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隐婚是门技术活 花开彼岸

第469章 白担心一场

    陶筠风上完厕所,洗了手,等了一会,小敏从隔间里出来。

    看小敏脸色很差,她不禁担忧的问:“小敏,怎么回事,吃坏了肚子,还是……”

    小敏看是陶筠风,不敢正视她,转过身去洗手,心虚说:“没事,就是肚子不太舒服,有点反胃。”

    陶筠风见小敏一副心虚的样子,说话含糊其辞,她不由怀疑,小敏不知是肚子不舒服、有点反胃这么简单!

    犹豫了一下,她忍不住问:“小敏,说实话,你是不是……怀疑了?”

    小敏一怔,慢慢回过头,僵硬的回答:“是。”

    “你真怀孕了?!”

    陶筠风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出洗手间,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再问她:“你又怀孕了,怎么回事?”

    去年她未婚先孕,是准备跟男朋友结婚,情有可原。但是,她婚没有结成,被那个渣男欺骗抛弃,结果只能把孩子打掉,去做手术,把自己折腾得够呛。她现在又怀孕,又要打掉的话,她就是再年轻,身体也经不起她这样折腾!

    “陶姐,我不是故意隐瞒……”

    小敏像犯错的孩子似的,支支吾吾的解释,“我这个月才现怀孕了,这个孩子要生下来……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大家说……”

    “生下来,你一个人能养?”陶筠风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有前车之鉴,她还不吸取教训,不懂保护好自己!

    哪知道,小敏来了一句:“陶姐,我结婚了……”

    “你结婚了?!”

    听到这话,陶筠风感觉哭笑不得!

    已经结婚了,不再是未婚先孕就好!

    陶筠风大松一口气,又想,小敏居然结婚了,不声不响就结婚了?

    “你结婚了,怎么不早说!”

    害她白担心一场!

    “我们前两个月才登记领证,还没有办婚礼。本来想,等到摆酒的时候,再告诉大家,请大家喝喜酒。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怀孕了。”这时候,小敏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陶筠风是真担心她,去年她怀孕、做手术,那么狼狈的时候,是陶筠风一直陪她,还叫妈妈乔昕蔓去医院照顾她。她结婚的事,一直没有公开,而且瞒着陶筠风,她觉得很过意不去。

    “挺好,小敏,恭喜你!”陶筠风想到自己和霍津梁结婚一年多了,也没有公开,小敏刚结婚一个月,还没给大家喜糖,可以理解。

    接着,她又问:“孩子他爸呢?在家里的,还是在f市?”

    “是,是……”

    小敏表情很别扭,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吞吞吐吐,很费劲才说出来:“是……方锐。”

    “方锐?!”陶筠风差点大声喊出来。

    万万没想到啊!

    方锐和小敏?两人什么时候看上眼,走到一起?还不声不响就结婚了!

    再看向小敏,陶筠风忍不住笑:“嘿嘿,小敏和方锐,你们两个,藏得够深的哈!”

    小敏红着脸解释:“因为,是同事,在同一个办公室上班,所以……”

    因为是同事,在同一个办公室上班,两人好上了,即使公司不提倡办公室恋爱,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办公室恋爱,但结婚之前,最好不要公开,万一还没结婚就分手,那得多尴尬,还能不能好好上班?

    有人找过来叫她们,陶筠风和小敏就回包厢里,两人没有细聊下去。

    吃饱喝足,同事们各自散去,陶筠风要给霍津梁打包两三个菜回去,厨房里还没把菜送过来,她就留到后面等。

    方锐要结账,也留在最后面,小敏在外面等他……

    包厢里就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陶筠风笑着跟方锐说:“方锐,喜事临门,好事成双,恭喜你当爸爸了。”

    “陶筠风,你知道了?谢谢!”方锐有点不好意思。

    “刚知道。”陶筠风微微点头,又好奇的问,“说说,你跟小敏,什么时候,怎么开始的?”

