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夏青衫

第1503章 物证

    景熙无奈的摇头,这事儿居然跟她还有牵扯。

    洛飞扬要是送她一包吃的,她肯定会收的,可要是送什么钻戒,她怎么可能要!

    只不过这会儿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她再拒绝礼物也不迟。

    “戒指不见了,也不能证明是谭如意偷的吧?”

    听到景熙向着自己说话,谭如意感激的不成样子,她死命的摇头:“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偷你的戒指!”

    连一旁的季墨轩都觉得,谭如意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看到底的简单女孩儿,说的话完全不像撒谎。

    “怎么不是你?!”

    洛飞扬冷哼一声:“就你看见我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也只有你知道我把戒指放在了包里,不是你偷的是谁偷的!”

    谭如意觉得有人帮着自己了,终于不那么慌乱了,思维渐渐恢复正常:“我是看到了你的戒指,可是有可能别人也看到了,拿走了,我才不稀罕你的什么戒指!”

    谭如意和洛飞扬分别是婚礼的伴娘伴郎,两个人之前一直穿着礼服坐在一起,洛飞扬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看的时候,谭如意还以为那是新郎新娘婚礼上要交换的对戒,就凑过去看了一眼。

    结果就被洛飞扬给吼了一顿,她这才知道那是洛飞扬自己的东西。

    至于洛飞扬到底把戒指放哪儿去了,谭如意还真没注意。

    她这是第一次参加这么盛大的婚礼,而且是特别疼爱她的表姐的婚礼,她只顾着激动高兴去了,哪里管洛飞扬的什么戒指!

    “我这边证人有好几个,他们都看到你动我的包了!就是你拿的,别人都没有动过!不然你让我搜身,戒指肯定还在你身上!”

    谭如意都快被气死了,被诬陷偷东西就够委屈的了,现在居然还要搜身,简直欺人太甚!

    她说不过洛飞扬,也知道洛家有钱有势,她一个人是不可能跟洛飞扬硬抗的。

    “表哥,我不搜身,我要回家!”

    谭如意抬起红红的眼睛,委屈的看向高大的楼子凌。

    她一向觉得,这个表哥虽然冷冷的,不爱说话,可是是最聪明的,在她心里几乎无所不能。

    这种情况下,她觉得求助楼子凌才是最好的选择。

    楼子凌自从景熙出现,注意力基本上都在景熙身上了,听到谭如意的声音,才回过神。

    “舅妈,你先带表妹回房间休息,这里交给我。”

    “不行,她们不能走!”

    洛飞扬一脸气愤的看着楼子凌,恼怒的道:“那是我送给熙熙的礼物,你这么护着你表妹,是不想我把礼物送出去吗?!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别惦记熙熙了!”

    楼子凌冷冷的看着他,语气也有些不好了:“拿出证据再诬陷别人,否则只会显得自己非常愚蠢!”

    “好好好!你们态度这么恶劣这么嚣张,小爷我干脆报警好了!到时候可别怪我不给亲戚留情面!”

    楼子凌态度淡漠的让洛飞扬吐血:“报!”

    景熙却不同意:“不能报警!”

    楼子凌转头看向她,只跟她对视了一瞬,周身的冰冷就消融了许多。

    或许曾经他纵容她纵容惯了,现在无论景熙说什么,他几乎都不会反驳,都会由着她。

    楼子凌没有再跟洛飞扬呛,他直接带着王秋和谭如意进了电梯,送她们回房间去了。

    洛飞扬想追上去,却被景熙喊住了:“飞扬,这事儿肯定有误会,你回去重新查一下吧!”

    景熙一句“飞扬”,把洛飞扬直接喊酥了半边身体,不由自主的点头:“好好好,我再查一下!”

    洛飞扬其实只是嘴上嚷嚷着报警而已,实际上根本不可能报警的。

    这是楼子凌的表妹,也是他嫂子楼若菲的表妹,报警了肯定立刻就会把楼若菲也牵扯进来,别说洛飞掠饶不了他,连他父母也不会同意把事情闹大的。

    可那颗硕大的钻石是洛飞扬十八岁生日时收到的生日礼物,他拿去找人做成了钻戒,上面还刻了“LOVE”,意义非凡。

    他是必须找回来的。

    明着要不回来,他只好来暗的了。

    至于再查一下,洛飞扬觉得不需要了,因为有好几个人都说看见谭如意偷他东西了。

    半夜里,洛飞扬就悄悄的摸进了谭如意和王秋住的房间里。

    可他才从窗户上翻进去,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就划破天际,吓得洛飞扬差点儿没再从窗户上跳下去!

    “闭嘴!叫什么叫什么?小爷我来拿我的戒指,别叫了!再叫就弄死你!”

    洛飞扬觉得谭如意的叫声分贝实在太高了,酒店的玻璃似乎都要震碎了。

    这人要是练个传说中的狮吼功,肯定天下无敌!

    洛飞扬只是想吓唬吓唬谭如意,他肯定是不会要了人家的命的,可谭如意信以为真,吓得尖叫声更大了。

    王秋已经开了房间的灯,站在女儿身前,慎重的盯着洛飞扬,开口道:“我女儿从小就听话,从来没有偷东西的习惯,你的戒指不在我女儿这里,请你出去!”

    景熙房间就在谭如意房间斜对面,听到她的尖叫声,很快就来敲门:“如意,出什么事了?”

    谭如意赤着脚跳下床,飞奔着跑过去开门。

    她虽然只跟景熙有短暂的相处,可是还是很信任她,觉得景熙是个好人,而且是个特别神秘,能让楼子凌动容,能管住洛飞扬的神人。

    景熙走进来见到一身黑色运动装的洛飞扬,顿时哭笑不得:“你怎么在人家房间里,当夜行侠吗?”

    洛飞扬当场被景熙逮到夜闯人家小姑娘的房间,起先还觉得心虚,可是很快又觉得理直气壮了:“她偷了我的东西不还,我只好再偷回来了!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我都已经报警了,她这会儿本来应该在警局里喝茶了!”

    他说着,就一把抓起谭如意挂在衣架上的红色小皮包,拉开拉链,一下子把她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一枚光芒璀璨的粉色钻戒,从里面掉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