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者为王 方千金

第九百五十七章 回归传统

    其实在进药和制药标准上,林源也从爷爷那里得到了真传。 ≠只不过,林家是御医出身,制药讲究的是不计成本,专门为皇家服务的。

    林家虽然流落到民间,为大众行医,但骨子里那种精益求精的思想观念,还是影响到日常炮制药材当中。

    相比而言,周传亭的进药制药标准,更接地气,周家的制药本身就是为基层的大众服务的,因此周传亭的标准,能够更加接近大多数从事为基层大众服务的中医人执行标准。

    有人会认为,中医的传承就是具体的技术活,是诊断和治疗的各种手段。

    这个观点是有有误区的,中医不光是诊断治疗是技术活,而且在药材的选用,还有精益求精的制药环节上,都是中医的精髓。

    有很多的事情,并不是因为传统的规矩不行了而导致没落,恰恰是背离了传统,使之没有了传统氛围之下的严谨而被时代淘汰的。

    就好比是相声这门传统艺术,在进入电视时代之后,很多的人把这门艺术给弄成了适合电视传媒播放的形势,因为表演形势呆板,加上一些不合时宜的歌功颂德,被观众差不多就给淘汰了。

    直到某位神人意识到传统艺术的土壤应该只植根于草根阶层之中,让相声回到了茶馆,剧院这样的舞台上,依靠大众喜闻乐见的段子,让相声重新焕出了顽强的生命力。

    中医药面临的问题,很类似于传统艺术的没落。不是其本身不行了,而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不行,加上用现代的管理手段生搬硬套管理前人留下的东西,简直就是胡闹。

    不管是什么法律标准,都是社会道德的最低标准。参考国外西医建立的华夏卫生法,实际上对于中医来说,明显就是衣不合身的标准裁量。

    医疗管理的标准是以具体数字为基准的,而中医自古以来就没有数字化的标准模式。

    在中医很多的医疗方剂中,都有毒性很大的药材,这在医疗法规当中,是严厉禁止的。而在中医辩证施治中,却是很正常的。

    只不过,这样的药物在使用过程中必须要慎重。中医恪守着是药三分毒的祖训,不但对剧毒药物慎之又慎,就是对一般的药性偏寒,凉之类的药物,都是抱着能少用就少用,不到万不得已不用的原则。

    中医的汤剂和制药,其过程是保证用药效力和安全的严谨的操作流程。可以说,每一个环节都是经历了无数的实践,甚至是经验教训得来的宝贵财富。

    可到了现代,一些炮制方法,都被认为是节奏慢,不如机械设备来的快。

    林源认为,中医当前被广泛质疑,除了医院主流都是西医治疗之外,中医人本身不争气是最大的原因之一。

    就比方说一个很简单的风寒感冒,确诊后只需熬葱须和生姜的浓汤,喝一碗汗马上就好了。

    可某些中医人,却是给患者开了大量的药物,甚至是建议患者挂西医药水。

    这样的中医人,实际上就是给中医抹黑。

    中医的治疗效果,实际上是强于西医的,一般人们认为中医见效慢,那完全是误区,因为给你看病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医人。

    另外,就是病人对于效果的感知,是停留在自己的感官上的。就比如治疗久咳病症,中医一剂汤药下去,病人就会感觉胸口没有剧烈疼痛了。但西医有些药物,是直接把引咳嗽的反射弧给掐断了,喝药之后就不咳嗽,就认为西医比中医好,这是无知的表现。

    再有就是中医人,为了能够把自己的药推出去,牟取暴利,以次充好,以假当真,把药方中的贵重药材用不同方法替代,导致了药物没有其应有的疗效,患者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只能是一笔账全都记在了中医的头上。

    中医源远流长,为华夏民族的健康保驾护航了几千年,中医应该得到与之相匹配的社会地位。然而,背离了中医医德的伪中医,极大的伤害了中医本来面目。中医行业,中医市场,需要规范。

    而规范中医行业和市场,呼吁还有强制是没有实质性的作用的。只有一点点先回归传统,还原中医的本来面目,才有可能跟飞跃式展的社会再次融合,使中医再次焕其强大的生命力。

    周传亭可能没有林源想的这么深远,但他知道,要制成好药,就必须要按照传统留下来的技法,一点点用心完成。

    任何一点的偷工减料,都会对药物产生非常大的影响,甚至出现配方完全一样,但因为过程偏差而出现成药的效果出现重大偏差的情况。

    周传亭毫不藏私,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全部说给了林源,章廉飞迅记录,这些东西,跟中医世家的保密资料没什么区别。

