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吾名璇玑

第1686章 所谓宿命,神明心性!

    “小姐,你在说什么?”站在扶风天澜身边的阖宓,听到自家小姐的喃喃自语,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本座在说顾长生那个贱人手中的权杖!”扶风天澜的双眸,一刻也不曾离开顾长生怀中的腾蛇权杖,声音更是冷凝非常,眸底满是羡慕嫉妒恨的开口道,“一定是本座想岔了,她怎么可能拥有无上神兵?不可能的!肯定不可能的!如果那真是无上神兵,也只能是本座的!”

    “小姐?”阖宓完全搞不懂自家小姐在说什么,可是,看自家小姐脸上的表情,阖宓就直觉的周身一寒。

    而就在扶风天澜主仆窃窃私语之时,弑无绝也在看着顾长生手中的腾蛇权杖。

    和扶风天澜不同的是,弑无绝一边看着顾长生怀中的腾蛇权杖,掩在黑手锦袖之下的手,忍不住的往自己的袖口中摸了过去……

    他的兵器,就藏在衣袖之中……

    那根类似棒槌的兵器!

    金宝小娃儿看出来了,自己的兵器,异于常人,大抵能够猜测出,自己的兵器,可能是神阶神兵!

    但是,金宝小娃儿绝对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兵器,不止是神阶神兵……

    而是……

    无上神兵!

    拥有唤月之能的无上神兵,乃是昔日,月神婆娑所留,一直由他们弑氏一族保存的……

    指尖在自己的兵器之上摩挲,弑无绝望着顾长生怀中的腾蛇权杖,狭长的双眸中,一片惊疑不定的低声呢喃,“是无上神兵吗?一个没有神识的无上神兵?那蛇飘飘呢?真的连灵魂,都不复存在了吗?”

    弑无绝不知道!

    神兵冶炼池,是已经消失在荒古纪元的存在,就算是见多识广,对荒古纪元之事,略微知道一些的弑无绝也不知道,掉入冶炼池中,蛇飘飘会如何……

    但是,蛇飘飘变成了这柄腾蛇权杖是真!

    只是,这鎏金之色的腾蛇权杖,却没有灵识而已……

    “娘子,这块砖石好奇怪呢……你看,它一直在发光……”

    而就在此时,元宝打量四周一无所获之后,已经不怕死的走到了那块刻画着腾蛇图腾的砖石旁,开始围着它绕圈圈……

    怀抱着腾蛇权杖的顾长生闻言,忍不住的转身,往那砖石看了过去……

    就是这块砖石!

    这块雕刻着腾蛇图腾的砖石!

    让蛇飘飘相信,这里,就是她宿命的归宿,这里,就是神明为她准备的葬身地!

    “娘子!这里有字!”

    而就在顾长生咬牙切齿,恨不能上前一把将这砖石拍成渣渣之时,元宝突兀的又惊呼了一声。

    “写了什么?”顾长生闻言,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三两步走了过去。

    弑无绝和周沐等人,自然也跟了上去。

    “这些字迹好古朴,我不认识啊……”元宝看着自家娘子,无奈的摊了摊手,他是真的不认识这砖石上锁勾勒出来的字迹……

    只是看着无比的古朴,仿佛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洗礼,那些字迹,都有些斑驳了……

    “是荒古纪元的文字……”

    站在砖石之前,弑无绝凝眉,低低的开开道。

    这些字迹,他认识……

    他曾经在弑氏一族的典籍之中,习过这种字迹,这种意境随着荒古纪元的消失而消失的字迹,怕是,也就只有他们弑氏一族之中,还有所保留!

    “上面写了什么?是不是和蛇飘飘有关?就是这砖石,让蛇飘飘感应到了宿命的存在……”顾长生闻言,当即激动的开口道。

    会不会,这砖石上,有让蛇飘飘起死回生的方法?

    及至此时此刻,顾长生的心底,还在隐隐的希冀着,希冀着蛇飘飘并没有死……

    她是一条蛇精啊!

    蛇精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死去?

    可是,怀中温凉的权杖,却又仿佛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顾长生,她的蛇飘飘,那条爱美如命的蛇精,已经死了……

    变成了这柄腾蛇权杖……

    “这上面,记载了一个典故……”弑无绝看着那砖石之上的字迹,沉吟了一下,才凝眉开口道,“说是,祖神擎天,在开天辟地之初,一片混沌之际,用泥巴,捏出了诸天人类之祖,又用自己的无上之能凝成了擎天柱,撑起了整片天际,创造了诸天!”

    “及至后来,祖神擎天,以自己的精血为引,孕育出了自己的女儿,祖神之女顽皮淘气,年幼之时,曾顽劣的在从擎天柱上,凿下来了一块石头……”

    “祖神之女?”顾长生闻言,眉头忍不住的跟着皱了起来,“这典故,和蛇飘飘又有什么关系?”

