救了住持,住持给了他一串佛珠,说欠他一个因果,如果他曰有需要,可以直接来心禅寺找他。前不久那人就带了妇人找来了,住持也不想揽这些俗事,但人不可言而无信,我们便只好暂时保她平安了。”

    小沙弥一脸的谨慎,他说的也差不多都是实话,只是把犬戎族换成了大家族。

    “原来是这样,倒是我误会了,这事我以后不会再提,请小师父放心吧。”白若竹躬身向小沙弥行了个礼。

    小沙弥大大的松了口气,加快脚步带白若竹去前殿,生怕白若竹又追问他什么。

    再次看到亦紫的时候,白若竹不由加快脚步走了过去,一把拉住了亦紫的手问:“身子养的如何了?一路上可辛苦?”

    亦紫也是一脸的兴奋,嘴角都快扯到耳根了,“早就好了,我们路上没怎么赶,所以一点都不累。”

    白若竹看向剑七,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剑七,辛苦了。”

    剑七依旧沉着一张脸,“主子严重了。”

    白若竹冲亦紫耸了耸肩膀,这剑七还真是严肃的不行。

    “主子,这一路多亏大哥的照顾,对了,我还没来得及禀告你,我已经和剑七大哥结拜为兄妹了。”亦紫脸上带着笑,好像真的很开心似的。

    白若竹嘴巴微张,直接傻掉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两人结拜为兄妹了?

    剑七点点头,“我会对亦紫像亲妹妹一般,主子你就放心吧。”

    白若竹觉得嘴里有些发苦,放心?放心个屁啊!

    她审视的看着亦紫,似乎亦紫没难过的情绪,难道是已经想开了?

    “走吧,先带你们去后院休息,我身上的诅咒还没完全解除,还要在这里待一阵子。”白若竹无奈的拉了亦紫的手,也不想理会剑七,大步朝后院走去。

    到了后院之后,白若竹沉着脸说:“亦紫你还是跟冯澜影一间,袁立诚委屈你跟剑七挤挤了。”

    “夫人客气了,房间不算小,谈不上拥挤。”袁立诚最近和冯澜影感情又进了一步,所以对白若竹也多了几分感激。

    “大家终于又聚齐了,今天怎么也得庆祝一下啊。”冯澜影有些高兴的说,“不然待会咱们下山吃点好的?”

    “你们去吧,玩的开心点儿。”白若竹毫无兴趣的走开了。

    冯澜影愣在原地,心想这是怎么了?亦紫他们赶来汇合了,不该是高兴吗?

    “澜影姐姐,我们刚刚上山,就不下去了,不然等主子的事情了结了,咱们下山在好好吃一顿?”亦紫笑着问道。

    “哦,这样也好。”冯澜影点头答应了下来,但心里却不断的嘀咕起来,这很不对劲啊。

    江奕淳和剑七打了招呼,就继续去练功了,他不是没发现在家娘子的异常,不用想就知道剑七和亦紫没成了。

    唉,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就叫皇帝不急太监急,不过这话可不能说给若竹听,否则若竹非跟他急眼了不可。

    亦紫看向白若竹的屋子,眼底有些哀伤之色闪过,但很快被她脸上的微笑遮掩,她提了包袱回屋子收拾去了。

    冯澜影追到白若竹屋子里,拉着她问:“你怎么了?”

    “别提了,你知道亦紫喜欢剑七,剑七也对亦紫有好感吧?”白若竹气鼓鼓的说。

    冯澜影点点头,“看出来了。”

    “可是剑七那榆木脑袋非说不想娶亲,这也就算了,我好不容易给他们制造了二人单独相处的机会,结果两人回来竟然成了结义兄妹了!”白若竹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外人帮忙照顾亦紫一阵子呢。

    冯澜影使劲撇了撇嘴,“他们脑子没问题吧?这搞的是哪一出啊,你那个侍卫也太不开窍了。”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亦紫怎么答应的,这小丫头也是太好说话了。”白若竹有些心疼亦紫,哪怕她跟剑七不能成,也不用认喜欢的人做兄长吧,没次喊他“大哥”的时候不难受吗?

    冯澜影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猛拍了一下手,叫道:“有了,就得给剑七下一剂猛药!”

    白若竹被她吓了一跳,急忙说:“你可别胡来啊,剑七那性子冷硬又慢热,别猛药没下成,又出了其他状况。”

    冯澜影嘿嘿的笑起来,趴在白若竹耳边嘀咕了半天,白若竹惊的猛然抬头,还差点撞到了她的下巴。

    “你疯了?我怎么觉得你这是个馊主意啊,你别弄出麻烦来。”白若竹撇着嘴说。

    “不会的,这事就交给我了,实在不行就生米煮成熟饭,剑七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冯澜影邪邪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