    林源看了一眼旁边的巫良栋,带着歉意说道:“巫市长,真不好意思,跟周老进行一些技术上的交流,把您给冷落了。”

    巫良栋笑道:“林会长,其实你们的谈话,对我的触动是非常大的。我在大学的时候,曾经选修过国学,那个时候比较年少轻狂,认为古人的东西,毕竟是旧时代的东西,已经严重滞后了,现在看来,呵呵,只能说自己不知道深浅罢了。”

    林源点头道:“是啊,有的时候,听到老人说老辈子的话,就觉得非常烦,可真的到了社会,几番闯荡下来,现老辈子的话,真是真知灼见啊。”

    “没错,华夏能够称得上是传统的东西,那绝对是经过几代甚至是几十代几百代人始终如一的执着开,完善和凝练而成的。卷帙浩繁的古籍,不仅仅是记录了当时人们对于世界和人生的认识,更是对普遍真理的一个全角度诠释,而到了我们这里,却成了糟粕。”

    巫良栋一边说着,一边不断摇头叹息。不得不说,这样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而且,在不同思潮的冲击之下,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林源长出一口气道:“所以,我们就要奋起保护这些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明财富,这些财富,不仅仅是代表着过去的辉煌,而且就算是在将来,甚至是永远,都会绽放其充满智慧的光芒。”

    巫良栋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年轻人,要知道,华夏古化是几千年华夏顶尖学者凝练出来的智慧。

    这些充满智慧的篇章,看上去古朴浑然,好像是诉说着过往岁月的事情。但只要沉下心去通透解读感悟,自然就会明白其中那难以言传的韵味。

    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需要遍尝人世艰辛,洗尽铅华,尽显素姿,才能够明白古人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位和感悟。

    这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和沉淀的,巫良栋没有想到,林源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居然会对古化有着这么深的感悟。

    巫良栋正想着,忽然听到林源的手机响了。

    林源冲着巫良栋报以歉意的一笑,接通了手机。

    “林医生,我是王阳辉啊,你可得帮帮我,章廉羽这小子太坏了,他又阴了我一把。”

    林源暗暗感觉好笑,以前在全国青年医学大会上,这个王阳辉还给人以一种机敏潇洒的感觉,没想到,自从公主号事件之后,这个家伙让人感觉越来越傻了,有的时候甚至是智障一样的表现。

    王阳辉出章廉羽,在林源这里得了不少好处,这家伙吃到甜头,就腻歪在章廉羽身边,想要再立新功。这家伙也不想想,章廉羽吃了那么大的亏,能不仔细反省么?

    以章廉羽的阴险,不会不觉王阳辉的异常,他的手下裴国斌都折进去了,而狗腿子王阳辉一点事没有,还一天到晚脸上表现得很滋润,章廉羽只要不脑残,就会想明白这其中的猫腻。

    让王阳辉在身边,估计章廉羽早就给王阳辉下好套了。现在与其说是埋怨章廉羽给他挖坑,倒不如说是王阳辉自己看着火坑往里跳。

    “王少,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源对王阳辉,还是保留着能用就用的态度,反正这小子还有一亿多的欠条他手中,王阳辉是属于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在关键的时候,兴许有奇兵的作用。

    “林医生,章廉羽这个王八蛋,告诉我家里,说王阳亮的事情,就是我捅给你的,结果我让我家里人好好收拾了一顿。”

    “什么?章廉羽是怎么知道的?王少,不会是你太得意,自己把这件事情告诉章廉羽的?”林源感觉有些匪夷所思,他打电话给王阳辉求证王阳亮的身份,这应该是很秘密的事情,林源可没有往外泄露这方面的消息。

    如果这个消息外泄,那只能是王阳辉自己给搞砸的。

    “不是啊,林医生,我哪有那么傻?这件事情,我只能是烂在自己的肚子里,就是跟家里的亲人,也不能说啊。”

    s:三更送到,再次新书《玄门秘境》,喜欢风水江湖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