    “你听我继续往下念……”弑无绝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砖石之上,片刻不曾离开,沉吟的继续道,“祖神之女凿了擎天柱,祖神见之大怒,知晓女儿怕蛇,祖神就将神女凿下来的那块擎天柱石,幻化成了一条蛇,罚她连受腾蛇惊吓四十九日才停歇!”

    “祖神之女淘气顽劣,因受了腾蛇惊吓四十九日,而见之愤愤,是以将其驱逐,命其守护诸天之上的神兵冶炼塔,神兵冶炼塔,乃是祖神所创,腾蛇本尊乃是由祖神无上之能所化的擎天柱石,因而,与神兵冶炼塔,相契相融,本为一体……”

    念到这里,弑无绝忍不住的抬头,茫然的看向顾长生,失神的开口道,“顾长生,蛇飘飘的感应没有错,神兵冶炼塔,就是她的归宿,她和神兵冶炼塔,原本就是一体,都是创世祖神之能所化……”

    “不!这不可能!蛇飘飘是一条蛇精!她只是一条受神明点化,再次驻守神兵冶炼塔的蛇精,她怎么可能就是由擎天柱石而成的?这里怎么就成了她的宿命?”顾长生闻言,当即抱紧了手中的腾蛇权杖,不敢置信的摇头,道,“荒古纪元已经消失了,诸神之战,神明也都陨落了!这世上,哪里来的祖神?又哪里有神明?哪里有什么宿命?你在骗我!一定是你在骗我!蛇飘飘不是石头!不是!她不是!她有血有肉有思想!她不是石头!”

    “顾长生!经历这么多,难道你还不能看透吗?荒古纪元确实存在过,就算它已经消失了,它存在过的痕迹,也没有被历史和时间磨灭!就像无回路上,那尘封的记忆,就像这神兵冶炼塔!”弑无绝闻言,当即看着顾长生,沉声道,“顾长生,就算后古纪元无神,可是,宿命的轮转,依旧在!就像,你带我们来到了这里一般,这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我们,谁都不能逃脱,宿命的翻云覆雨之手!我不能,你也不能!蛇飘飘自然也不能!”

    “不!不会的!蛇飘飘不是石头!她是蛇精,她爱美……”顾长生闻言,当即摇头,失语道。

    “如果她不是,那么,这块砖石之上,为什么雕刻着她的图腾?如果她不是,为什么她落入冶炼池之后,没有化成一滩血水,而是升起了这柄腾蛇权杖?顾长生,你看看清楚,你怀中的腾蛇权杖,分明和这图腾和蛇飘飘长得别无二致!”

    说道这里,弑无绝率先自嘲的笑了一声,道,“祖神无上之能所所幻化的擎天柱石,祖神所幻化的神兵冶炼塔!祖神之女啊……”

    星宿塔中,顾长生被抽离的那段记忆,弑无绝和周沐记得清清楚楚!

    那出现在星宿塔中的神尊,就是祖神之女,而她的名讳,就是荒古……

    “那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神女!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只因为蛇飘飘吓了她,就将她放逐到了这里?蛇飘飘有什么错?”顾长生闻言,当即一脸愤慨的道。

    如果,蛇飘飘真的就是这砖石记载之中,那由擎天柱石幻化而出的腾蛇……

    那么……

    这里,真的就是蛇飘飘的宿命归宿,她是注定走不出去的……

    可是,为什么?

    又凭什么?

    “因为,她只是一块石头!神明可以让她幻化成蛇,可以让她幻化成人,可以让她拥有思想,那都是神明的恩惠,而她的本身,也不过只是祖神的无上之能幻化成的石头,你懂吗顾长生?神明,才是这世上,至高无上的存在,翻云覆手之间,诸天生灵都可倾覆,更遑论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弑无绝说道这里,惊绝天下的脸上,忍不住的露出了一抹自嘲之色,呐呐的道,“就像我们一族,极力追求的,不过是一个真相,一个我们为什么会有这种命运的真相,怕是,这个答案,也只有神明,才能给我们一个回答了……”

    顾长生闻言,忍不住的抱着怀中的权杖,后退了一步,瞪着茫然的双眸,道,“难道,这就是蛇飘飘所说的,神明心性?说什么大爱无疆,可是这漫天之下,多少黎民疾苦,多少不公不平,他们都看不到的!他们可以为了一己私怨,就这么草率的安排好了蛇飘飘的命运……这就是蛇飘飘嘴里的宿命吗?可是,凭什么?就凭他们是神明,他们高高在上吗?”

    “没错,就凭他们是神明!他们高高在上!他们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