    方锐含糊的回答:“去年吧,两个人慢慢了解多了,就有那个意思……”

    去年小敏在办公室昏倒接着住院做手术,之后方锐才跟她接触多起来,看她挺好的一个姑娘,越看越顺眼……那时候小敏处于低落期,有人来关心她,慢慢的就有了好感……两人一来二去,就互相喜欢上,私下低调交往。

    两人交往了一段时间,方锐就抽空带小敏回家见父母。方锐已经到了而立之年,难得带女朋友回家,父母都很高兴。他父母对儿媳妇不是很挑,看小敏还可以,虽然看起来不太聪明,但她人规规矩矩的,没那么多麻烦事,也就接受了她。

    过年的时候,小敏带方锐回老家,家里人看方锐虽然长相一般,过得去,不算丑,但他跟小敏是同一个故事的同事,总不会像她前男友那样骗她,而且方锐自己有房还有车,收入还可以,条件比她的渣前男友要好些,直接就同意了。小敏父母担心夜长梦多,催他们尽快考虑婚事。

    然后两家就见面,把婚事定下来,双方谈妥之后,方锐和小敏就先登记结婚。

    “都结婚了,还包得密不透风,你们可以啊!”陶筠风又调侃的说。

    她开始反省,自己最近迟钝了,还是不够关注身边的同事,连小敏和方锐交往、结婚了,她都没现。

    方锐看向她,也用开玩笑的语气,回她一句:“你和霍总监才是真藏得深,我们向你们学习。”

    隐瞒自己的婚姻,是为了方便工作,但这是暂时的。

    现在小敏怀孕,很快就瞒不住,方锐开始想,要尽快把婚礼办了。

    回到家,陶筠风给6兰时信息,跟她说一件让她大吃一惊的事:曾经向她表白过的方锐,已经跟小敏结婚了。

    6兰时也是万万没想到,有点不敢相信:“ord天呐,这两人居然凑成一对,这么快结婚了!”

    即使很意外,作为曾经的同事,她还是要跟他们说一声恭喜。

    等霍津梁回到家,陶筠风又问他:“你知不知道方锐和小敏的事?”

    “什么事?”霍津梁反问。

    陶筠风又说:“他们结婚了!”

    “嗯,最近听说了。”霍津梁微微点头。

    “我去,你知道!”陶筠风抬高了声音,“这么劲爆的事,你知道了居然不告诉我。”

    就算方锐和小敏两人还没公开,他知道了,好歹跟她分享一下嘛!

    霍津梁抬手,揉揉她的脑袋,笑了起来:“我以为你早就知道。”

    平时没听她提起,他也懒得说,毕竟,他不喜欢八卦同事之间的私事。

    “我今天才知道!”陶筠风现,真的是她自己变迟钝了,或者不够关注身边的同事,方锐和小敏凑成了一对,说不定办公室里很多同事都知道。

    应该说,是方锐和小敏在公司里都太低调,隐藏得深,说她才现不了,并不是她变迟钝了。

    几天之后,有个建筑装饰装修交流研讨会,由f市建筑装饰协会牵头举办,邀请某某业内大牛,以及f市内各家建筑装饰装修公司的相关人员参加。

    往年也有这样的交流研讨会,但yad公司并不重视,随便派个代表去参加,凑个数,做个样子。今年欧志刚表示,这样的交流研讨会,有参加的意义,必须重视起来。

    当天,胡可叫方锐和陶筠风一起去,听听业内人士对该行业的研讨分析,对展方向、展前景有什么高见。

    “方锐是我们的组长,他代表我们去就可以了吧,我就不需要去了吧?”

    陶筠风觉得她自己没有去参加的必要,稍微想象一下会议的现场,就让人觉得很无聊。

    胡可坚持要她一起去:“有可能你们两人的关注点不一样,多一个人去,多一分了解嘛。”

    就算这样的交流研讨会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去认识一下业内的大牛,或者本地的相关领导,也不完全是白去浪费时间。

    胡可他自己,也要跟欧志刚一起去。

    会议下午一点半开始,中午吃过午饭,休息了十几分钟,陶筠风就和方锐赶去开会的酒店。

    想着开完会还要回公司,陶筠风自己懒得开车,就搭方锐的顺风车。

    到了会议室,签了到,进去的时候,主办方的工作人员给他们一人一瓶水,嘱咐一句:第一排空出来留给嘉宾,从第二排开始坐。

    他们来得早,会议室里没多少人,两人就在第三排的空位上坐下。

    坐下之后,陶筠风就跟身边和后面的人闲聊起来。

    她旁边的人也是设计师,听她自我介绍是yad公司的陶筠风,其他人表现很惊讶:

    “你就是陶筠风啊!久仰大名,原来是个美女呢,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陶筠风,你很厉害啊!我们全公司的设计师都知道你。”

    “……”

    “哪里哪里。”陶筠风感觉很心虚。

    她就做过几个项目而已,哪有很厉害?

    别家公司都知道她,说起来,她算不算小有名气?

    这么一想,她又感觉有点飘。

    差不多到时间,看工作人员往台上摆出主要嘉宾座位的名字,看到一个熟悉而讨厌的名字,陶筠风就飘不起来了,心情莫名往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