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宠你成瘾:霸道恶少温柔爱 演练

第1945章 那她想我吗

    “你别担心,有人用他的身子替我挡了一下,我才没有摔死,所以,我算是命大,不容易死的那种人。”冷子狂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吗?”冷风失笑的捏了捏他婴儿肥的脸蛋,“说说看,那个救了你的人是谁?”

    “凯尔森先生。”冷子狂的脸颊被他手指大力揉捏,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了变形。

    这声音听在冷风耳朵里,童稚十足,他蹙眉问,“你刚才说那个人是谁?再说一遍他的名字。”

    “放开我!”冷子狂用力挥开他掐着自己脸颊的手,没好气的说,“他叫凯尔森,是他替我挡了一下,我的脑袋才没有摔得粉碎,不然,你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哈哈哈……”冷风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还以为自己的儿子是块小木头,不苟言笑呢。

    怎知,他这么的会搞冷幽默。

    等等……

    冷风收起笑,问,“小子,你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不是代表你承认我是你爸爸了?”

    冷子狂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我一直没有否认你是我的父亲好不好?”

    “好好。”冷风忍不住又笑了,“既然如此,那你喊我一声爸爸或者爹地吧。”

    “你找到我母亲了吗?”冷子狂反问。

    冷风认真的看着他,“如果我说已经有她的消息了呢?”

    闻言,冷子狂眼睛里升腾起一丝期待,急切的问,“真的吗?她在哪里?”

    冷风的心揪疼了一下。

    这孩子是有多么期盼见到自己的母亲啊。

    可这些年来,他却一直隐忍这种思念母亲的情绪,难怪他的个性会一天天变得冷漠。

    “你又骗我了!”见冷风久久不说话,冷子狂眼里的期盼瞬间消失,声音多了几分愤怒。

    冷风莞尔,拍拍他的脸蛋说,“傻孩子,你为什么就是不肯信任你爸爸我呢?”

    冷子狂咬了咬唇,说,“除非你把她带到我面前,让我亲眼看到她,我才信你!”

    “好吧,我知道了。”冷风轻叹,“我会找个恰当的时机,让你跟她见一面。”

    听他这么一说,小男孩眼里消失的期盼又重新回来了,“这么说,是真的喽,你真的找到母亲了?”

    冷风看了看四周,凑他耳边小声的说,“是真的,不过你妈咪的情况有点特殊,你懂的,现在还不时候让你们见面。”

    “那她想我吗?”小男孩有些小紧张的问。

    “想,非常的想。”冷风不忍心儿子失望,笑着撒了个谎。

    真实的情况是,那女人现在连自己都不认得,又怎么会想起她跟自己的儿子呢?

    何况那女人现在的处境……

    “好吧,既然母亲有在想我,那我晚些再跟她见面也行。”冷子狂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又恢复了酷酷的姿态。

    冷风莞尔,决定跳过,回到刚才未完的话题,“子狂,你确定救你的那个人是凯尔森,而不是邱峻吗?”

    “父亲。”从他口中知道了母亲的消息之后,冷子狂喊他父亲就顺溜多了,他猜测问,“你是想从我给你的信息里,判断气晕邵老先生的人是邱峻,还是那个凯尔森,是吧?”

    “那你觉得呢?”冷风反问。

    小男孩想了想,说,“我的看法跟教父先生的不一样,我觉得,气晕邵老先生的人不是邱峻,救我的人才是邱峻!”

    “你确定吗?”

    “当然!”小男孩点点头。

    那天,邱峻和凯尔森、温海蓝在病房里的谈话,昏迷在床上的他隐约听到了一些。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就是这个意思。

    闻言,冷风眯起了眼。

    邱峻和这个凯尔森在搞什么鬼?

    “冷风,我不记得有批准你回来,你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几个意思?”牛非凡陡然响起的声音,带着一股责备的意味。

    冷风摸着小男孩的头,笑着说,“如果我说,我想儿子了,所以就私自回来了,你可以让我免除接受门规的处罚吗?”

    “是啊,教父先生,我父亲是因为听到我受伤的消息,所以才赶回来看我的,请您别处罚他。”冷子狂急着替父亲求情。

    他曾亲眼目睹一些违反门规的杀手,最后遭受到的处分都很恐怖。

    他不想自己的父亲也这样。

    牛非凡很意外,“小子,什么时候你跟冷风有了这么深厚的父子情了?”

    “我们本来就是父子,亲生的。”冷子狂不假思索,很骄傲的回答。

    冷风一阵感动,甚至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他用拍拍儿子脸颊的这个动作来掩饰自己失控的情绪,然后放开儿子,大步走向牛非凡,“我们谈血正事吧,很重要。”

    牛非凡看着他凝重的神色,颔首,“好,到书房。”

    书房的门关起。

    冷风开口就说,“抱歉,我们这次跟A组织签约军需的任务怕是无法完成了。”

    “怕是?”牛非凡拧眉,“说清楚一点。”

    “我和狂狮、黑羽傲风深入A组织的大本营,本想跟他们谈判采购的事,结果他们内部起了骚乱,合约没谈成,黑羽傲风还被他们组织里的激进派劫持,至今下落不明。”

    说到这里,冷风顿了一下,暗自为那个落入激进狂徒手里的少年祈祷平安。

    牛非凡托着下巴沉默了一会,问,“然后呢?在那样动乱的局势下,你和狂狮是怎么离开的A组织地盘?”

    冷风解释,“我和狂狮在A组织温和派的护送下,顺利撤出了该组织的地盘,狂狮去了R国跟多木汇合,我则返回意大利,打算当面跟你汇报那边的情况。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但多木在R国的通讯受当地有关部门的监控,有些事不方便在线上跟你说,以免泄密。”

    牛非凡没有说什么,又是沉默了一会,问,“岜鲁呢?”

    “阿媚她……不是……”冷风顿了顿,说,“岜鲁固执的带队去了B组织,该组织跟A组织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岜鲁说,她有把握跟该组织签一笔军品采购,一旦成功,她将请该组织的首领帮忙向A组织激进派喊话,促成他们跟我们的合作,不过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小。”

    说到这里,冷风面露忧色,“我回来之前,多木完全跟岜鲁失去了联系,我们至今无法获知她在B组织里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