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倾咔

第2994章 嫁与不嫁

    傲松的爹叫钟盔,乍一听有点像钟馗,据说是当年他爹看他生下来太黑,就起了这名字。

    钟家大概上下都没什么架子,钟老爷子也不怎么靠谱吧。

    钟盔一口气跑去敲了家族紧急情况才会发的传音铃,然后一口气跑去了祠堂。

    祠堂里面供奉了钟家祖先的排位,但里面还有个密室,放了钟家在世所有人的命牌,其中就包括傲松的。

    他也不是天天去看命牌,所以没察觉到傲松出了事,这一看傲松的命牌上布满了蛛网一般的裂纹,就差一点就要完全的碎裂了。

    他伸了手又不敢去摸,手抖的厉害缩了回来。

    “坏了,坏了,家里内部出问题了。”钟盔喃喃的说道,又朝外跑去。

    这么一会儿功夫,钟家的老头子们都从四面八方汇集了过来,出现在了大厅里。

    傲松让管家给白若竹他们安排了客房,请他们先照看占星,自己也赶去了议事厅。

    “有人要害松儿。”钟盔斩钉截铁的说,“前不久咱们才商量了让松儿接任家主之位,就出来了这种事,不可能是巧合!”

    族老们已经知道了大概情况,看到脸色惨白的傲松,也都十分担心。

    “我不想做家主,谁想做谁去做,干嘛这样害我?我朋友为了救我转移了反噬,你们先别说那些了,先救救他,否则我这一辈子心里都过不去这个坎,要恨死自己了。”傲松哭着说道。

    “转移了你的反噬还能活着?”一位族老惊讶的问道。

    傲松急忙说:“若竹姐用药暂时拖住了,但是最多只有坚持一两天了。若竹姐就是宁冉的徒弟。”

    “什么宁冉,是钟冉。”一种族老气愤的说,傲松想起来,宁冉是他的亲弟弟。

    国师宁冉离开钟家,还为了一名帝王挡下了诅咒,最气愤的就是他的亲哥哥了。

    钟家不问世事,不参与任何势力的斗争,这不是坏了钟家的规矩?

    所以宁冉早就不是钟家之人了。

    “到底是谁能接触到?没有咱们所有人合力,如何打开封印?”另一名族老问道。

    “现在或许只能打开封印看看了。”钟盔说道。

    他的话仿佛一下子惊起了千层浪,族老们纷纷反对起来。

    “不行!按规矩家里有新成员才能打开,如今哪还有孩子出生?”

    “是啊,坏了规矩再出什么乱子怎么办?”

    “不能开,万一是对方的圈套呢?”

    “……”

    傲松急的额头冒汗,“我不管你们是开封印,还是别的办法,你们必须救占星,他不能死!”

    这时傲松的娘赶了过来,钟家女眷一般不能参加会议,但最为家主夫人,却是可以的。

    “看了那孩子的情况,是把松儿的诅咒全部转给自己了,想来他法术应该不俗,不知道是哪家的?师承何处?”傲松娘问道。

    “占星是扶桑第一阴阳师,术法更高于我,我要知道他会这么做,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傲松说着自责的哭了起来。

    傲松娘和丈夫相互看了一眼,瞧这意思,女儿不会喜欢上那个阴阳师了吧?

    “这转移反噬,还是它的反噬,我看是没办法了。”一名族老叹气说道。

    傲松身子晃了晃,她娘急忙扶住了她,“松儿,你别急,总会有办法的。”

    “我能不急吗?再没办法就真的来不及了。”傲松眼底一片死寂,“如果他死了,我也不会苟活着的,与其一辈子痛苦自责,我不如也死了算了!”

    “松儿!”钟盔又气又心疼,这孩子怎么能动不动就说死?不知道他和她娘多担心吗?

    傲松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众人磕了个头,“爹、娘,各位爷爷,我求求你们了,一定要救救占星!”

    傲松娘心疼的拉了女儿起来,将她搂在了怀里。

    众族老你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了。

    “对了!”突然一名须发介白的族老叫道,“如果那个占星成了钟家的人,岂不是有新成员就能开封印了?他接受那个或许也能活过来。”

    傲松娘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瞬间变的惨白,使劲瞪了那名族老一眼。

    他说的成为钟家的人,就是要和钟家之人成亲,可他也说了或许能活过来,那如果活不过来,傲松不就成了寡妇?

    如果要占星成为钟家之人,他和傲松的婚事就不能马虎,必须是敬天地立契约的。

    钟家之人一生只成一次亲,也只有一个孩子,如果占星救不活,不是把傲松也给害了吗?

    傲松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激动的说:“对,对,娘你赶快准备一下,我和他成亲,今晚就成亲!”

    “不行!”傲松娘叫了起来,“你这样太草率了,你能随便嫁人吗?”

    “我不是草率,没有他,我早就死了,你们连见我一面都没机会了,我为什么不能和他成亲,不能尽力去救他?”傲松抬着下巴,生气的质问道。

    “可是女儿,咱们家成亲不像一般人啊,你真的想嫁给他?还是想报恩?”傲松娘忍不住哭了起来,“不然找个旁支的女孩吧,我收养她做义女,以后一定好好待她。”

    这意思是找个旁支的女孩和占星成亲,如果能救活,傲松也报了恩。

    如果不能救活,至少保住了傲松。

    族老们纷纷表示赞同,傲松是要接任家主之位的人,如果不能有子嗣,那这位置只能重新选人了。

    可是钟家如今子嗣凋零,实在是不好选啊。

    “不,我要嫁给他。”傲松坚定的说,“这是我的事情,没人能代替我,我也不想看到他娶别人,尤其是他没有同意的情况下。”

    傲松娘不死心的问:“那你怎么知道他就愿意娶你?他现在又不能说话。”

    “一个可以为了我命都不要的人,又怎么会不愿意?”傲松眼泪决堤,也让她娘沉默了。

    是啊,那个男子是个为了傲松可以连命都不要的人,试问这世间几个男子能做到如此?

    “按松儿说的办,她大了,自己的路该由她自己选了。”钟盔终于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