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倾咔

第3197章 接人

    那听你的意思,即便和离了,你娘家也回不去了吧?”白若竹问道。

    雪娘哭的眼睛都肿了,“求大人救我,我会缝衣、刺绣,愿为大人做牛做马,一辈子伺候大人。”

    “我不收来路不明的人。”白若竹无情的拒绝了。

    她之前不是没想过或许能给这女子安排个后路,但在小弩来的那一刻,她就绝不会管了。

    “我、我……”雪娘大概没想到她说话这么直接,一下子噎住了。

    这时江奕淳从外面进来,看到雪娘跪在地上,有些不悦的说:“什么情况?”

    不等白若竹回答,雪娘转而对着他磕起了头,“江大人,求求你们救救我吧,这样的日子我一天都过不下去了。”

    江奕淳皱起了眉头,“你是那个被丈夫打的商妇?这事不是宋备在处理吗?你有事去找宋备就行了,别妨碍我们处理公事。”

    雪娘却不碰起来,对着江奕淳砰砰的磕头,额头都青紫了。

    白若竹脸色越来越冷,对外面喝到:“剑七,把人赶走,以后别让乱七八糟的人来打扰我。”

    “是。”剑七进去就将雪娘拎了出去,直接推回了妇人和孩童住的帐篷。

    众人见剑七寒着脸,雪娘磕头都快磕破了,吓的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了。

    “那妇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不该让她进帐篷。”江奕淳没好气的对白若竹说。

    “你怎么看出人家不是好东西了,你不会也觉得她被丈夫打就该忍气吞声,事情闹起来是她不懂事?”白若竹冲他眨眼睛。

    江奕淳伸手敲她的脑袋,“我是那种人吗?只是我一进来她就改求我,是觉得我能做你的主吗?那我如果答应了帮她,不是打你的脸?”

    白若竹挑挑眉毛,“之前她和小弩说想和离,不知道怎么说的,小弩一个小孩子来帮她求我了。”

    “你没答应,她就只好自己来求?”江奕淳冷笑,“自作聪明,怕你也不会同情她了。”

    “她这么会谋划,未必搞不定那李希,我就是怕小弩母子惹了麻烦,小孩子这个年纪哪能懂那么多。”白若竹叹了口气,所以利用这么小的孩子的人,实在让人同情不起来。

    之后白若竹叫剑七安排人暗中保护小弩母子,免得他们受欺负,好在李希到底不敢惹事,没去找他们什么麻烦。

    转眼风暴过去,队伍继续进发,这次有了白若竹他们,也就不用蛮族兽队护送了,但是桑塔他们依旧送了很远的路,被白若竹赶了几次,才原路返回。

    队伍又走了一天,遇到了一支来接人的队伍。

    “表姐!”为首的男子激动的喊道,率先骑马冲了过来,只是被剑七他们拦在了队伍前面。

    “什么人?”剑七厉声问道。

    男子回过神来,急忙下马行礼,取了文牒出来说:“大人恕罪,是草民唐突了。草民方新,奉姨丈之名前来迎接表姐,一时情急之下,忘了通传。”

    剑七看了他的文牒,又扫了一眼他后面的护卫,都有些武功,但就是一般的看家护院,身份应该没什么问题。

    车队此刻已经停了下来,雪娘从马车里跳了下来,激动的喊道:“表弟,我在这!”

    她提着裙琚朝前跑去,另一辆马车上李希探头出来,低声骂了一句:娼妇!

    “表姐,你没事就好。”方新看到雪娘激动的说,雪娘跑到了前面,呜呜的哭了起来。

    “既然你亲戚相迎,那你们可自行离开。”在前面领队的宋备说道。

    方新一听急忙朝宋备行礼,“多谢大人一路对表姐的照顾,我表姐夫也在吧?姨丈交待我接他们夫妻一同回去。”

    雪娘脸色变了变,哭声更大了。方新有些不解,但眼前都是人,他也不好多问雪娘什么。

    这时,孙儒也下了马车,气愤的说:“接他做什么?你不知道他打你表姐吗?回去好好和你姨丈讲讲,连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方新认识孙儒,急忙朝他行礼,“不知道孙伯伯也在,晚辈失礼了。”

    孙儒摆摆手,“咱们不讲那些虚礼,赶快把雪娘接回去,让你父亲为她做主。”

    这下子还在马车上的李希到底坐不住了,跳下马车大喊到:“孙老头你够了,我说了没打她,你还没完没了了?”

    他凶巴巴的瞪了雪娘一眼,“我说你怎么坐不住开始搞事了,敢情偷偷送了信,知道方新这小子会来接你,好有借口单独和他离开。”

    他啐了一口,“在我休妻之前,你休想和别人双宿双栖,否则就是通奸!”

    方新脸涨的通红,“表姐夫,你说的什么话,怎有此误会?”

    众人见剑七寒着脸,雪娘磕头都快磕破了,吓的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了。

    “那妇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不该让她进帐篷。”江奕淳没好气的对白若竹说。

    “你怎么看出人家不是好东西了,你不会也觉得她被丈夫打就该忍气吞声,事情闹起来是她不懂事?”白若竹冲他眨眼睛。

    江奕淳伸手敲她的脑袋,“我是那种人吗?只是我一进来她就改求我,是觉得我能做你的主吗?那我如果答应了帮她,不是打你的脸?”

    白若竹挑挑眉毛,“之前她和小弩说想和离,不知道怎么说的,小弩一个小孩子来帮她求我了。”

    “你没答应,她就只好自己来求?”江奕淳冷笑,“自作聪明,怕你也不会同情她了。”

    “她这么会谋划,未必搞不定那李希,我就是怕小弩母子惹了麻烦,小孩子这个年纪哪能懂那么多。”白若竹叹了口气,所以利用这么小的孩子的人,实在让人同情不起来。

    之后白若竹叫剑七安排人暗中保护小弩母子,免得他们受欺负,好在李希到底不敢惹事,没去找他们什么麻烦。

    转眼风暴过去,队伍继续进发,这次有了白若竹他们,也就不用蛮族兽队护送了,但是桑塔他们依旧送了很远的路,被白若竹赶了几次,才原路返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